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色霸”书记沉没欲海

转变,在仕途上升期

在海南省临高县,原县委书记吴光华被人们私下称为“三气”书记。“三气”者,色气、霸气、匪气也。

俗话说,万恶淫为首。“三气书记”嗜好之首,那就是好色。在海南省纪检部门对外披露已经查实的结果中,年过半百的吴光华固定包养的情妇有4个,年龄大的30岁出头,年龄小的才20来岁。而据临高当地的知情人称,与之有“露水姻缘”的,恐怕连他自己也数不清。因此,临高县党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又称其为“色霸”书记。

吴光华1955年出生于海南省儋州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他初中毕业后参加工作,进工厂当工人,后来凭着自己的勤奋上进,聪明能干,才进入仕途。之后,倒也发展得顺风顺水。但就是在他仕途攀升的途中,人也在发生转变,尤其是他手中有权以后。

199912月底,吴光华调任临高县委副书记一职,与妻子两地分居。刚开始,他住在县里某招待所,夜里没事时,常常要到招待所服务台转悠转悠,对女服务员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还不时地为女孩子们买些零食之类的东西。在许多女服务员眼里,吴副书记不仅是个大领导,而且是一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长辈。

慢慢的,招待所女服务员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吴光华不再到服务台,而是改为打电话点名让某某服务员到房间陪他聊天。进去的女孩子在出来时,都是低着头脸色不好看,但是谁也不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招待所的女服务员中,来自江西农村的19岁女孩林莉莉身材最好、长得也最漂亮。吴光华对林特别照顾,也常常要她去他的房间里坐坐。一天晚上,吴光华又把她叫到了房间。当晚,林莉莉没有出来……就这样,林莉莉成了吴光华在临高的第一个情人。

权力,捕获女人心

刚刚当上临高县“一把手”时,吴光华还顾及身份,在夜幕降临时,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民工模样,到发廊找小姐。后来,他嫌发廊的小姐档次太低,便盯上了那些漂亮的女白领。但在那些高傲的白领面前,吴光华只有抬出自己的身份才能达到目的。

现年27岁的郝梅是临高县某公司的出纳,长得颇为清秀。20025月的一天晚上,老板安排她陪一个“重要人物”吃饭。她如约来到当地最有名的一家大酒店。走进包房后,她看到坐在主宾席上的是一位40多岁满面红光的男人。老板欲作介绍,被这人摆手制止了。郝梅也不便多问。吃饭时,她发现这个男人的目光一直在她胸前飘来飘去。后来老板接了一个电话,说家里有急事提前走了,临走时嘱咐郝梅一定要陪好。

老板走后不久,这位“重要人物”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后,包房内给他们布酒的服务员便被另一个人叫了出去,并将门反锁上了。郝梅有些惊慌地看着他。这时,那人说话了:“你认识我吗?”郝梅实话实说:“不认识!”郝梅的回答似乎让这位“重要人物”不太高兴,他提高了嗓门说:“连我都不认识?难道你不看电视吗?”郝梅诚惶诚恐地摇了摇头。“重要人物”叹口气说:“现在的年轻人,看电视只看爱情片,连新闻都不看。我叫吴光华,是临高县的县委书记!”

谜底终于揭开了!郝梅立即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给吴光华敬了一杯酒。抬出自己的身份后,吴光华进一步试探她:“你很美,也很性感,一定有很多人追求你吧?”说完,他的手便在郝梅的胸前摸了一把。郝梅忸怩着躲避了几下,但并没有表示愤怒。吴胆子更大了,一把将郝梅拉进了怀里……

悬赏,为情妇招募老公

吴光华玩女人玩得太多,也玩出了“麻烦”。秋莎是临高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模特,被吴光华看上,发展为“准情妇”。不久,秋莎怀孕了。

以前其他情妇也怀过孕,但都在吴光华花言巧语的劝说下做掉了,但这回吴遇到了“硬茬子”。秋莎不但拒绝堕胎,还要求“转正”。这可把吴光华吓坏了,他费尽心机,甚至给她下跪,秋莎才退了一步,不“转正”可以,但要求吴光华迅速找一个与她年龄相当的男人将自己嫁出去,而且这个男人至少是公务员。

吴光华立即把他的亲信召集在一起,让他们出去放风:谁要娶了秋莎,科员升科长、科长升局长。但这样的“好事”却没有一个男人来“应征”。眼看秋莎的肚子一天比一天显形,焦虑万分的吴光华只好在县城附近农村找了一个年轻的农民,让他与秋莎闪电结婚。婚后不久,这个农民摇身一变,成了该县一事业单位的在编职工。婚后不到4个月,秋莎就生下了一男孩……

在临高县委县政府,吴光华的“好色”是半公开的秘密。一机关工作人员说:“吴光华刚来临高县时就有那嗜好,但是他是县里的主要领导,而且人很霸道,所以没有人敢说他。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几年来,吴光华到底玩弄了多少女性,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人们只知道他固定的情妇就有4个!他往往玩了女人之后还会无耻地说一句:“我堂堂一个县委书记,你应该感到荣幸!”因此,他的“色霸”之名也不胫而走。

