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白庙乡裸晒账本的台前幕后

 

白庙乡裸晒账本的台前幕后

■文·图/本刊记者 王春

 

2010年全国人代会闭幕前两天的312,天涯社区上的一个帖子《中国第一个全裸的乡政府》,让名不见经传的四川省巴中市白庙乡立即成为全国舆论关注的中心、全国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并惊动了国务院。

这篇名为《四川省巴州区白庙乡政府机关20101月公业务费开支公示》的帖子显示,1月份,乡政府支出公业务费44笔,共8240.5元,其中最大的一笔开支是,124招待“财务预算公开民主议事会观摩来客”,花费1269元;最小的一笔开支为“购买信纸”,花费1.5元。在公示的表格中,每笔开支的证明人一栏都填写着乡纪委书记“陈加才”的名字。在乡政府网站上,还公开了包括乡党委书记、乡长等所有公务员的工资单,乡党委书记张映上的工资合计为2929元,乡长欧明清的工资为3136元,基本工资、级别工资、工作补贴等所有工资项目全部列出。

一“裸”惊天下。在随后的几天里,各路媒体记者纷纷奔赴白庙乡采访报道。

从四川省会成都到巴中市区一般需要7个多小时的车程。从巴中市区到白庙乡大约50公里,中间还要经过10公里左右的石子路,汽车经过之处,尘土飞扬。317,经过1个小时的车程,记者从巴中市区来到了白庙乡。

白庙乡位于大巴山深处,海拔1000多米,总人口1.1万,人均年纯收入3300多元,乡财政基本靠国家转移支付。此外,白庙乡还是四川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的实验基地和巴中市委党校的教学联系点。

目前乡政府靠租用的房子办公,房子的背后是裸露的岩石。乡纪委书记陈家才说,乡政府的办公楼因为2008年汶川大地震成为危楼被拆除后正在原址修建,今年可以落成。白庙乡政府门前有一个大型展板,其上贴满了乡政府公示的一些内容,其中就有一、二月份的公业务费支出。

在白庙乡党委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36岁的乡党委书记张映上。看得出张映上有些紧张和压力,成为网络红人的他要面对那么多的媒体记者显然心理准备还不够,或许还因为公业务费中的招待费受到了网友的质疑。20101月,招待费用达到5425元,占总开支的65%以上。由于公示了招待费的用途带来的压力,有的区级部门领导退还了白庙乡政府支付的接待费,有的单位甚至还打电话给他询问究竟,随后陪同记者前来采访的有关部门纷纷自掏腰包解决就餐问题。

“一月份招待费占的比例比较大,一是因为统计人员不专业,把参观的费用、会务人员生活餐、工作人员加班餐也算入了招待费;二是因为一月的总结检查会议多,来客比较多。而我们乡一年的公业务费10来万元,招待费2万多元。”张映上解释了网友质疑一月份招待费比例较高的问题,“我们刚搞这样的网上公示,肯定有不完善的地方。通过媒体的报道质疑,我们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对于网上对公开的内容是否经过了技术处理的质疑,陈加才说,“公业务经费支出,要先申报,得到许可后才能承办。每月上旬乡里召开由10多人组成的财务领导小组会议,经办人在会上就开支作出说明,大家认可后,纪委书记签证,然后经乡长审批,最后由乡党委书记审批盖章,才能报销。我们已经试行了两个月了。”

 

有人顾虑这样“得罪人”

白庙乡全裸晒账本的直接起因是今年124日在专家观摩指导下的预算公开和民主议事活动。

会议在白庙乡中心小学一间教室内进行。参会专家有中国与世界研究所所长李凡、四川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大鹏博士以及时任巴中市委副秘书长王国旗等。参加会议人员包括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各村(居)委会代表,在外工作人员,大学生村官,回乡创业青年,教育工作者,退休老干部,社会知名人士代表等72位社会各界代表,来自全乡11个村(居)委会、64个村(居)民小组。巴中市委、巴中市人大以及巴州区委派人旁听。

每个参会人员手中有一份“巴州区白庙乡2010年财政预算公开资料”,包括:巴州区白庙乡2009年度财政决算情况说明,2010年财政预算编制原则和口径,2010年财政支出预算表(预算内),2010年单位在职人员工资情况表,2010年单位离退休、长赡人员情况表,2010年村干部工资预算,四川省巴州区白庙乡财政预算公众参与试行办法等7份材料。

