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忽悠皇后”千万诈骗震京城

女骗子范平平把混混“老公”李兆亘包装成“中央情报局局长”,诈骗3800余万元,就连真正的高干子弟周北方也落入了范平平的诈骗陷阱。

 

“忽悠皇后”千万诈骗震京城

◎文/淑平罗勇一鹤

 

吉林女子范平平的“忽悠”本领可谓“高超”:她自称是“英国留学生”,与著名画家黄胄是故交;老公是“李克农的孙子、中央情报局局长”,儿子是“牛津大学博士”……借助编造出来的这些光环和“高超”的骗技,范平平共诈骗3800余万元。就连真正的高干子弟周北方也落入了她的诈骗陷阱,范平平甚至还捏造了周北方绑架案,将警方骗得团团转,使警方出警100余人次。

2007111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范平平和她“老公”李兆亘犯诈骗罪和诬告陷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忽悠皇后”结盟“中情局长”

范平平并不是看了赵本山的《卖拐》后才茅塞顿开,大肆“忽悠”的。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范平平一直玩的都是大手笔,早在1995年她就在妹妹范丽丽的协助下一次从银行“忽悠”到了2000万元人民币。

范平平的“忽悠”本领在遇到“白马王爷”李兆亘后登峰造极。

2003年这一年47岁的范平平遇到了40岁的李兆亘。李兆亘本名李可,出生在辽宁本溪一个乡镇,是个四处游荡的混混。刚过不惑之年的李兆亘的做派颇有一点“公子哥儿”的味道,挺能吸引女人的眼球。于是,已经有2个儿子又重新单身的范平平,那颗沉睡已久的春心重新萌动起来。两人如久旱逢甘霖,很快就双宿双飞了。

20043月,北京国研发企业改革与发展经济研究院成立,范平平任法人代表。喜欢虚荣的范平平当然不满足自己“爱人”李兆亘目前的身份,于是将其包装成了“李克农(原中央社会部部长)的孙子”,并虚构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中央情报局”,让李兆亘当上了“中央情报局局长”。范平平还给他准备了一辆专车,由一个身穿军装的司机专门为李兆亘开车。

为了帮范平平的企业拉生意、套资金,20046月,经过一番包装的李兆亘开始高调出现在研究院里,范平平遇到手下的职员就炫耀道:“这是我的男朋友,他是李克农的孙子,在中南海工作,现在是中央情报局局长。”于是,研究院的职员们都称呼李兆亘为“李局”。

范平平当然不忘带着李兆亘出席各种聚会饭局,每次她都隆重介绍自己的“高官男友”,人越多,她的表演欲望便越强烈,介绍得更离谱,甚至称李兆亘是“十七大组委会筹备组副组长”,将要进中央政治局常委。而李兆亘一律点头默许。

200410月,范平平和李兆亘在北京世纪金源酒店举行了一场没有结婚证的结婚仪式。

“夫妻”联手“忽悠”富商千万

在被范平平和李兆亘诈骗的人当中,上海某公司的法人代表周山岗是最大的“冤大头”。20056月初,周山岗的公司获悉北京正在筹建一个名称为“王府井大厦”的工程,就来到北京找关系,想对该项目投资。几经辗转认识了李兆亘、范平平。周山岗将想投资“王府井大厦”工程的想法讲了。范平平听完后,拍着周山岗说:“这件事你放心,你大哥帮你办。”

周山岗为了做成这个项目,在范平平和李兆亘身上不惜血本。有一次,单给范平平买衣服就花了二三十万元。

将周山岗敷衍了一段时间后,范平平对周山岗说:“我老公刚得到内幕消息,你说的那个项目已损失了7个亿,如果哪个公司想承接这个项目,就得把损失都补上。依我看啊,这就是个无底洞啊!你自己考虑考虑吧。”周山岗对她的“内幕消息”深信不疑,对“王府井大厦”项目失去了信心,但他并没有断绝和这对“高干夫妻”的来往。周山岗觉得在北京认识个高干也不容易,这年头就怕没关系,有了关系啥都好办。

20059月,纳米技术一时间火遍大江南北,当年10月,范平平“忽悠”周山岗出资500万元注册了“中泰东鹏纳米微珠研究院”,范平平的儿子王乾鹏任法人代表。接着范平平又让周山岗出钱买了一辆奥迪A6轿车和一辆保时捷凯宴SUV轿车给她的儿子当坐骑,价值人民币166.5万元。

李兆亘不但和范平平一起诈骗,自己也时常单独行动。20059月,李兆亘对周山岗讲,他手上有几十亿的国家安全基金,但前一段时间因为拿了一部分出来购买建设银行的原始股票,现在马上要审计了,还有1000万元的缺口,打算向周山岗借1000万元周转。“中央首长”亲自开口,焉有不借之理,于是周山岗分几次将1000万元汇入李兆亘指定的账号。

