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高级法院副院长被贪官告倒

“不给钱不办事,给了钱乱办事。”是时下官场上一种上不了台面的潜规则。在这个潜规则下,收了钱一定办妥事;办不妥事则退钱,是托人方和帮忙方达成的默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杨多铭,被认为“很够朋友”,而“受益人”“误会”地认为他收了钱不办事并且还卡自己,不断对他进行举报,使他倒在了这个潜规则下。

公安局长被判刑,

亲友向高院副院长“求援”

现年54岁的杨多铭祖籍安徽安庆市,在广西桂林市出生。1979年,工人杨多铭进入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当了一名法警,不久转为书记员、助理审判员。1984年,年仅33岁的杨多铭任桂林市中级法院副院长,1990年任中级法院院长、党组书记,1996年任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时年仅45岁,在人们看来,他是个前途无量的人。

不料到2004年,当了8年高院副院长、已是正厅级干部的杨多铭,因一个他帮过忙的入狱贪官的举报而落马。

吴昌考在广西东部曾经是一个风云一时的人物,1992年至1996年,历任广西原贺州地区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贺州地区公安局副局长、局长,玉林市公安局局长。在任交警支队长期间,手下有一名干将邝锦荣被吴昌考安排去搞实业。邝锦荣承包了几家企业,搞得红红火火,他多次向吴昌考行贿共56万余元人民币、1万元港币。这样,邝锦荣不断升官,先后当上了让人眼热的交警支队牌证科科长、车管所所长、交警支队支队长。

20006月,吴昌考被原贺州地区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罚金人民币2万元。吴昌考不服判决,向广西高级法院提起上诉。

吴昌考提出上诉之后,吴的一些亲友开始为他四处“活动”,吴昌考的弟弟找到吴昌考的铁哥们、时任梧州市郊区(现为长洲区)的党委书记包军说:“我哥一审判得太重了,现在到二审了,一定要找对路的人,宁愿花点钱。你能不能帮忙理顺一下关系?”包军答应帮忙,但他与高院的人并不是很熟,不过与梧州市中级法院副院长李应钊、赔偿办主任黎华都是要好的同学,想想他们应该能牵牵线。

包军先后与黎华、李应钊联系后,李应钊说他正在北京学习,一同学习的还有高院主管刑二庭的副院长杨多铭。

经李应钊牵线,包军和黎华迅速坐飞机赶去北京,当晚就在下榻的赛特大酒店宴请杨多铭,并给杨多铭开了间房。酒桌上,能说会道、为人豪爽的包军很得杨多铭的好感,两人很快如多年的老朋友一般。李应钊对杨多铭说:“杨院长,包军的朋友有一个案子想请教你呢。”包军便与杨多铭说起了吴昌考的事儿。

黎华将吴昌考的一审判决书和相关材料交给杨看,杨多铭一边看材料,一边问问题。半晌之后,杨多铭对这个案子心里有底了,觉得改判的可能性较大,他拿起了电话,接电话的是广西高院刑二庭负责人,杨多铭先问吴昌考上诉案到了没有,在得知还未送到高院后,说:“这个案子有些反映,比较复杂,等我回去再定。”之后又对包军等人说:“案子还是要按程序办,因为二审案子也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包军等人也明白,表面的程序还是要做的,但杨多铭作为主管,还不是一言九鼎嘛。“杨多铭很够朋友。”从杨的房间出来后,虽是首次见面,包军就这样评价杨多铭。

从北京回来后,包军便把找杨多铭的情况向吴昌考的妻子和弟弟说了,两人都感到很欣喜,“找到关键人物了。”吴的弟弟去探监时,告诉了哥哥这事。不久,包军接到了吴昌考从看守所打出来的电话,说:“这件事要抓紧。费用问题你就找我弟弟要。”去北京的费用还是包军垫支的呢,有了吴昌考这句话,包军就找吴的弟弟要“活动费”,先后拿了25万元。

