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自来水中的“大鳄”

江苏省江阴市自来水总公司原总经理兼党委书记刘荣宜,任职期间,工作上没啥建树,贪污受贿却放了“卫星”,七年总经理,敛财千万元。

刘荣宜一贪成名,成为无锡地区最大的受贿案主角,被人形容是藏在自来水中的“大鳄”。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国有公司“一把手”,为什么竟有如此高的灰色收入?权力“魔杖”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老板出手大方,权当“活”取款机

翻开刘荣宜的简历,也有鲜红的一页。现年62岁的他,交通专科学校毕业后又到部队经受锻炼,上世纪80年代初转业至江阴市建委,经过多年打拼,于1995年坐上了市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的交椅。

紧靠长江的江阴市,经济发达,近年来成为全国百强县之首。自来水总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由于全市经济飞速发展,外来人口增加,用水量越来越大。前些年,无锡市又规划在江阴建区域水厂,引长江水泽灌无锡、常州等地的居民。因此,工程项目较多,资金投入也大,而作为自来水总公司“一把手”的刘荣宜,职务虽然不高,权力却很大,工程给谁做,何时付工程款,基本上由他一人说了算。谁要是靠上了他,谁就等于爬上了“摇钱树”。这样,刘荣宜顿时成了“香饽饽”,成了那些建筑商及包工头竞相追逐的目标。

在这支巴结讨好的队伍中,捷足先登的是某土方工程老板钱福来(化名)。

这钱福来原是江阴某乡的农民,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但人很精明。他上世纪90年代初组织成立了一支施工队伍,专做土方工程,业务大都来自江阴市自来水公司。1995年,刘荣宜接任该公司总经理,一上台就私亲厚友,准备将土方工程交给自己的一个亲戚做。钱福来急了,赶紧抱紧刘荣宜这棵大树。他打听到刘有两个嗜好,一是爱钱,二是好赌。于是钱福来便在“送”字上狠下功夫,且出手大方。用刘荣宜自己的话说:“钱福来这个人送钱,两万的小数字是不送的,要送起码10万元以上!”亲不亲,钱上分,平时十分傲慢的刘荣宜,却与只会写自己名字的钱福来打得火热,称兄道弟,视为知己。他把钱当成自己的“活”取款机,经常拨弄。

19977月,江阴市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了一批商品房,不仅地段好,且造型漂亮,结构合理。刘荣宜看中了两套,准备买下,但又不想掏自己的腰包,便让钱福来当“冤大头”。他找到钱福来,叹起了“苦经”:“我现在住的还是老房子,一家老小挤在一起,那滋味多不好受!想买两套房子,可钱又不够,福来你能否‘借’点给我?”刘荣宜的这番“苦经”,钱福来岂不明白!忙说:“刘总买房,我们应当支持!”没过多久,他就提了一只沉甸甸的密码箱,摸上了刘荣宜的家门。打开一看,刘惊呆了,他没想到钱福来出手这么大方,整整40万元。面对这么多的钞票,刘荣宜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但想到钱福来的“送钱气节”向来是守口如瓶,可以信赖,于是便“笑纳”了。

40万元收下后,过了一段时间,也未见什么动静,刘荣宜心里踏实了。尝到了甜头,他又想拨弄钱福来这架“取款机”,为自家的保险箱再添钞票。

2001年春节后,刘荣宜的儿子准备买辆汽车。刘又开口向钱福来“借”钱。钱倒也爽快,二话没说,很快送来20万元。

6年间,刘荣宜连收带索,共在钱福来身上攫取了160万元人民币。作为回报,他给钱福来3000多万元的土方工程。

送礼不“识相”,常念“紧箍咒”

王宝(化名)是做钢制管业务的老板,早在刘荣宜当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之前,就在自来水公司做业务,但凡自来水管道爆裂,都是由他负责抢修,安装新管也是他的专利,是自来水公司的老客户。

刘荣宜担任公司“一把手”之后,王宝为了保住业务,也像其他包工头一样,给其送钱送物,联络感情。但王出手没有钱福来那么大方,平时到刘荣宜的办公室,也只是三五千地下着“毛毛雨”,即使春节上门拜早年,最多给个二三万,1996年至1998年,3年不过送了10万元人民币。

这点钱岂能开刘荣宜的眼界!他不高兴了,要给王宝点颜色瞧瞧,主要手法就是念“紧箍咒”,让其送钱加厚度,加速度。

一天,刘荣宜打电话将王宝叫到自己的办公室,三扯两扯就扯到主题上:“王宝啊,现在找我想做钢制管业务的人不知有多少,这业务总不能给你一个人做,以后要分点出来!”王宝一听大惊,分业务给别人做,那岂不是等于抢自己碗里的肉!王宝心中明白,论工程质量和诚信,自己是没问题的,刘荣宜却念“紧箍咒”,无非是让给他多送钱。