周山岗当然不会知道,这笔钱是拿来补李兆亘一笔诈骗款的漏洞。其中的500万元用于还债,剩下的钱买了一辆沃尔沃轿车和两块名表,另一部分打到了一个神秘女人的账户上。范平平并不知道,她一手包装起来的“老公”李兆亘背着她在外面找了一个情人,并且从骗来的钱中前后共拿了400多万元打到情人的账户上。

同样在10月份,李兆亘“忽悠”周山岗出资3002万元成立一个安全技术公司,到案发为止,周山岗被范、李二人共骗去了1800多万元。

冒牌货“忽悠”真“衙内”

被范平平和李兆亘骗过的人中,最有名的应该是周北方了。周北方是前首钢集团董事长周某某之子,曾任首钢集团一家子公司的总经理,1996年被以受贿罪、行贿罪判处死缓,之后因病保外就医。

就是这样一个见过大场面的真高干子弟也被李兆亘这个假高干子弟“忽悠”了。20057月,周北方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范平平和李兆亘。正准备东山再起的周北方没有细究,便相信了李兆亘的身份。于是,20059月,周北方“屈尊”来到范平平的研究院工作。

200510月份,周北方出资50万元注册了中泰瑞宏证券投资咨询中心,隶属于范平平的研究院,由范平平的儿子王乾鹏任法人代表。后来,周北方将做煤炭生意的王老板和马老板两位朋友介绍给了范平平和李兆亘。后来,王老板出资3000万元注册了中泰生鹏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公司股东由王老板、范平平的儿子王乾鹏、范平平的研究院组成。李兆亘还“顺便”向王老板借了400万元。

周北方以为在范平平和李兆亘这两个“高人”的帮助下,自己很快就能打个翻身仗。不料,当年10月底,周北方和一个朋友甘先生提到了李兆亘。甘先生大吃一惊,说:“我以前就被一个冒牌的中央情报局局长骗过,不过他叫李可。”周北方听后大惊失色。经过商量,大家决定找范平平和李兆亘说清楚,把钱要回来。

20051121日上午,周北方等人和范平平、李兆亘以及王乾鹏吃了一顿饭,并在饭桌上进行谈判,由此吃出一起是非官司。

2005127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接到李兆亘报案称:20051121日上午,李兆亘和范平平、王乾鹏在某大酒店就餐时,被周北方等人带领30多名手持刀、枪穿着黑衣的人绑架,以暴力、威胁手段划走账面资金1053万元。

由于报案金额巨大,而且涉及保外就医的周北方,北京警方高度重视。公安机关于2005129日将周北方拘留。但最后查明,李兆亘、范平平所报案件与事实不符,周北方被释放。这次报假案,北京警方共出动警力100余人次。

范平平和李兆亘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诬告周北方,结果却将自己送进了监狱。在范平平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后,她的弟弟范森森、妹妹范丽丽和李兆亘的女朋友杨某也随之落网。

受审不改“忽悠”本色

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尽管范平平站在被告席上,但依旧不改“忽悠”的本色,她连连声称自己是被冤枉的,哭天喊地地讲述公安机关如何刑讯逼供,自己如何被绑架等“遭遇”。

在法庭上,当辩护人询问范平平是否知道李兆亘的局长身份是假的时,范平平还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说:“那是真的,我见过他的工作证。上面印着‘中央调查委员会主任特派员’。”可是,站在她身边的“亲密爱人”李兆亘却嘟囔着说:“范平平见过我父亲,知道我不是李克农的孙子。”

对于十几年前的那起诈骗案,范平平甚至“忽悠”上了已故老艺术家黄胄,称自己是黄老的好友。范平平说得信誓旦旦:“我与黄老认识多年。他对我评价很高,那2000万元都是经黄老的手,我只是受黄老之托替他办理了些手续,其余的我一无所知。”而范平平办理的所谓“手续”,就是将2000万元全部从自己公司的账上转走,装进自己的腰包。

细究近年来发生的一些诈骗大案,共同特点就是“拉大旗作虎皮”。这“大旗”就是权力,官越大则“虎皮”越大,“虎皮”越大骗钱越多。范平平和李兆亘诈骗案很能够说明中国特色诈骗案的特殊性,也说明中国社会的官本位本质以及权力的神秘性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冒充高官诈骗案凸现的另一个问题是权力的神秘性和人们对于权力的依附性,假冒的权力在没有被识破的时候就有与真权力一样的神力。被骗的各路老总并不是弱智或者痴呆,是因为需要被范平平、李兆亘挂在嘴上的那些高官和关系,而需要高官和关系的原因是高官手中掌握着的权力。

发布者: 小Q 发布时间:2008-08-26 点击率:2155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82717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