7月中旬,杨多铭从北京学习回来。包军、黎华约杨多铭在南宁某大酒店吃饭。饭后,包军陪杨多铭散步,包军趁机说起了吴昌考的案子,“杨院长,我兄弟的事情就全靠你了。”包军说。“如果量刑过重,高院会考虑的。”杨多铭热情中不泛客套。听了杨的语气,包军知道该怎么做,他掏出包着1万元钱的信封,塞进杨多铭的口袋里,说:“杨院长经常出差,花销大,这个你拿着。”“你干什么?”杨多铭要推托,但包军按住了他的手,说:“这是我个人心意的表示。”回到酒店停车场时,黎华已将一大瓶洋酒和两条香烟放进杨的车里了。

同年8月,杨多铭到梧州市出差。包军和黎华商量,案子已到了关键时刻,决不能手软了,应该给杨多铭多送点钱。包军于是取出5万元装进一只塑料袋里。

来到杨住宿的大酒店房里,闲谈间,包军打听吴昌考案的二审进度,杨多铭说:“吴昌考案贪污部分证据不充分,认定不了。目前案件基本上定了,打算从无期改判十年有期徒刑。”听了这话,包军等人一阵欣喜。出去吃宵夜时,包军特意走在最后,将装有5万元的塑料袋放在房间里的茶几上。吃完宵夜回到房里,杨多铭发现了那个信封,望着一沓厚厚的钞票,杨多铭竟有些感动,觉得包军这个人真是太讲朋友情谊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包军等人并未只在杨多铭这棵树上吊死,他们同时也向高院刑二庭相关人员“下注”,其中有刑二庭副庭长黄志扬、吴昌考案小组负责人周建成。不久高院刑二庭审理吴昌考上诉案,收人钱财的黄志扬、周建成也就“一切从宽”了,认为吴昌考犯贪污罪、受贿罪的证据不足,拟以私分国有资产罪改判吴昌考缓刑。刑二庭副庭长黄志扬向分管领导杨多铭汇报合议庭评议意见,杨多铭同意合议庭不认定吴犯贪污罪的意见,但不认定受贿罪是不行的,更不同意改判缓刑,提出可判十年,并提出进行复议。在他看来,吴昌考从无期改为缓刑,“反差”也太大了,容易引起非议,引火烧身;何况邝锦荣因行贿等问题已被判刑,把吴昌考接受邝行贿的事否定了,邝的案子怎么办?提出复议,杨多铭也有他的打算,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审理,他作为主管副院长,从中还是能施加影响的;另一方面,从无期改判十年,也算够关照的了。

刑二庭按杨多铭的意见进行了复议,200010月,广西高院撤销了贪污罪,改判吴昌考犯受贿罪十年、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两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年。

虽然未能为吴昌考免去牢狱之灾,包军等人对这个结果还是相对满意的,相信杨多铭已经尽力了,因为他们自己也觉得若从无期改无罪或缓刑,改得太大反而会惹麻烦。国庆节期间,包军等人专程到南宁宴请了杨多铭。200011月,杨多铭到中央党校学习。包军打电话叫李应钊赶到北京。他们一起在房间里玩扑克“拖拉机”。趁还未开桌,包军走进杨多铭房间,将5万元放在茶几上,再次向杨表示感谢。杨多铭顺势收下了。

无罪申诉被驳回,

狱中贪官告倒大法官

吴昌考案改判后,他的弟弟到狱中看望他,吴昌考说:“我没有罪,为什么还要这样判我?”对杨多铭收了钱仍判他十年刑感到不解。2003年初,包军去监狱看望吴昌考,吴昌考又问包军:“你说,这是不是杨多铭专门卡我?”包军对此也无法解释,只表示杨多铭应该尽力了的。吴昌考对高院的二审判决仍不服,再向高院提出无罪申诉。

高院审监庭审理吴的申诉后,提出改判吴昌考无罪的意见。在案情讨论会上,已不主管刑庭的杨多铭第一个站出来表示反对,认为吴昌考犯罪证据充分,不应判无罪。他的意见被采纳,20035月,广西高院驳回吴昌考的申诉。

