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八旬老太十年扳倒毒企

 年近80岁的重庆铜梁退休女教师,面对县里一家年销售数亿元的纳税大户非法排污,毅然挺身叫板。漫漫10年,她一次次进入污染区取证,手写近20万字的举报材料,她的执著义举惊动了国家领导人!最近,笔者赴当地对事件进行深入调查——

 

八旬老太十年扳倒毒企

□文/李鸿波

 

毒企驻扎民不安生

 

  “巫秀益,有企业要来我们这里投资了,把倒闭的糖厂厂房都租了下来啦!”199326日傍晚,退休女教师巫秀益正在家做饭,邻居周贤玉跑来告诉她这个消息。

  19945月底,青岛红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日本蝶理株式会社和铜梁县矿业公司三家合资,兴办的重庆铜梁红蝶锶业有限公司开始试生产,第二年3月正式投产。企业年产两万吨碳酸锶,是该县的纳税大户。周贤玉的儿子古献波和许多当地居民通过招考,如愿成为一名红蝶公司的员工。

  然而,红蝶公司投产后不到一年,很多居民都说厂里每天扬出大量粉尘,让人感到喉咙干涩、呼吸困难。

  年已70岁的巫秀益决定亲自去红蝶公司生产厂区附近查看。当她来到现场时,看到车间产生的大量浓烟和粉尘,伴着一股股恶臭,通过低矮的烟囱飘散出来。她试图再靠近些观察,却感到胸口闷胀,头也晕得厉害。她赶紧掏出手巾捂住嘴巴和鼻子离开。

  1996619日,周贤玉和几个邻居一起来到巫秀益家,说离他们居住不远的涪江下游,一个养殖大户在江里养的网箱鱼,短短的几天竟突然死了10多万斤,很多人都认为是红蝶公司排放的废水污染了水源造成的。

  可大家家里都有人在红蝶公司上班,要是去找他们,工作还能保得住吗?为了不为难大家,巫秀益找到厂方的领导,要求他们对排放的有毒烟尘进行处理。可厂方却说他们排放标准是经过验收的,并不承认他们排放的烟尘对人体有毒害,巫秀益无功而返。

  1997912日至14日,下游那个养殖户养的鱼再次死去1.17万斤。该养殖户从重庆市渔政处,请来了水产工程师对死鱼解剖检验,证实鱼的死因与红蝶公司的排污有关系。

  听了这样的消息,巫秀益再也坐不住了,她赶紧挨家挨户游说:“权威认证红蝶公司的排污把鱼毒死了。现在他们排放的烟尘越来越严重了,即使毒不死我们,也会对我们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难道我们还继续眼看他们破坏我们的生存空间?”

  916日,在巫秀益的带领下,就近的居民们全都动员起来要求厂方整改排污,厂方最后只得答应,不仅将原有的烟囱加高,同时再在厂区的最高处修一道高烟囱,对生产的烟尘进行分流。

 

侵害升级与漫长举报

 

  然而,烟尘排放刚解决,更严重的问题却出来了。

  1999年初夏,几个孩子路过红蝶公司的废渣场到涪江边去玩,遇上红蝶公司的工人正往堆积如山的渣场倾倒废渣。液态废渣溅在了一名叫高攀的孩子的头上,他顿时感到头皮一阵火辣辣的灼痛,用手去抓时,他的头发却大片大片地掉落……

  为了不耽误孩子的最佳治疗时期,巫秀益和高攀的父亲一起来到红蝶公司,要求他们拿钱把孩子送重庆的大医院医治。

随后,巫秀益来到高攀受伤的地方,发现红蝶公司的废渣场存在着诸多安全隐患。她急切地向镇里有关领导反映,请他们出面干涉红蝶公司,要求他们规范处理生产废渣,以免伤及更多居民的人身安全,可红蝶公司无动于衷。她向铜梁县有关部门投诉反映后,红蝶公司才在渣场外修了一道围墙,防止倾倒的废渣外溅。

  可这道低矮的围墙对于早已堆积如山的废渣来说,几乎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巫秀益觉得这样的重污企业,应该彻底整治才是。她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收集关于红蝶公司倾倒废渣对周围居民的人身危害,以及废渣经雨水渗透,对周围及涪江下游的污染证据和材料。

  2000528日下午,家住离红蝶公司不到100米的周祖英在废渣场外,遭遇到了更大的不幸。那天,当她正经过废渣场外回家时,一大堆废渣液溅到了她的前面,她双脚踩进了废渣液里……

