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恶人高票当选的尴尬与无奈

在很多人眼里,李海忠无疑是一个恶人。

1989年,李海忠因抢劫建材商被判刑7年。2000年,他又因非法持有枪支而“二进宫”。2007年,李海忠再次犯下三项重罪: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案涉两条人命。他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但就是这个李海忠,在2004年东会村村委会改选时,以超过半数的选票第一个胜出,高票当选村委会委员,分管村里的治安工作。

 

恶人高票当选的尴尬与无奈

□文/王晓芸

 

打打杀杀的谁敢不选他

2008124日,记者来到北京朝阳区东会村。

刘老师家中,有一份很多村民都看过的报道。一篇《恶势力老大的发迹之路》,详尽地记录了李海忠从抢劫入狱的失足青年,到携枪带小弟的恶势力老大,再到高票当选基层干部的“传奇”人生轨迹。其中,“2004年,东会村村委会改选时,李海忠高票当选村治保主任”这句话,刘老师记忆特别深刻。

“您投了李海忠的票吗?”李海忠被抓走后,有人问刘老师。

“我才不会投他的票呢!我都这把年纪了,我不怕他。”刘老师说。

“李海忠靠的,就是这个。”刘老师将右手握成拳头:“之所以推选李海忠,一个字,怕。打打杀杀的,他要当,谁敢不选他呀。”

东会村地处通惠河北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管庄乡,京通快速路开通之前,东会村是一个偏僻贫困的小村庄。这里的村民,和大多数地方的老百姓一样,“天性胆小怕事”。

稻田能长庄稼,也能长稗草。民风淳朴的东会村也出了李海忠这样一个“另类”:“不管对方跟他多熟,翻脸就会动手。”李海忠因抢劫罪被判入狱7年,抢的就是与他关系很好的一个福建建材商。

李海忠有枪,很多村民都知道。对于可以杀人的枪,村民有一种本能的恐惧。“村里有一个开黑车的司机,就差点成为他的枪下之鬼。”

1998年,李海忠在歌厅内杀人,东会村也是人人尽知。“他连人都敢杀,还有什么坏事不敢做呢!”

“选举是无记名的,李海忠怎么知道谁投他、谁没有投他呢?”有人不解。

“投票时不写名字,但李海忠和他的手下人盯着你呀。你不知道,很多村民见了李海忠,就像老鼠遇到猫一样,心里就不敢有不选他的想法。”一位在路边修理自行车的村民这样解释。

“知道我们村的治保主任是谁吗?”

北京的第一场大风降温天气,让平日里喧闹的东会村寂静了许多。

“你到这家问问吧,我只能带你到门口。”说完,刘老师便转身离去,步子迈得飞快。

门虚掩着。一个身穿灰色鸭绒服的中年男子,正在院子里锯木板,“吱呀、吱呀”的。

“为什么选李海忠?”“鸭绒服”把手中的活停了下来。他搓着双手,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呵气:“选一个正派的人当然好啊,但东会村情况复杂,外地人又多。正派的人软弱,没有狠气。如果有了麻烦事,谁来保护我们呢!

李海忠家里,他是7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男孩,所以大家都叫他“小七子”。牢房里几进几出,小七子慢慢就变成了七哥。最风光的时候,他能在短时间内聚集百余名青年为之效命。“李海忠一跺脚,全村都得打哆嗦。”

有了李海忠,东会村的村民与外地人发生纠纷后,往往会吹牛:“知道我们村的治保主任是谁吗?是七哥李海忠。”

“有时,还真能吓唬一些人。”“鸭绒服”很认真地说。

东会村北面,建有一个市场,吸引了不少商户租用,其中多是东北人。

一位姓陈的村民在家门口与一名东北人相撞,摔碎了东北人手里的一个瓷花瓶。东北人说花瓶是文物,要求赔偿5万元。最后,看在李海忠的面子上,以3万元“赔偿金”了结。

还有一陈姓村民,在台球厅内打球时,挥杆打到了身后的一个东北人。正巧,东北人手腕上的表碎了。“这可是3万多块钱买来的金表。”最后,又是李海忠主持,陈姓村民赔了1.7万元。

“要查前任的经济问题

村委会里得有狠人”

双会桥附近,有一个开店的高个子中年人。

“李海忠为什么高票当选,这个问题问我,你算是找对人了。”“高个子”属于村里的能人之类,自己开店,还有私家车。

他说,村民惹不起李海忠,只是选他的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村民想借助李海忠的狠劲,查清前任村干部的经济问题。很多村民怀疑前任干部中有人侵占集体财产。“东会新村是用村里的地、村里的钱建起来的,但200多套住房只有40多户村民入住,其余都半卖半送给关系户了。”

知情人说,东会村在管庄地区的12个乡中,原来是最富的。后来东会村的地被征完了,村民也穷了。大部分村民除了在村办企业里上上班、打打零工外,就是吃“瓦片”,指靠出租房子收租金生活。

1993年,李海忠提前出狱。首先是摆了个小小的烟摊,日子过得紧巴巴。后来村镇公路改造,占了李海忠的烟摊,李海忠找到前任村干部刘大仲,说让给个混饭吃的地方。刘大仲一琢磨:就在村里混吧!

