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科普作家怒揭“刘太医”画皮

 

科普作家怒揭“刘太医”画皮

■文/杨龙升

 

陈祖甲是《人民日报》资深记者、科普作家。20089月,其胞妹陈祖申不幸被查出患了胃癌,其科学家妹夫却听信“刘太医”的教导,拒绝开刀、化疗和放疗……两个月后,陈祖申离开了人世。这个“刘太医”何许人?妹夫为何对他深信不疑?

信“太医”不信科学

2008926,陈祖甲得知刚过花甲之年的妹妹陈祖申被确诊患了“印戒细胞胃癌”。陈祖甲仔细阅读了活检、CT等检查报告单。还好,淋巴没有异常,可能还没扩散。

陈祖甲有过多年跟癌症作斗争的经历。1989年,他患过鼻咽癌,做了手术。1991年,癌症复发,并转移至颈淋巴,不得已切除了9个淋巴结。如今17年过去了,癌症没有复发,不治之症治愈了。

然而,在所有专家都建议陈祖申“立即住院、立即开刀”的情况下,妹夫王永成却在与一个叫刘弘章的人商量之后,决定采取保守疗法,依照“三分治七分养”的办法硬闯鬼门关。

“糊涂啊!真是被灾难吓昏了头!”陈祖甲暗暗叫苦,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

妹妹和妹夫非常恩爱。妹夫病急乱投医的心情,陈祖甲完全能体会,但他比妹夫更了解刘弘章。

刘弘章号称刘太医、刘爷、博士,天津市塘沽区人,他宣称自己是明朝万历年间太医刘纯的后人,又获得过国外的医学博士学位。最近几年,他开办了太医网,出版了《刘太医谈养生》、《三分治七分养》等畅销书。而且,他自称有能治疗包括各种癌症、糖尿病、不孕不育等疑难杂症的祖传秘方……对刘弘章的太医身份和学术光环,陈祖甲和许多科普人士一样,一直心存怀疑。

但王永成为何对刘太医深信不疑呢?

“秘方”葬送妹妹性命

陈祖甲知道,妹夫这么坚持,也有他的理由。

20069月,王永成因患糖尿病住进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治疗将近6个月,但一些病征指标却迟迟未见好转。其间,有朋友过来看望他,并向他推荐了刘弘章的太医网。

于是,王永成买来《刘太医谈养生》认真研读,按书中“刘太医”的建议,以喝凉开水、开胃汤和肉皮汤等来治疗。过了一阵子,奇迹真的出现了,经检查,那些顽强的指标还真降了下来。

出于感激,20075月,王永成还带妻子去天津拜访了“刘太医”,此后他对刘弘章的信任显然加深了。

陈祖甲一再提醒他:“别忘了,在你住院期间,医生给你开过不少药,不能将成绩全算在刘弘章头上。”

然而,王永成根本听不进妻兄的提醒。尤其作为科学家,他非常清楚当代医学的缺陷。

他给在新加坡读书的儿子的信中说:“活检怎么断定为胃癌?是真癌还是假癌?不管刘弘章是否是骗子,总之,他让你妈妈没急匆匆地去吃刀子……”

“妹夫简直是走火入魔了,居然怀疑起确凿的医学检验结论!”陈祖甲欲哭无泪。他痛苦而无奈地回复:“应立即去肿瘤医院治疗。拖延只会害了自己。”

而固执的妹夫完全将宝押在了刘弘章身上,他虔诚地一边陪妻子研读“刘太医”的书,一边按“刘太医”的指点去喝肉皮汤。

陈祖申喝过五天汤后,吐出两个类似青枣的肉丸,顿感舒畅了许多。

王永成百感交集,妻子这下有救了!

王永成将这个喜讯告诉亲友。陈祖甲接到邮件后,心里顿觉安慰。然而,他很快就有了更为不祥的预感,作为老科普工作者,他非常清楚一个基本的科学常识:不可能用一种简单的方法,治愈几乎所有的疑难杂症。不强调病理,也不讲究药理,这是古今中外骗子的惯用伎俩。

随后几天,陈祖甲还是坚持与妹夫进行邮件沟通、电话辩论,一遍遍告诫。

王永成对妻兄的指责特别反感,回复邮件说:“我与祖申亲自到过刘弘章家,他家墙上挂着‘瘤科世家’的牌匾,还有三联出版社正式给他出的图书。他是太医后人、医学博士。你说他是假的,请拿出证据来!”

然而到了200811月,陈祖申病情恶化,出现呕吐、脱水等症状,只得去医院输液。123,她突然昏迷、吐血。陈祖申吐血时,在场的一个“刘太医”粉丝还安慰她说,别担心,这些不是血,是逼出来的毒素,吐出来更好。

然而,无论“刘太医”的光环多么耀眼,无论王永成教授如何迷信他,124日凌晨,陈祖申还是闭上了眼睛,此时,离癌症确诊仅仅两个多月。

王永成望着妻子的遗体,悔恨、懊丧和自责啃噬着他的心。

刘太医们有“隐形的翅膀”

妹妹不幸去世后,陈祖甲悲愤交加。起初,他很恨妹夫。然而,随着他了解的情况越来越多,他开始理解妹夫:“他虽然在计算机软件领域是权威,但人单纯,面对巧妙伪装的骗局,他的识别能力不比别人高。”而且,与以往的神医不同,刘弘章等人骗术非常高明,他们不仅懂得攻心,更善于借助当代的传媒工具进行立体包装。

200979,陈祖甲将一本名为《刘太医调查——生命的疆界》的书拿到记者面前。这本书自称是对“刘太医”“三分治七分养”所产生实效的调查报告。受访者遍布全国各地,有教授、欧洲院士、官员、企业主、医生、教师、工人、农民等,年龄最大的90岁,最小是婴儿。受访者的病症分别为癌症、乙肝、糖尿病等多种疑难杂症。调查结论是,刘弘章治疗方法的疗效普遍好于医院的常规治疗,明显具有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优势……

“显然,这根本不是科学调查报告,而是赤裸裸的自我宣传、炒作广告!仙丹都不可能有这么神奇的疗效!”陈祖甲显得有些无奈。他查阅相关法律法规时发现,对于电视、报刊和互联网,登载广告时均需要明确注明“广告”字样,而对于图书中是否包含广告性质的内容,则没有相关规定。这意味着,读者奉为圭臬的养生保健类书,很可能就是某些商业链条上的广告!

在这本沉甸甸的调查报告中,提到了广东省中山市火炬区科协副主席田正义的治疗案例。陈祖甲很想知道,身为科协副主席,他为何甘愿做刘弘章的吹鼓手?经过曲折的电话沟通,陈祖甲了解到,田正义的确按刘弘章的方法,没动手术,也没有接受任何放化疗,只喝汤、吃刘弘章的药,最后病好了。然而,他承认,3年前是否真患了癌症,良性还是恶性,自己并不肯定,因为没有做手术,也没有做活检,无法确认。他表示:“刘太医建议多喝肉皮汤和果汁,这的确对养生有好处。但自己服用过他的控岩散,却没什么效果,他的宣传明显夸大其词。”

记者在天津市塘沽区采访时,无论见多识广的出租车司机,还是唐山里小区附近的药店,几乎没人听说过“刘太医”。在位于唐山里小区的刘弘章家门口,一位老大娘一脸不屑地说,他以前就会看头疼脑热的小毛病,没听说能治啥癌症……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0-04-16 点击率:2344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69121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