  经诊断,周祖英双腿大面积被深度烫伤,同时中了废渣中含有的砷、硫化氢等有毒化学物质的侵蚀。20033月,周祖英被医院建议截肢治疗。在巫秀益的鼓励下,周祖英一家把诉状交到了法院。红蝶公司的人却找到她的丈夫:“如果你老婆撤诉,还可以来厂里领钱治疗。要是坚持打官司,你们一分钱也别想拿,你也不用来上班了。”周祖英的丈夫赶紧从法院撤了诉,当天去红蝶公司领到了2000元钱治疗费。可随后厂方连一分钱都不再给她,不久丈夫的工作也没了。

  看到这些,巫秀益心里说不出滋味。经过多方努力,巫秀益查清了铜梁红蝶锶业公司原厂在青岛,因产生大量有毒气体和固废污染物,被青岛市民赶离了当地,来到了铜梁。

 

十年揭黑终现曙光

 

  20036月,红蝶公司开始在原厂区周边扩产建新厂房。投产不久,居民感到空气中的粉尘和废气污染更加严重了,身体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不适。其中,离扩建厂房不到100米远的刘登群全家浑身发痒,接着就长小包疹起痂壳。

  小镇的居民被折腾得寝食难安。在此后两三年的时间里,好多居民开始发病,有的不治而亡。一些有钱的人家搬到了县城里去,但大多数居民仍然留在这里,继续忍受粉尘废气的污染侵害。

  20049月,连续的雨水让红蝶公司的渣场流出大量的污水,致使黄家浩的天然鱼类大片大片死亡……

  20056月初,尽管与红蝶公司的抗争十分的艰险,但已是八旬高龄的巫秀益还是收集到了大量的证据,并写出了近20万字的投诉材料。615日是县长接待日,那天一大早,巫秀益等五人一起到红蝶公司的废渣场和污水口取了样品,赶到县政府大院,在烈日下等到下午两点半,她们终于向县长递上了投诉材料和污染样品。

  2005718日,她们拿到了县环保局的复函文件时,竟称红蝶公司扩产技改后达到了标准排放……更让她们感到恼怒的是,环保局居然避重就轻,将她们的投诉说成主要是噪音问题。随后,五位老姐妹又来到县信访办继续举报投诉,并把材料分别寄到了市人大、市纪委和市环保局。当这些机关、部门派人来调查时,红蝶公司却阳奉阴违。

  2007918日上午,正当巫秀益等待相关部门的消息时,她竟发现了红蝶公司另一隐蔽的污水排放口。眼看着浓黑如墨汁的污水流进回水处,浸透到居民的饮水井里。守着排污口的她和其他居民拨打了环保局的投诉电话,直到下午县环保局的监测人员才到现场来取了水样去检测。

  红蝶公司迟迟不给广大居民们解决饮用水,巫秀益只得和大家等待环保局的检测结果,可这一等就是3个月,不见环保局公布任何检测结果。

  2008115日,巫秀益等五人商量后,以举报和受害人的双重身份,将重庆铜梁县环保局告上了法庭。

  一个多月后,法院驳回了巫秀益等人的诉求。随即,她们又向重庆市中院提起上诉,中院仍维持一审原判。不得已,巫秀益于523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国家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对该条款作出相关的行政解释。

  半个多月后,北京一中院回复巫秀益,根据立案的相关规定,她须亲自去该院核实起诉人身份及其它事宜。考虑再三,巫秀益觉得自己的身体经不起长途折腾,只得暂时放弃诉讼。为此,她把厚厚的材料邮寄到了中华环保联合总会。

  很快,中华环保联合总会就派人现场调查,随后新华社等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引起了国家领导人的重视,作出批示要求重庆市委、市政府对该污染企业进行整治。

  725日,重庆市环保局局长亲自前往红蝶公司查看,发现巫秀益等人的举报完全属实,红蝶公司当即关停。

  巫秀益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有说不出的宽慰和高兴!十年来,她四处奔走,从古稀之年到了耄耋之年。2009122日,她告诉笔者,下一步她将请有关部门责成红蝶公司将倾倒的废渣运走处理,恢复当地原来的生态平衡,以及赔偿对广大居民造成的所有经济损失。

 

发布者: 菩提 发布时间:2009-04-03 点击率:233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69543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