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替子求职,母亲贪污公款“走后门”

    有观点认为,在当今的就业重压下,大学生毕业求职已进入“父亲求职时代”,为了给自己小孩谋得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家长们想尽办法,甚至不惜超越法律界限……

 

替子求职,母亲贪污公款“走后门”

◎文/小雨

 

  吉林省延边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一名女公务员,因为儿子没有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认为自己“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为了将儿子招进检验检疫局工作,她瞒着儿子贪污巨额公款“孝敬”领导。不久,儿子却因不喜欢这份工作悄然辞职……

    焦虑母亲,不能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

  今年54岁的姜丽玉是吉林省延边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一名出纳员,丈夫在图们市一家贸易公司任职,儿子金伟明1999年考入吉林某医学院。

  2002年12月,眼看儿子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姜丽玉陪儿子频繁参加各种招聘会。然而,她大失所望,好工作太难找了!

  一天,姜丽玉向同事抱怨:“现在大学生的工作真难找。早晨人才市场还未开门,就已经排了好几百号人,一大箩筐的简历投出去,石沉大海,杳无音讯。”“你也太傻了,跑人才市场纯粹浪费时间,好单位招人早就内定了。如今找工作进入了‘父亲求职时代’,孩子找工作,其实是父母实力大比拼。你要换换思想哦!”一名同事说。

  此话深深触动了姜丽玉,可自己只是一名小公务员,哪认识什么大人物?又有谁会理睬自己呢?

  2003年7月,金伟明和一室友同时向延边一家市属医院投了简历。不久,室友被正式录用。金伟明得知后,回家向妈妈嚷道:“还不都是靠他爸用钱砸的。难怪人家说‘不学数理化只要有个好爸爸’,这样找工作真没意思,不如自己创业。”儿子几句不经意的牢骚,却让姜丽玉心里十分难受,她含着泪,喃喃自语:“都是妈没本事,对不住你!”金伟明一愣,忙说:“妈,您说什么呢?找工作是我自己的事,您就甭为我操心了。”这一夜,姜丽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姜丽玉提着价值不菲的烟酒,来到延边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周劲涛家里。说明来意后,周劲涛表示为难。姜丽玉急了,央求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是学医的,在检验检疫局工作专业也对口,你随便给他在下属单位安排个岗位,干什么都行。”周劲涛随口敷衍了几句就要打发她走。受到冷遇的姜丽玉,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再也坐不住了,只好起身离开。那段时间,看着别人的孩子一个个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她的心越揪越紧。

  2003年底,金伟明突然宣布要和朋友开办一家贸易公司。姜丽玉有些担忧:儿子能行吗?金伟明兴致勃勃地说:“既然找不到满意的工作,不如自己放手一搏。说不定就闯出了一番事业。到那时,妈你就好好享福吧!”

  2005年3月,公司开业仅仅一年多,由于经营不善倒闭了,金伟明又重新成了失业大军中的一员。

    糊涂母亲,贪污公款替儿求职“走后门”

    2005年5月,机会终于来了,延边州检验检疫局要招一名检验员。听到这个消息,姜丽玉心中一阵狂喜,她问儿子有没有兴趣。金伟明表示兴趣不大,但现在找工作不易。他有些迟疑地问:“妈,会不会很麻烦,如果需要花钱就算了……”姜丽玉打断儿子的话:“只要你愿意干,我去求局长,一定把这份工作给你求来!”

  6月6日,姜丽玉借汇报工作的机会,又来到局长周劲涛的办公室,让他在招人时关照一下自己的儿子。周劲涛答应有机会一定会尽力。姜丽玉感到这次有戏。

  回到家,姜丽玉与丈夫商量:“我看,周局长愿意帮这个忙,以往送东西没用,这次就送钱吧!”丈夫吓了一跳:“家里哪有钱送,你就甭瞎折腾了!”夫妻俩为此脸红脖子粗地争论起来,最终姜丽玉还是翻出家中的积蓄——还不到3万元。太少了,姜丽玉觉得拿不出手。

  那段时间,姜丽玉满脑子想的都是钱,再也不能让儿子丢掉这个机会了。否则,就算儿子不怪她,她自己也会恨自己一辈子。

  2005年12月25日,图们市某保险公司收取出国人员保险金,给延边出入境检验检疫局4%的回扣共计10万余元。姜丽玉做了一个假账目,在职工福利费中加了7万元,在接待用款里加了3万余元。随后,她销毁了原始票据。看着桌上厚厚的一沓钱,姜丽玉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要是偷偷将这10万元占为己有,别人也不会知道。可以先拿单位的钱帮儿子把工作搞定,以后再慢慢还。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挪用公款可是犯法的事啊!姜丽玉赶紧把钱锁入保险柜,匆匆回家。

