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王安石的清廉与张居正的腐败

北宋的王安石和明朝的张居正,是中国封建社会中两个著名的改革家。他们改革的目的都是为补救当时千疮百孔的朝政,改革的道路同样多难坎坷,最后又都归于失败。但有一点是截然不同的。王安石被罢官后,仍得到朝野尊敬,即使同他的政敌,也有相当的友谊。而张居正则相反,死后两年,就被“追夺官秩,查抄家产,甚至要‘斫棺戮尸’”。二人结局因何如此不同?那就是王安石大权在握时自律甚严,一生廉洁;而张居正却与之正好相反,他在反人家腐败的同时,自己却起劲搞特权、捞好处,为政不廉。

北宋王朝传至神宗赵顼,已历108年,朝政日益腐败,内忧外患,危机四伏。王安石受命于危难之时,立志通过改革,“均天下之财,使百姓无贫”。他在神宗的支持下,强制推行一系列改革法令,限制地主阶级对农民的盘剥,引起他们不满,所以保守派对王安石群起攻之。他们把天灾人祸、外敌入侵,甚至天象变化都说成是王安石变法的恶果。这样又哄又吓,弄得神宗没了主意,对王安石撤了又任,任了又撤,折腾了8年,改革终于失败。但是所有对王安石的攻击,不过是骄傲自大、侵官拒谏、不信天命、不尊祖制之类;即使对他攻击最凶的人,也不敢说他以权谋私、贪赃枉法。

王安石一生不讲饮食,不修边幅,不拘小节。吃粗茶淡饭,穿破衣烂衫。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高官,如此行事,难能可贵。他身为宰相,但并无私第,罢相后隐居金陵(南京)郊外,只茅舍一处,聊蔽风雨,四周连墙都没有。他自己买一头小毛驴,常常骑驴外出游逛,也够逍遥的。那时他的住地在城东七里,离钟山也是七里,故称为“半山园”。有一次患大病,王安石以为自己将死,就把住宅捐给僧庙,但并未死,就另租别人的房子住。他被贬后,还不时有人去探望他、慰问他。就是王安石的政敌司马光及苏东坡,也对他很尊重。笔者以为,王安石的廉洁和人品至少是他失势后仍颇受尊重的原因之一。

张居正这位明朝的政治家,官居首辅,其改革的决心之大,措施之有力,惩腐之敢于碰硬,足以与王安石媲美,但身后的境遇就大不一样。据史料记载,除了死后被“斫棺戮尸”,当皇上手谕传到江陵府,当地官员立刻将张家封门,几十口人都关在一个房里,不给吃喝,五天内死了十数位子侄,境况凄惨;而且当时人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当然原因很复杂,但重要原因之一是,此人心地不洁,在惩治别人腐败时,自己也腐败得可以;反对别人搞特权,自己却在大搞特权。

例如,在张居正当政之初,曾制定过一个官员外出住招待所的规定,即《给驿条例》。规定官员非公外出、奔丧,不得住官立的驿站。因公外出不得超用车马,不得借出差旅游会友,不得利用职权沿途索礼受礼,不得向乡里进行摊派。这些规定,今日仍值得借鉴。开始张居正确实是带头执行。他父亲过生日,派仆人骑驴回家送礼,特别吩咐不得住驿站。但后来他回乡葬父,坐的是三十二抬的特制大轿,沿途地方官员郊迎郊送,还要呈上奠金,担负护卫任务的是特殊卫队,弄得上下议论纷纷。张居正反对别人受贿,而自己受贿却十分惊人。他做官前,家中只有田数十亩,他死后被抄家时,没收的财物折合近二十万两白银,另有良田800万亩。而他身为一品大员,月俸不过87石米,即使他不吃不喝,一生薪俸加起来,也只有两万两白银。

以史为鉴,可以知成败。王安石的廉洁并没有带来继任者的继承,说明廉洁靠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有没有监督体制、监督体制能否有效很重要。张居正的腐败,不只是个人的腐败,而是体制腐败的问题。他的教训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发布者: 文仕全 发布时间:2006-10-11 点击率:2772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634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