正式会议之前,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首先阐明会议主题:“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让你们对政府的财政预算提意见,听取大家对政府办公益事业的意见,并投票表决出最盼望办的公益事业。”

在讨论中共有14名参会代表先后发言并提出问题及建议。针对提出的问题,乡长欧明清这样回答:“农网改造确实存在问题,我们在2010年要千方百计想办法完成。”张映上作答:“没有解决好老百姓的饮水难问题,我感到非常惭愧。我们的财政资金全靠转移支付,我们公开财政预算的目的,就是让老百姓来提建议,把最有限的财力用在刀刃上,解决老百姓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张映上告诉记者,参会代表经过票决,宣布白庙乡2010年最急需办的3项公益事业是:乡道路硬化、农网改造和农村安全饮水。

最后,张映上做小结发言。发言前,他特意走到发言桌前面,面向参会代表深深两鞠躬:“财政预算公开是亮政府家底,顺应了民意;代表集中议事道出了百姓心声,集中了民智;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保障群众的知情权、监督权,是发挥群众参与全乡社会经济发展的主体作用,也促使我们干部从老百姓最盼的事做起。”

“这可谓开我国中西部省区财政预算公开之先河。”世界与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孟元新事后评价说。

“活动结束后,王国旗秘书长对我说:‘能不能把公业务费在网上公开?’我回答说:‘完全可以。’随后我马上和班子成员进行了研究。当时有人有顾虑,认为把招待上级领导的接待费公开了,容易得罪人,百姓看见一次吃了34百元会对我们有看法。还有人认为,这样会影响上面对我们的项目资金的投入。”张映上告诉记者。

但在王国旗等人的鼓励下,张映上等人最终把《白庙乡2009年财政决算情况说明》、《白庙乡2010年财政收入项目表》、《白庙乡2010年财政预算支出项目表》和一、二月份《乡政府机关公业务费开支表》挂上了白庙乡网站。

 

并非偶然的“全公开”

网上公示公业务费,尤其是招待费,无疑会触动一些官场潜规则,白庙乡为什么敢于率先吃螃蟹呢?

张映上说:“近年来,中央、省、市、区委政府要求政务财务公开,李书记(巴中市委书记李仲彬)要求‘让一切权力在阳光下进行’,而要让财政权在阳光下被晒出来,就得公开,锁在柜子里那就不是晒出来。有的老百姓看见一些干部吃吃喝喝,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了消除误会,就要通过公示让数据和事实说话。”

“白庙乡的实践,在巴中不是个例,不是偶然。”在巴中市委宣传部提供给记者的材料中这样写到。

317下午,巴州区召开媒体见面会,在会上,巴州区委书记廖伦志告诉记者:“白庙的做法提供了一个推进基层民主政治的新平台,巴州区在总结完善后将在一个月后在全区所有乡镇全面推开,区级部门也将在取得成熟经验后,有序推进。”廖坦言,白庙乡裸晒账本前,他并不知情,网上热炒后他才知晓的。

然而在舆论的推动和倒逼效应下,很快,巴州区经过调研决定正式在全区各乡镇、城区街道办事处及其所辖村、居民委员会推广白庙乡经验,319,巴州区对此进行详细部署。

记者在巴中短短的几天采访中,在谈及白庙乡成为“第一全裸政府”的背景时,不少官员都谈到一个人——巴中市委书记李仲彬,大家认为这和李仲彬在巴中推行的“阳光党务”、“阳光政务”、“阳光权力”有密切联系。事实上,李仲彬在听取了王国旗关于白庙乡的做法汇报后对王国旗说:“请转告张映上,市委支持他。”

而李仲彬在成都市新都区执政时就提出了“阳光政府”“裸体政府”的概念。李仲彬在担任巴中市委书记后,巴中向百姓开放了党委常委会、全委会,人大常委会,政府常务会,乡(镇)党委会。

在这样的大环境和氛围中,巴中市委党校想找一个单位搞财务公开的试点。王国旗征求一些单位意见时,不少单位认为,公开财务是好事,但怕惹非议。巴中是贫困地区,靠自身的力量很难发展,很多项目靠向上争取,其中的一些公关活动不好公开,还有人认为公开财务会束缚自己的手脚,会影响职工的福利,因为有的收费是在打政策的擦边球。因此,顾虑重重。