1993年,京通快速路修建,使偏居一隅的东会村变成了城乡接合部,也使东会村的流动人口多起来了。新的领导班子上台,为了管理外来人口,聘请了十几个外地青年组成联防队,任李海忠为负责人。

2004年,东会村村委会改选。有的候选人承诺,上台后把村民反映的问题查清楚。“但要和前任斗,村委里得有狠人。”

村民知道,要说村里的狠人,李海忠是公认的,因为他是当时村里唯一坐过班房的人。

随后,李海忠在2004年村委会选举中以超半数的选票第一个胜出,“毫无悬念”。

然而,村民的希望最终落空了。因为李海忠就是在前任村干部手里露头的,他不能“恩将仇报”。

李海忠在负责联防队时,因私藏枪支“二进宫”。但仅仅过了6个月,就被6辆奥迪车接了回来,并因此成为传奇人物。

第三次抓获李海忠时,民警从他家中搜出仿真枪两支、镐把3根、电警棍1根、警用大衣1件、警用汽车牌照一副。北京市二中院审理查明,1998年到2007年,李海忠及其8名手下先后实施故意伤害两起、敲诈勒索4起、寻衅滋事1起,共致2人死亡,1人轻微伤,涉案金额21万余元。

李海忠是2007130日被抓的,村里同年624日举行新一轮换届选举。“如果李海忠不是被抓起来,换届选举后的村主任极有可能是他……”

“你在胡说些什么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让“高个子”一下子止住了话头。“高个子”讪讪地说,他老婆回来了。女人全然不顾外人在场,指着男人的鼻子说:“你再胡说,小心李海忠出来割了你的舌头。”

“李海忠任治保主任,

村里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

“你说老百姓为什么选他?老百姓惹不起他不就选他了嘛。”一位“摩的”司机说,东会村北边的市场,曾是李海忠的天下,“李海忠经常带着手下向市场里的摊主收保护费,不给就砸摊子。”

据说,村南市场建成后,由李海忠承包,象征性地向村里交点钱,然后由他老婆向摊主收摊位费。“这种现状,仍在继续。”

东会村村委会,没挂牌子,看上去很简陋,门前挂着几条红布做成的宣传横幅。

村主任韩军对采访很谨慎:“采访的话,要经乡政府同意。”

此前报纸上说,在韩军的眼中,李海忠是一个称职的治保主任。韩军说,李海忠在社会上做了什么他不清楚,但每次村里有什么事派他去处理,他都毫不含糊。

“高个子”说,李海忠对村里安排的事“不含糊”,就是只要有“冒泡”的村民,都由李海忠去“管理”。

镜头一:2005年秋,村里郭老太在家门口盖房一大半后,村委会认定是违章建筑,要求拆除。多次交涉未果后,李海忠出现在郭老太家门口,只问了一句:“你拆不拆?”老太太立即让工人们拆房。

镜头二:2005年,刘姓村民在自家房里养鸡。因禽流感传播,村委会要求他交出家里的鸡。他不同意,还锁着家里的门,不让检查人员进。李海忠只说了一个字,“砸!”随后,一帮人撬开他家的门锁,砸开厢房门的玻璃,抄走了鸡笼。

李海忠在任时,村里再没人公开反对过村委会的决定。“在李海忠任治保主任的两年里,东会村范围内,还没有出现他解决不了的问题。”目前在村委负责治保工作的李平如是说。

 

   相关链接:
 · 封面:古代监察往事 [2018-01-16]
 · 2016年第13期 [2016-07-13]
 · 2014年12期 [2014-07-17]
 · “阳澄湖美,巴城蟹肥” [2013-09-26]
 · 《中国梦酒》原创设计大赛启动仪式 [2013-04-08]
 · 2011年11期 [2011-11-04]
 · 新浪网《廉政瞭望》官方博客开通 [2010-12-30]
 · 一场串标四幕剧 [2010-03-09]
 · 四方之乱 [2010-03-09]
 · 反腐败制度之刚性缺陷 [2010-03-09]
发布者: 菩提 发布时间:2009-04-24 点击率:2532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44470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