   12月28日,姜丽玉从保险柜中取出基建款和保险公司的回扣款,准备存入银行。当她站在柜台前,隐藏于心底的贪恋又再次萌发。如果现在把钱转入自己的账户,一定是神不知鬼不觉!最终冲动战胜了理智。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姜丽玉来到银行,取出5万元,用报纸包裹好,装入一个白色方便袋中。中午她瞅着同事们都走得差不多了,便硬着头皮拎着皮包来到局长办公室。几句寒暄之后,姜丽玉尴尬地挤出一丝笑容说明来意,恳请局长帮自己一把。接着从包中取出白色方便袋递去:“我儿子工作的事还麻烦您多费心了。”周劲涛假意推辞,姜丽玉执意道:“局长,这事可全靠您了!”周劲涛收下钱,答应帮姜丽玉想办法。

  几天后,周劲涛亲自打电话给某市医院负责人:“我有个亲戚,想到你们单位实习,你帮忙安排一下。”于是,金伟明顺利进入该医院实习。一个月后,金伟明又被调入延边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下属单位国际旅行保健中心任检验员。

  儿子的工作解决了,姜丽玉又给周劲涛送去5万元现金。

    悲哀母亲,儿子辞职白费心机换来一场噩梦

  金伟明的工作有了着落,姜丽玉一家都很开心,几个月来笼罩在心头的阴霾一下子烟消云散。姜丽玉一直没对家人提过送钱的事,只是再三叮嘱儿子要好好珍惜眼前的工作。

  但金伟明很快厌倦了这种千篇一律、毫无激情的工作。

  2006年2月,他得到一个消息:当初和他一起创业的伙伴韩天成,已经成为深圳某贸易公司的副总经理。韩天成力邀金伟明到他的公司工作:“你来深圳,肯定比我干得好。”金伟明受其鼓动,决定辞职。

  金伟明要辞职的决定,在家中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姜丽玉对儿子劈头盖脸一通数落:“你太不知好歹了,现在事业单位多难进?你在外面闯,工作不稳定,那能叫工作吗?我不管你怎么想,坚决不许辞职,给我好好上班!”

    金伟明的态度也同样坚决:“妈,我实在不想做什么检验员。”“你是不是要我跪下来求你才行?你知不知道这份工作来得多不容易?这可是我花了……”姜丽玉急得失去理智,差点脱口说出真相,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是我花了多少心血才求来的,你明不明白呀!”

   “但不能因为这样,我就要死守着一个毫无前途的工作!”金伟明和姜丽玉对峙了十几分钟,口气终于软下来了:“再让我好好想想……”儿子的让步,让姜丽玉长舒了口气。

     2006年3月初,金伟明谎称与妻子去海南旅游。几天后,姜丽玉从儿媳那里得知:儿子竟然悄悄辞职去了深圳!姜丽玉犹如落入冰窖,10万元算是泡汤了……

  自从儿子辞职去了深圳,姜丽玉常常感到莫名地焦虑,有时还做噩梦,梦见自己被戴上了手铐,吓出一身冷汗。惊醒后,她暗地叮嘱自己:一定要在退休前把漏洞补上,以免夜长梦多。接下来大半年的时间里,姜丽玉勒紧裤带,东拼西凑,终于凑了5万余元。

  偏偏此时,儿子的新房又要装修,姜丽玉为了弥补对儿子的遗憾,一咬牙,用攒下来的钱帮儿子装修房子。看着存折上的钱日渐缩水,姜丽玉终日战战兢兢,可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

  2007年4月26日,东窗事发,姜丽玉因涉嫌贪污被公安局刑事拘留,她如实交待了自己的罪行,同时检举了周劲涛的受贿行为。

  金伟明得知母亲出事,连夜赶回家。看到母亲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他哭红了双眼。

  看着母亲反反复复喃呢:“现在大学生就业这么难,有能力的父母都通过各种关系替子女找工作,我不想让儿子输在‘起跑线’呀!”金伟明心如刀绞。

  2008年3月,吉林省汪清县人民法院以贪污罪、行贿罪判处姜丽玉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

发布者: 小Q 发布时间:2008-09-27 点击率:2727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18446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