为此,王国旗把情况向李仲彬做了汇报。这时,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进入了王国旗的眼帘。张映上是巴州区大河乡人,曾做过白庙乡纪委书记和大河乡乡长,20079月就任白庙乡党委书记,正攻读四川省委党校的公共管理专业研究生。张映上经常到巴中市委党校的教学点上课。在与张映上的接触中,王国旗感觉张映上有政治责任感和忧患意识。而白庙乡的前任领导因为党务、政务、财务不公开,导致干部、群众意见很大,最后下台。张映上认为,“百姓对政府有误解,很多是因为财务没公开,公开便于百姓与政府的关系改善。”

就这样,自称“无整钱贪心”的张映上在124的民主议事会后把乡政府的账本晒上了网。

“没想到网络的力量这么强大,让白庙乡的财务裸晒做法成为全国关注的中心。当初我们到处找影响力比较大的媒体报道,人家都不理睬呢。”一直指导白庙乡政务公开的王国旗不无感慨地说。

无独有偶,天涯社区上的帖子上网时间是312,此时,正值在全国“两会”期间,而此前的35,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深入推进政务公开,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据悉,国务院已要求四川省政府把白庙乡的做法写成专报送交国务院。

 

  

附评:政府自“裸体”走向权威

■文/彭穗宁 

“裸体”,让白庙乡一夜之间闻名全国。

其实,这一举措并非偶然,它与巴中市多年来推行“阳光政府”的努力有着密切的关系。

阳光政府最根本的特质是透明,它要求政府必须在阳光下行政,实行政务公开,使人民充分享受知情权和监督权。

目前我国各级政府实施的政务“六公开”,一般是指政府文件公开、重大决策过程公开、政务活动公开、办事程序公开、收费公开、处理结果公开,唯独没有政府的财政支出公开。而政府财政支出公开,才是建立廉洁政府、可控政府的关键。

必须看到,今天由于政府行政开支的不断高涨,已经引起公众的极度不满。据悉,2006年中国行政管理费用已经占财政总支出的18.73%,高出世界平均水平25%;从1986年到2005年中国人均负担的年度行政管理费用20年增长了23倍,而同期人均GDP只增长了14.6倍。

另据《中国青年报》问卷调查报道,有98.3%的公众认为:我国行政成本浪费现象普遍。当今中国,人均负担的年度行政管理费远远超过经济发展水平。老百姓反映最强烈的“三公”,即“公款招待”、“公车支出”、“公务考察”,屡禁不止,并由于其暗箱操作,正在成为藏污纳垢,滋生腐败新的温床。

温总理在本届人大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而这个条件,就是政府必须“阳光”,特别是财政开支阳光,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白庙乡“全裸政府”在这个时候出现,自然受到社会的欢呼和好评。

然而,“政府全裸”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忧虑,担忧伤害政府的形象、危及政府的权威。

其实,现代意义上的“权威”,不是“强制”或者“控制”,其主要含义是一种制度化的权力,是对于这种权力的自愿服从、是规范化的控制。政府权威自然离不开国家机器的保障,但更具有决定意义的,则是来自社会公众对政府权力运行的认同与服从,也就是政府在公众中享有的威望和公信力。

由于政府权力来自人民的授权,人民自然有权了解和把握政府权力的运行。对人民公开、阳光行权,政府才会得到人民的认同,在民众中享有威望,自然就是一个有权威的政府。

因此,政府权威与政治民主的发展是有内在关系的。政府权威也只有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之上,并依靠民主的制度和原则进行运作,才能巩固和持久。

其实,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讲,民主政治就是人类协调社会关系,控制社会秩序,管理社会事务的公共权威现象,服从权威与发展民主都是社会公众意志服从与表达的体现和反映。

当今我国民主政治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公众对于公共权力的运行,有更强烈的知情和监督的诉求,以保证公共权力更好地为公众服务。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一方面要科学地运用自己的权力,有效地控制和整合社会,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又要顺应时代和民意的要求,推动政务公开化、制度化的进程,二者必须协调统一,相携并进。

因此,顺应民意,敢于公开政府运行,特别是敢于公开政府行政开支,既是提升政府功能的内容,提高政府效率的要求,又是社会有序运行的要素。敢于公开的政府,也就在这一过程中,赢得了民众的认同,获得了权威。

“全裸政府”的出现,反映了民意期盼,老百姓期盼有更多的政府“全裸”,不仅是“乡镇”政府、应该还有县政府、省政府。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0-06-29 点击率:2203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16653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