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谁该向尤努斯学习

 

谁该向尤努斯学习

 

文仕全/

 

此前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孟加拉国银行家默罕默德·尤努斯,在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评选中爆冷,从191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一举获奖天下闻名。

尤努斯的获奖与他创办的“乡村银行”有关。在传统的银行通常拒绝向没有经济保障的穷人发放小额贷款的背景下,他创立了全球第一家小额贷款的格莱珉银行。多年来,依靠银行无抵押的小额贷款,639万个借款人中有58%的借款人及其家庭已经成功脱离了贫穷线。

毫无疑问,尤努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好好学习。但我觉得,在咱中国最该向尤努斯学习的有两类人。

一是银行家。中国贫困问题与孟加拉国差不多,都是因人口众多而贫困人口亦多,但我国银行家在扶贫济困上的保守与尤努斯的具体实践还有一定的距离。拿发放小额贷款来说,在中国很多地方,下岗工人,城市贫民要想“无抵押”贷款是不可能的;至于大学生的助学贷款,因为有借贷不还现象,银行几乎一致拒贷。反之,对有钱人,银行家是趋之若骛,为逐利而大批量放贷,使得穷者越穷,富者更富。

一是主流经济学家。问到创办“乡村银行”的初衷,尤努斯曾说:“我是教经济学的,我的梦想就是让人们有更好的经济生活,于是我常常扪心自问:我在教室里所讲授的课题到底有什么实质的好处?因为我教给学生的全都是一些关于经济学的理论,而当我真正走出教室,看到的却是人民深重的灾难,骨瘦如柴的人们奄奄一息,整个国家都陷入了困境。”这番话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经济学家的良知,一颗为扶贫济困奔走呼号、竭尽全力的知识分子火热的心。而当今中国就缺少这样的经济学家。去年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教授称,“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事后中青报一项专题调查显示,14名主流经济学家,公众信任率超过10%的仅两人(郎咸平31%,吴敬链19.8%)。

主流经济学家的公众信任率如此低下,恐怕与这些年他们在台前幕后“只求赚钱,不求学问,缺乏良知”有关。丁学良就说,国内绝大部分所谓的经济学家所做的事情和西方国家银行里的经济分析师比较像,他们是为一个产业说话。比如说高房价惹得民怨沸腾,却有学者站出来辩护,这是供需不足造成的,(既然)房子都卖出去了,房价就是合理的。这种公然为高房价推波助澜的言论,怎不招来骂声一片?

10月下旬,尤努斯已来华访问。衷心希望尤努斯这次“长征”,也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也能使中国成长出一大批“乡村银行”来,也能在学者银行家中成长出一大批尤努斯来。■

 

 

发布者: 袋鼠 发布时间:2007-03-01 点击率:317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2514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