受贿,为淫欲买单

吴光华其貌不扬,那些女人跟着他,无非因为他是手握大权的县委书记。如吴的第一个情妇林莉莉,仅有初中文化,本来是县政府招待所的临时工,在吴光华当上县委书记后,便摇身一变,成了县人事劳动保障局的正式职工。而更多女人图的是吴光华口袋里的钱。

当然,靠吴光华公务员的那点薪水,是远远不够的。要想风流,就必然要利用手中的权力猎取钱财。毫不夸张地说,只要能搞到钱的地方,就有吴光华活跃的身影。据后来法院认定,吴光华索贿受贿人民币144万多元、港币2万元,而他贪污受贿来的钱大部分都花在了女人身上。

吴光华在任期间,临高县各个行政事业单位的人事任免基本是“一团糟”, “买公务员”的说法盛行一时。由于吴光华对人事的放纵,社会上一些没有学历、甚至没有档案的人,都可以凭着与书记的关系混到编制队伍当中来。而几年来,临高籍师范院校毕业生却一直没有得到分配。“目前,临高的教师队伍极其缺乏人才,但很多师范院校毕业生揣着一纸毕业证,却一直无法找到工作。”

临高县的赌风十分猖獗。2004年末,海南省委下文在全省严禁赌博。吴光华在全县禁赌会议上公开表示,机关工作人员参与赌博,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决不手软。但私下他是这样交代的,有些是要禁的,有些是不能禁的,谁乱禁赌就撤谁的职。后来人们才知道,吴光华自己就在支持、庇护赌博活动,趁机收取设赌者的保护费。仅此一项,他每年就收取20多万元赃款。不仅如此,身为县委书记的他还在辖下位于西北部的波莲镇开了家赌场。轰轰烈烈的“禁赌令”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吴光华另一弄钱的“门道”就是利用职务之便买官卖官、插手工程,还利用人事调动、逢年过节等机会大肆敛财。县城建大队大队长邓善红(后因贪污罪被判刑十一年)因口碑差,组织部门准备调整其职务,但因邓向吴光华进了贡,吴便坚持让其继续留任。后来,邓善红又被吴提拔为市政管理局局长。

环境,魔鬼的催化剂

每个人心中都有魔鬼,但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魔鬼。吴光华的蜕变,除了自身把持不住外,周围的环境也有着强烈的催化作用。

2001419日,吴光华正式担任县委书记一职。这时,最需要巴结他的恐怕就是临高县底下的个别乡镇头头们了。新盈镇是富裕的滨海小城镇,时任镇党委书记王义坚因为“懂得如何伺候”吴光华,得到了重用。吴光华有什么难题或麻烦都让他出面摆平。每个星期,他都要找各种借口去该镇两三次。名为工作,实际是吴不仅看上了该镇海上渔排度假村的生猛海鲜,还有那里的漂亮女孩。每次都会在游艇里吃喝玩乐一整夜。王投其所好,每次都会找来很多女人陪吴光华。每当这时,附近的居民们就会看到海面上一艘豪华游艇灯火通明,里面莺歌燕舞……

就像前文提到的那个秋莎,就是被人投其所好“送上门”的。20043月份的一天,吴光华到一家服装厂去视察工作,厂里让女服装模特秋莎出来为吴书记端茶倒水。谁知,吴光华竟看上了她。看出县委书记对秋莎“有意思”,这家工厂的负责人在吃饭时悄悄对吴光华说:“你如果看上了她,晚上我给你送去。”吴光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晚上,秋莎便来到吴所在的宾馆。

除了下面那些推波助澜的人,吴光华的妻子李琼敏在他的蜕变中也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20025月,时任县教科局局长的黄日昆听说吴光华想将其调离的风声后,为了保住职位,提着一袋“水果”到吴家拜访。两天后李琼敏打开水果袋时发现里面有3万元现金,毫不犹豫地收下了,吴光华知道后也没有表示异议。不久黄日昆成功留任原职。后来,时任美良镇委书记的王光华为能在干部调整中谋取好职位,携带8万元人民币到吴光华在海口市的家里。吴光华不在,王便将装钱的袋子交给李琼敏。李收后告诉了吴光华。后来在组织部门汇报有关干部调整方案时,吴光华便提议由王光华出任县国土局局长一职。

经过这两件事后,李琼敏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反正吴光华为了他的官位,也不敢与她离婚,你在外面鬼混,我就坐在家里收钱,乐得“一家两制”。经查实,李琼敏收受别人送来的现金共计14万元。20049月,因海南省委巡视组在临高巡视,李琼敏担心收钱的事情败露,便将8万元人民币退给了王光华。

多行不义必自毙。2006220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吴光华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万元。■(文中与吴有染的女性当事人,均系化名。)

发布者: 肖 舟 发布时间:2006-07-07 点击率:3394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312316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