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亚洲民主过多,还是过少

 亚洲民主过多,还是过少

□文/曹惺璧

 

  20081215日,泰国民主党主席阿披实当选为泰国第27位总理。泰国持续了6个月的“政治瘫痪”也暂时告一段落。一年内接连换三届政府,原因都是民盟对于亲他信政权的反对,曾经被誉为东南亚民主标杆的泰国民主陷入困境。

就在去年,韩国民主的现状也令人堪忧。6月,数万名韩国民众联合抵制进口美国牛肉,反对4月与美国达成的开放市场进口美国牛肉协议。民间团体甚至通过示威要求总统李明博下台。

2008年似乎是亚洲民主的多事之秋。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尼泊尔、蒙古、印度等国也接连上演了一幕幕民主混乱的闹剧。

  各国暴力事件的此起彼伏过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亚洲民主怎么了?

  美国《新闻周刊》曾给亚洲民主下过诊断书,认为是“民主过度”。而《经济学人》近期的报道提出,亚洲民主面临的,不是民主过度,而是发展不足。

亚洲民主到底是过多,还是过少? 东南亚:面包比民主更重要

总统共和制政体最早是在美国开始实施的,可为什么移植到泰国、印度尼西亚这些东南亚国家后,却普遍遭遇水土不服呢?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副主任、东南亚问题专家张锡镇教授告诉记者,民主本身是一种很先进的制度,是人民普遍追求的价值观。但是具体到各个国家,实施的情况却千差万别。这关键要看实施的方式是否符合该国国情。

美国有一套完善的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同时,人民群众有独立表达自己意志的能力和积极参与政治的意识,并且能够自觉遵守法律。这些条件都保证了民主制在美国能够得到有序、规范和健全的实施。

  而在泰国,人民普遍受教育程度较低、觉悟低,且泰国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文化是庇护制,即等级制(萨迪那制度),较低层次的人对于较高层次的人存在依附关系。这样,就形成了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形结构。

  这种关系在泰国农村中非常普遍。所以,在选举中,农民一般都会按照较高层次人的意志去投票。

  同时,泰国自上而下普遍缺乏法律至上的观念。在野党民盟三番五次通过示威向国王施压,最终将总理赶下台,就连他信也存在贿选行为,这无疑都践踏了法律,妨碍了民主的有序实施。

  一些学者明确提出,东南亚民主只是模仿了民主的形式,而并没有理解西方民主的精髓。在一张夹杂着权钱交易的选票投出后,换来的只能是没有集中、民主决策和监督的假民主。

  如果一个国家大多数人民处于贫困状态,每天为吃饭问题而奔波时,他们是很难认真对待民主的。而这时,如果有人想用面包来换他们手中的选票,他们会很乐意地进行交换。这就是为什么贫穷国家在民主选举过程中,极容易发生贿选现象的原因。

  “民主的实施不是靠强制力,而要靠人的觉悟,其代价高昂,必须等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才能顺利实施,东南亚这些穷国现在是玩儿不起的!”张锡镇语重心长地告诉记者。

韩国:“没有经过妊娠期”的早产儿

  第三任总统朴正熙在位时,曾这样调侃韩国企图移植美国民主制度的做法:“这就像一个100磅重的人借了一件250磅大汉穿的西服,竭力使自己穿得文雅老道,而韩国就是以1948年的条件,套上了美国高速发达的民主制度,还指望它能深深扎根。这个想法就如同一个婴儿没有经过妊娠期,就发育成熟地生出来了。”

  相对于东南亚各国“玩儿不起”民主的现状来说,韩国是一种“早熟”的民主。

西方国家的民主是在没有外部压力的情况下发生的,更多的是社会内部各阶层和各社会政治力量之间互动的结果。而韩国则是在内部很多因素还不具备或不成熟的情况下,由外部压力催生出来的民主。这样的民主必然会有些变质的成分。

  有些专家认为,在韩国,民族主义已经超越了民主主义。民众有不满,并未通过民主方式在法律框架内解决,而是出现了大规模示威游行甚至打伤警察这样的行为,这就带有严重的民族主义倾向。而提出让总统李明博下台,则更是荒谬。

民主与腐败

韩国前总统金斗焕和卢泰愚曾因募集、侵吞秘密政治资金而被判刑。

  而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695美元的印度尼西亚,更有其前总统苏哈托在位期间,共挪用公款150亿至350亿美元。被国际反贪组织“透明度国际”称为“全球第一贪”。

  在一直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的印度,腐败现象也十分普遍,甚至泰国和菲律宾等国也存在着贿选等腐败现象。

  民主本来应该会对腐败起一种监督作用,可上面列举的亚洲地区和国家,则既是民主国家,又同时腐败问题重生。这似乎是一种悖论。

  对此,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的研究员王建民提出,民主到底能不能对腐败起到监督作用,关键要看民主的质量。在亚洲,许多国家民主发展缺乏成熟,法制也不够健全,腐败问题也就相对严重些。

  中国社科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副研究员董向荣则表示,韩国以前腐败现象较多,是因为国家强权干预经济,这样就容易产生寻租行为。而现在施行市场经济为主的发展模式,政府控制的资源大大减少,同时,现在某些制度安排也对腐败形成了很大制约,例如要求所有内阁成员都公布自己的财产,腐败问题已经有所好转。 

亚洲民主的未来

  一个国家的民主化主要依赖于内部诸条件的发育成熟,但外部因素也是影响民主化进程的重要变量之一。对于亚洲民主国家来说,其民主化进程过去受美国和英国等西方国家影响比较大。

  从1945年到1948年韩国建国前3年的美军占领期,全盘引进美国政治模式、经济体制,到1948年韩国制宪国会制定了宪法,树立了三权分立的基本民主模式,再到之后的几十年民主化进程的磨合与完善的过程,可以说一直是美国在扶着韩国走路。

  泰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也不同程度地受到美、英、日等国的影响。

  而随着中国经济逐渐走强以及俄罗斯的重新崛起,中俄的威权主义模式将对这些亚洲民主国家的民主化进程更具有借鉴意义。

  对于东南亚各国而言,没有任何限制的高度自由的西方式选举往往容易陷入无政府主义。张锡镇和王建民都认为,东南亚各国应该从威权民主逐步过渡到西方民主。

  而对于韩国,董向荣认为,韩国民主一直处于逐步完善的过程中,各方面都在不断健全。“牛肉风波”并没有根本触及到韩国民主体制。不能说其民主出了问题,只能说民主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民众更热衷于通过街头政治、手机短信、互联网来表达自己的声音,影响政府的决策。这些只是对民主的补充,而不是对民主的冲击。■编辑/衡洁 

发布者: 菩提 发布时间:2009-03-12 点击率:1967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32466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