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许世友发怒,差点开除女儿军籍

许世友是我军历史上极富传奇色彩的高级军事将领。“两袖清风,一身廉正之气”,这句话用在许世友身上一点都不过。作为党的一名高级干部、军队高级将领,许世友从没有想到为自己置办什么家业,也没有想到为子女留下什么财产。

亲友沾不到“光”

许世友对亲属和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非常严格,绝不允许他们打着他的旗号沾光谋利。他的夫人田普,是抗战早期参军的老同志,许世友在南京军区时,田普担任南京军区干部部副部长。许世友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后,她相随到广州。为了安排好田普的工作,当时军区政治部的领导曾提出,要让田普在广州军区干部部继续担任副部长。这本属平职安排,可许世友就是不同意。许世友认为,干部部是要害部门,安排自己的亲属去担任领导不合适。后来,田普被安排到工程兵某科研所担任副政委,仍是平职安排。

许世友共有7个子女。作为一名从战火中走来的老军人,许世友对部队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他认为部队是一个锻炼人、培养人的大学校,他把7个孩子全部都送去参军,接受部队的教育和锻炼。

子女参军后,许世友从不给特殊照顾,用许世友的话说,孩子参军就是部队的人了,是组织的人了,好坏由部队去管,路由他们自己去走。

许世友的大儿子许光,解放初期入伍当了海军。他在战友面前从没说过自己是许世友的儿子。他对自己严格要求,工作勤奋扎实,从不怕苦怕累,深得所在部队领导的赏识,官至团职干部。本来许光有机会到院校深造,可许世友想到年迈的母亲仍然生活在河南农村老家没人照顾,便对许光说:“自古忠孝难以两全,我参加革命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在你奶奶身边伺候尽孝,欠老人家的实在太多了,你就回家替我照顾你奶奶吧。”许光按照父亲的嘱咐,回到老家所在的河南新县的武装部担任了副部长,后来在该县人大副主任岗位上退休。

在一次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许世友在空军工作的三女儿正在度蜜月,没有归队。许世友得知这一消息后,大为震怒,大声吼道:“就要打仗了,还度什么蜜月!给我立即通知空军,马上查找她的下落,限她3天之内赶回部队,不然开除军籍!”在许世友身边工作多年的人员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三女儿接到命令后,一分钟也不敢耽误,即刻动身,火速赶回了部队。

许世友对待配偶和子女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友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这个态度。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兵是许多青年人最大的愿望。田普的两个亲侄女正值当兵的年龄,从老家跑到广州,请求姑姑和姑夫想办法让她们参军。许世友对她们说,当兵保家卫国是好事,我当然赞成。不过,要符合招兵的要求和规定,必须身体好、政审合格,托关系走后门不行。后来,一个符合条件的侄女如愿以偿当了兵,另一个又回了老家。

许世友的一个远房堂孙许道炎,在部队当兵,一次利用休探亲假的时间特意绕道军区机关见许世友,要许世友帮忙说情提干部。许世友不仅不帮忙,还训斥他趁早打消这种靠关系往上爬的歪念头,要用自己的真本事说话。结果,许道炎最终复员回了老家。

三次“收礼”和一次“送礼”

许世友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从没有谁因为在首长身边工作而得到特殊关照,离开时大都是哪里来哪里去,什么职务来,还是什么职务去。这在许世友那里,已经成了惯例。

许世友从不给别人送礼,他也不轻易接受别人的礼物。秘书孙洪宪在许司令员身边三年,见许世友只收过三次礼,送过一次礼。

第一次是1974年秋的一天,许世友到军区司令部嘉禾农场视察工作,恰逢农场刚砍下了一些甘蔗,于是,农场工作人员将一捆甘蔗放在了许世友吉普车的后厢里,说是让首长尝尝部队官兵自己种的甘蔗。许世友没有推辞,欣然接受,回来后分给工作人员吃了。

第二次是军区一位副参谋长送他两瓶越南产的山葡萄酒。这位副参谋长和许世友是同乡,也是早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1975年,这位副参谋长到越南访问,给许世友带回了两瓶越南产的山葡萄酒,许世友将酒送到了食堂,让工作人员享受了。

许世友收的第三份礼是老家的公社党委书记带来的一袋板栗、核桃和一桶麻油,这是许世友一向喜欢吃的家乡特产。可许世友也没有独享,将板栗、核桃分给了工作人员,将那一桶麻油拿到了工作人员用餐的小食堂,大家一起分享。

公社书记这次来,一是代表家乡人民看望许世友,二是想通过许世友弄一辆汽车。

许世友看到家乡的公社书记,显得格外亲热和高兴,家宴招待。公社书记进门后,许世友详细询问起家乡的生产和乡亲们的生活情况。当听公社书记说,家乡这几年收成不错,乡亲们都能吃上饱饭时,许世友说:“共产党领导闹革命,就是让穷人吃上饭。”他又接着说:“不过,有点小成绩绝不能翘尾巴,你们不仅要让乡亲们有饭吃,还要让他们有好日子过。”

公社书记乘机说,为了让乡亲们过得更好,家乡正在学大寨,修水利,搞机械化,公社想买一辆汽车,可是没有钱,想请许司令员帮忙想想办法。

许世友听后说:“我哪来那么多钱买汽车,部队的车是保障打仗用的,又不能送给你。”

看到场面有些尴尬,陪在一边的孙洪宪插话说:“部队有些报废车,战备用不上,闲在那里也是浪费,是否可以找一辆给家乡应应急?”

许世友点头同意:“胖子,这件事就由你去办。”

孙洪宪马上给军区后勤部有关部门打电话找报废车,几经周折,找到了一辆报废的“解放”牌汽车。孙洪宪到现场看了那台车,大厢板是断的,轮子是瘪的,只有发动机勉强可以发动,确实是一辆废车。如果不维修,可能连河南老家也开不回去。

孙洪宪把车况报告了许世友。许世友当即指示:“要把车修好,修理费从我的工资里扣。”孙洪宪不忍心扣首长的工资,他自作主张找有关部门帮忙维修了发动机,翻新了大厢板,更换了新轮胎,交给许世友家乡来的那位公社书记,把车接走了。

公社书记临走前,许世友将自己种的地瓜装了整整一麻袋,对公社书记说:“这麻袋地瓜你带回去,让乡亲们尝尝,这是我的一番心意。”

给公社书记送地瓜,是孙洪宪给许世友当秘书三年见到他第一次“送礼”。送走了公社书记,许世友自言自语地说,共产党的高级干部为家乡办好事是应该的,可那些没出高级干部的地方老百姓怎么办,那不是干吃亏?可见,许世友的心中不但想着家乡的父老乡亲,他还时刻想着全国的人民群众。■

(本文摘自孙洪宪的文章及李文卿撰写的《近看许世友》)
发布者: 袋鼠 发布时间:2006-07-08 点击率:2612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635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