刘荣宜的“紧箍咒”果然一念就灵,1999年春节前,王宝一次就给他送了15万元的“拜年钱”。

虽然王宝的业务没有分给别人做,但刘荣宜的“紧箍咒”却没断过。王宝的业务做得越大,刘的“紧箍咒”就念得越勤,王的钱也就送得越多。案发后查明,自1996年至2002年,王宝共送给刘荣宜人民币85万余元。

在江阴市自来水总公司,像王宝这样尝到刘荣宜“紧箍咒”滋味的又何止他一人。丹阳市某公路水泥制品厂厂长张立(化名)就深受其害。

20009月,张立的水泥制品厂承接了江阴市自来水总公司部分水泥管业务,工程款计20余万元。2001年初,为能及早结算货款,张厂长特地准备了几条刘荣宜平时最爱抽的“三五”牌香烟,还有一套丹阳当地产的名牌西服,摸上了刘荣宜的家门。

刘荣宜平时收别人钱的次数多了,练就了一双看钱的“火眼金睛”,照他自己的说法:“我的眼睛如同X光,只要‘码’一下,就知道来人送了多少钱。”如今他的X光眼未“码”到钞票,“码”来的却是香烟和西服,心里很不高兴,心想,不给念念“紧箍咒”,这小子怎能“识相”!于是阴沉着脸,不冷不热地说:“你这西装是名牌,可是不能和我身上的比。你看我穿的这一套,值1万多元呢,穿西装要讲档次的!”这番“紧箍咒”把张立念得灰头土脸,也让他见识了这位老总的“好胃口”。舍不得金弹子,打不到金凤凰,看来还得“割肉”。不久,张立准备了一只装有2万元的大信封,又一次来到刘荣宜的家中。刘荣宜用眼“码”了一下放在茶几上的信封,立马知道数字不小,脸上顿时由阴转晴,说话也爽快多了。他对张立说:“明天你到我办公室来吧!”第二天,张立顺利地拿到了货款。

国企改制谋横财,服刑方知羞煞人

2002年初,江阴市自来水总公司下属企业给水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准备改制,按照有关规定,国有、集体股份全部出让给个人。

得知这一消息,刘荣宜又想入非非起来。担任自来水公司总经理的这些年,虽说每年正常收入有10多万元,此外又捞了不少钱,但比起社会上那些“款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如今年龄到杠,退休在即,一旦不再拥有权力,谁还会来求自己,何不在权力交出之前,利用改制之机,再捞一把,猛啃一下公家这块“唐僧肉”。

因刘荣宜兼着给水安装工程公司的董事长,有关部门考虑到他在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任上也做出过成绩,计划在转制中让他个人收购51%的股份,并给予国有股份转让优惠20%。尽管如此,刘荣宜仍不满足,改制时采取种种手法隐匿安装公司资产。他指使钱福来等人虚造了两项工程,一下子转移公司利润79万余元。在他眼里,安装公司既然是“自己的”,那么以前上缴的80多万元红利也让他吃了亏,于是又指使王宝等人虚造了两项工程,通过虚开金额将钱又“赚”了回来。整个改制过程中,刘荣宜通过这些手法,将7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转移到自己控制的账户上。

有一位哲人说得好:把金钱当上帝,金钱就会像魔鬼一样折磨你。对此,刘荣宜可说是体会最深了,他捞了那么多的不义之财,既不敢乱花,又不敢全部存入银行,有不少放在家中,又担心小偷光顾不安全,整日提心吊胆,更怕有朝一日东窗事发。

纸包不住火。刘荣宜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很快被江阴市纪委和市检察院的办案人员查清。2003917日,刘荣宜被刑事拘留,同年919日被捕。

2005321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了这一起令人震惊的贪污受贿大案,认定刘荣宜利用职务之便,受贿人民币404.2万元,美元7000元,非法占有公款近829万元,其中近262.5万元未遂。决定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刘荣宜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20万元。

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刘荣宜悔恨不已。服刑期间,他自我封闭,给自己规定了“三不见”的原则,即:长辈不见,晚辈不见,朋友不见。200581日,一个多年不见的战友,得知他在苏南某监狱服刑,特地赶来看望他,谁知竟吃了闭门羹。刘荣宜羞愧地说:“我贪污受贿,违法乱纪,做下这样丑事,还有什么脸见人!”■

发布者: 江南剑 发布时间:2006-07-07 点击率:2558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332795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