·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兼听则明”与“同样贡献很大”

三峡大坝已全线建成。现在可以说,这一大坝不仅是世界上最宏大的混凝土重力坝,也是一座质量优良、安全可靠的特大型堤坝。站在大坝顶,著名水利工程学家潘家铮院士兴奋地说:“我可以放心了。”

然而,“可以放心了”的,不仅仅是潘家铮院士,还有那些当初曾提出过反对意见、批评之声,特别是对工程技术问题心存疑虑的人。因为,这些人在当初确实对上马三峡工程“不放心”。

这种“不放心”一直都十分强烈。1992年召开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三峡工程时,人大代表所投的赞成票仅占全部票数的67%,为人大会议通过议案的罕见低票数。很显然,这反映出了工程在社会各界存在着严重的争议。事实也确实如此,这种激烈争议,不仅出现在人民大会堂,还出现在大众传媒上。其激烈程度,也可以用罕见来形容。不少人担心三峡工程上马后,三峡移民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三峡水库会造成生态恶化、三峡大坝会使长江水域通航更趋困难并会透发各种地质灾害等等,不一而足。

应该说,这些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而他们的反对、质疑,也是出于尊重自然、尊重科学,出于对国家和人民的责任感。

正是有这样的不同声音一路相随,才使决策者和建设者高度重视人们提出的各种各样问题,并不断地寻找解决和应对的办法,促使他们对工程不断地进行修正和完善。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潘家铮院士说:“那些反对三峡工程的人对三峡工程同样贡献很大。”三峡工程总工程师张超然说得更具体:“这些反对意见对于三峡工程的建设也是十分有益的,让我们的施工更注重科学论证、更加完善。”

这显示了三峡工程决策者和建设者的胸襟、气度,特别是他们崇尚民主和科学的精神。这种胸襟、气度和精神,所给予人们的启示是深刻的。

其实,不仅仅是重大工程需要“兼听则明”,任何工程都需要广泛地讨论,特别是需要更多地论证负面效应和技术难题。坦率说,有些工程之所以成为“豆腐渣”,往往就是因为“长官意志”,一些领导干部或出于“政绩”需要,或出于“面子”尊荣,听不进不同意见,闻不得反对声音。于是,工程顺利上马竣工之日,就是拆除之时。

再进一步说,我们做任何工作,特别是推出政策、作出决策时,都需要“耳听八方”。这样做,就领导干部来说,当然需要有纳言的胸襟、闻恶的气度,更要有民主的雅量、科学的意识,不能唯我独尊,而要勇于容忍异议,敢于倾听“杂音”。

三峡大坝的坚固,不仅仅是混凝土的凝力,更是由于它浇注进了无数的质疑和建议;三峡大坝的宏伟,也更多的是由于它疑聚了民主和科学的力量。如果说三峡大坝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那么,它在决策和建设过程中崇尚民主和科学的精神,同样也是可以载入史册的。■

发布者: 蹇庐氏 发布时间:2006-10-11 点击率:253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2512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