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劳资干部为职工维权沦为捡煤工

 

 

劳资干部为职工维权沦为捡煤工

◎文_黎明

 

1995年劳资专业毕业的孙根献,在河南禹州吕沟煤矿劳资科一干就是11年。然而从2006年至今,他的人生出现了一系列略带黑色幽默的转折:短短3年多,他被单位数次调岗、降职,从劳资科到机电科再到职工食堂,中间还曾被辞退,复职后被“发配”到次煤场捡煤……而一切的缘起,竟然就是他带头向矿上追讨员工该涨而未涨的工资和劳动法明文规定应付的假日加班费!

说起自己的经历,孙根献除了偶尔落下的泪水,更多的是一脸苦笑——依法维权、艰难抗争3年多,他一次次赢了官司,又一次次输给现实……

替职工争工资   无端被调岗位

今年37岁的孙根献是禹州市朱阁乡人,1995年从郑州煤炭管理干部学院毕业后到吕沟煤矿工作。“你学的是劳资专业,咱矿上正缺这样的人才,就到劳资科工作吧,以后好好干!”领导拍着他的肩膀鼓励道。

谁知才工作一年多,孙根献就闯“祸”了。

1997年前后,煤炭市场不景气,煤矿决定清退一些临时工,可是按政策该付给他们的“返乡储备金”却一直拖着。几百名农民工可怜兮兮地在院子里转悠着等钱,孙根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我也知道矿上资金紧张,要不先给一部分,剩下的打欠条日后再还?”他主动做起领导工作。领导非常恼火,事后专门把他叫到办公室拍起了桌子:“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1998年,孙根献与在当地一家民营企业工作的张红结了婚,第二年儿子孙淏出生。已为人父的他,仗义执言的性子还是改不了。不过由于业务确实过硬,领导拿他没办法。

转眼几年过去,煤炭价格不断飞涨,矿上的日子越来越好过。20061月,集团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宣布在上年度工资基础上人均上涨15%

然而,会开完两个多月,文件也下达了,职工们没见涨一分钱。有人就问孙根献:“听说领导们自己的工资都涨了?你是管工资的,帮我们说句话呗!”孙根献当场应允,转身就找了劳资科长。可科长一听直摇头,声称只能等领导主动落实。

孙根献的牛脾气又犯了,直接去找了矿领导。“一个人言而无信就显得轻率,一个企业如果不讲信用,还谈何凝聚力?”孙根献侃侃而谈,两位领导面面相觑。

回去之后,孙根献直接把职工应涨的工资列进工资表。想不到,这一举动竟成了他职场生涯的巨大转折点。2006630日上午,劳资科长把他叫到办公室,说:“接上级通知,调你到机电科工作。”孙根献愕然了:整个煤矿就自己一个学劳资专业的,调到机电科干什么?他扭头便去找矿长。矿长一句话撂了过来:“工作需要!”

机电科科长葛天保很同情孙根献,知道他不懂机电技术,只安排他抄抄电表,催催电费什么的。孙根献肚子里再多委屈,工作一点儿不耽误。那时他每天乘车到县城,再转一次车到煤矿,一天赶40多里地,没有迟到过一次。

可没多久,他又闯了一个更大的“祸”,这一次,连机电科也不敢要他了。

依法讨要加班费   被贬食堂掏炉渣

2007年“五一”假期,大多数职工都加了班,然而发工资时却没有领到依法应得的加班费。大家又想起了敢说话的孙根献。

当时煤矿已被河南有名的百亿煤电企业永煤集团收购,孙根献找到了新任总经理:“领导,我以前是干劳资的,据我了解,法定节日加班应该给3倍加班费……”总经理笑笑:“应该的事情多了!”“那按你的逻辑,国家的法律不是白制定了?”孙根献急了。总经理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走吧,你走吧!”刚出门,老总的短信就到了,内容只有一句话——“我不要求你学习永煤文化,感恩企业,起码不应该站在企业的对立面!”

孙根献决定向禹州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讨要加班费。等自己胜诉了,其他职工也会得到这笔加班费的,他想。

妻子张红不干了:“你要闲得发慌,就多帮我干点家务活!屁大点儿事也去打官司,还不够生气钱!”

果然,2007720,禹州市劳动仲裁委有了裁决,判定煤矿支付孙根献加班费408元,但是600元诉讼费却让他承担500元!

不顾妻子的苦劝,孙根献向禹州市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法院经审理,判决煤矿补发孙根献加班费386元,劳动仲裁费和诉讼费则双方平摊。判决送达后,一个小同事笑嘻嘻地问他:“孙哥,这回赢了吧?高兴不?我要是你就高兴不起来,小心赢了官司,输了前途……”

孙根献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真的被不幸言中。2007825,矿领导召集各科室(车间、区队)负责人开会,议题只有一个:各科室是否愿意接收孙根献上班。结果大大小小的领导无一同意接收。

次日,孙根献被调到矿职工食堂做清洁工,负责掏炉渣。

听他回家一说,张红当场痛哭失声,她把双方的父母都叫来了:“这男人我管不了,你们帮我管吧!”

好不容易把老人们劝走,孙根献倒在床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发呆:我为了公道去打官司,到底有什么错?

思想斗争了6天,91,孙根献还是去职工食堂报到了。食堂的职工基本都不搭理他,只有患有智障的工友艾青敏把他当成好朋友。一次,艾青敏含糊不清地告诉孙根献:“那天,主任说,领导有指示,谁也别搭理孙根献,领导说,就让他和傻子一起吧!”但孙根献仍热情地与每个人打招呼,干起活儿来也特别卖力。

食堂主任有一天实在忍不住了,悄悄对孙根献说:“大兄弟,你是个能伸能屈的汉子!我只是领导发号施令的传声筒,请你谅解……”孙根献笑笑:“我知道,你也不容易。”

没多久,孙根献再次向禹州市仲裁委提起申请,请求恢复其劳资科的工作岗位,并补偿岗位调动给自己造成的损失。两个多月后,仲裁委仅裁定吕沟煤矿支付孙根献职工食堂与机电科工作岗位之间的工资差额。孙根献不服,向禹州市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矿方于是开会讨论如何防止孙根献到处告状上访,影响煤矿的安定局面。会后,企管科科长向孙根献传达了会议精神:今后每周一至周五你务必正常上班,调休必须在双休日内调,否则按旷工处理。

双休日法院工作人员是不上班的,这等于堵住了他去打官司的可能。见对方搬出了“劳动纪律”,孙根献心里一紧:自己当初去食堂报到迟了6天,会不会被翻老账当成旷工呢?可是就算旷几天工,大不了扣点儿工资,总不至于辞退吧?直到此时,孙根献仍然在按照自己的劳资专业知识思考问题。

维权再起祸端  一贬再贬沦为捡煤工

20071224,吕沟煤矿真的解除了他的劳动合同:其中一个理由就是他有6天旷工。

回到家,妻子已经欲哭无泪了。儿子孙淏关心起爸爸来:“爸爸,妈说你被单位开除了,是不是真的?”“当然不是!”孙根献摸着儿子的头说,“爸爸是好人,好人怎么会被开除呢?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爸爸是个了不起的英雄……”

“狗屁英雄!儿子的书费都交不起了!”妻子痛骂他。

孙根献好不容易应聘到一家中型企业人事管理部门工作。可刚上班两天,对方就听说了他打官司的事,让他走人。

…………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0-03-18 点击率:238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91018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