在狱中的吴昌考得知杨多铭果然对他的案子处处“作梗”,十分恼怒:明明收了我的钱怎么反倒与我作对?太不讲江湖规矩了。于是开始向广西有关部门举报杨多铭受贿。

这时,组织部门拟将杨多铭提为正厅级,并进行了公示。听到有人告他受贿,连具体时间地址人物都写得很清楚,杨多铭猜得出是什么人干的,于是李应钊接到了“咨询”。他急忙打电话给包军,问是不是吴昌考告的。包军决定找吴昌考谈谈。

吴昌考对包军的提问没有正面回答,只说:“这是我和杨多铭的事。”包军替他算了算刑期,由于吴昌考在狱中表现较好,多次获减刑,“你到20055月就刑满出狱了,只剩下两年的时间,何必还要搞这些名堂。如果你认为花了那么多钱,花得冤,我们可以凑钱还给你。”但吴昌考仍没有表态。包军与黎华等人紧急磋商,决定如果有人来找谈话,一致不承认在北京找过杨多铭,同时包军找人去监狱继续做吴昌考的工作。

不久,杨多铭提正厅级的事通过了。包军松了一口气,但不好意思再与杨多铭接触,只委托李应钊打电话给杨多铭,代他祝贺并作一番解释。

大家都以为这事已经顺利过去了,其实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吴昌考一直不停地写举报信。在他准备写第32封举报信,离自己减刑后刑满出狱还有11天的时候,检察人员找他来了。

200411月,杨多铭被广西纪委宣布“两规”;2005年2月5日,杨多铭被广西检察院立案侦查,同日被逮捕。杨多铭承认自己收受了包军的贿赂,此外还有其他受贿行为。

2001年下半年,广西高级法院实行中层领导干部竞争上岗,高院刑二庭审判员周建成为能竞争上刑二庭副庭长职位,向钦州市中级法院审判员邝某“求助”,交给邝一个内装3万元的信封,托他转交给杨多铭。杨多铭收下这笔钱后,在院党组人事讨论会上,同意周建成任刑二庭副庭长,之后周建成如愿当上了刑二庭副庭长。另外,在钦州两起经济纠纷上诉案中,杨多铭也收了贿赂。

这几起受贿行为中,杨多铭自以为做得十分精明有智慧。办理吴昌考案中,他给人的印象是刚正不阿,不畏权势,将可能招致的报复置于身外。从法律层面上看,根据对吴犯罪情节、数额的确定,数罪量刑后合并执行其10年没有突破法定最低刑的界限,体现不出任何对吴施以关照的成分。这是一个令人疑惑的矛盾,以至于吴昌考本人也“疑惑”了。其实这正是一个从事多年法律工作、谙熟法律的高级法官的“高明”所在,也就是说,帮朋友的忙也不能因此把自己“灭”了。只是一般人包括当事人吴昌考不懂他的“苦心”罢了,从这方面说,杨多铭真是“表错情”了。

在周建成一事中,表面上看,任用周建成的程序完全正常,进行综合评定及提出任用意见的是高院政治部。杨多铭除了在党组讨论时以一个主管副院长的身份提出同意的意见外,并没有其他更多的“活动”。关于钦州相关两个再审案件,一个凭新的证据小有改判,一个是维持原判,同样看不出杨多铭从中起了多大作用。

200576日上午,柳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公诉机关指控杨多铭受贿18.5万元。

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杨多铭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2万元;受贿赃款17万元,由扣押机关依法上缴国库。杨多铭不服,提起上诉。20051024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杨多铭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在吴昌考案中,为吴帮忙的政法官员和行政官员,除了杨多铭,还有一大帮。自然地,这些吴昌考的“朋友”和“好心人”也因杨多铭案发一起落了个栽倒的结局。■

发布者: 江中澍 发布时间:2006-07-07 点击率:344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332795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