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北京网监处长“暗算”杀毒专家

 

北京网监处长“暗算”杀毒专家

■文/栋天 运东 

 

201024上午930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被告席上,55岁的于兵耷拉着脑袋,没了在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当处长时的神气。4年多前,正是此君接受某著名杀毒公司的“请托”,一手导演了“全国首例网络病毒传播案”,致使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田亚葵身陷囹圄、董事长刘旭“败走”福州。

如今真相终于大白,田亚葵和刘旭第一时间接受了本刊专访。

 

被诬网上“传播病毒”,

杀毒公司副总突遭刑拘

2005830深夜,北京某小区。

大约凌晨两点,一阵猛烈的敲门声骤起。田亚葵急忙过去开门。门一开,冲进来的竟是一群公安人员,有人举着摄像机,对着只穿着内衣裤的他不停拍摄,有人则迅速冲入各个房间,训练有素地搜查。

一个领队模样的人走到他面前:“我们是市局网监处的。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现依法对你进行拘留……”边说边向他出示了一张拘留证。“搞错了!我们公司是做杀毒软件的,怎么可能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田亚葵试图解释,可无济于事。

田亚葵被带出了门。转身那一瞬,看到妻子惊恐的眼神,看到女儿脸上滑下的泪珠……

田亚葵时任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是业内大名鼎鼎、国家863计划反计算机入侵和防病毒研究中心的特聘专家刘旭。两人以前在一家国内著名的王牌杀毒软件公司同任副总经理。20051月,刘旭成立微点公司后,邀请田亚葵加盟。

公司成立数月后,刘旭研制出第三代计算机主动防御反病毒软件,弥补了此前的杀毒软件识别不了未知病毒的重大缺陷。

按规定,反病毒软件要先经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检测合格,才能取得公安部颁发的销售许可证。就在田亚葵精心准备这一工作的时候,突然遭到莫名其妙的拘留。田亚葵不由得联想——他们的新产品一旦面世,势必颠覆杀毒软件市场格局,而当时占据全国市场份额高达70%的,恰恰就是他和刘旭两人离职的那家公司。

离开田家,警车又直接开到了微点公司。上了楼,警察直奔几十台办公电脑,那里面有公司核心的技术机密。田亚葵据理力争,提出这样的扣押起码应有两个以上见证人,警察找来大厦保安签字见证。田亚葵又提出要通知董事长刘旭。但警方没答应,并直接没收了他的手机。

被带到网监处时,天已放亮。提审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警方问来问去,主要问两点:有没有在网上传播过病毒,病毒样本从哪里来。

田亚葵心头一凛:想出这一招的人真够狠——杀毒公司副总在网上传播病毒,不等于补胎店的老板在马路上撒钉子吗?一旦被对方“证实”这一点,刚成立的微点公司将会遭遇一场灭顶之灾!田亚葵坚决否认所谓的“罪名”。

早上9点,预审结束,田亚葵被关进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此时的刘旭,已经知道了搭档被抓的事。早上匆匆赶回公司,看到一片狼藉,办公电脑不翼而飞,他的头“嗡”的一声。

愤怒,疲惫,无奈。刘旭闭上双眼,一个熟悉的名字浮现脑海:于兵。拘留田亚葵的人是市公安局网监处的,而于兵正是该处的处长!

围绕着于兵,刘旭回忆起更多的细节,如今看来,这场行动早就开始部署了。

几个月前,于兵属下的一个案件队副队长就先是大赞刘旭这个产品“了不起,要改变杀毒市场的格局”,之后多次带人来公司做“资质调查”。其间问过他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如果有人举报你传播病毒,怎么办?检察院、法院又不懂,如果有人请院士、专家站出来说你传播病毒,怎么办?”当时刘旭没往心里去,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试探。至于于兵本人,还给过他一个更加奇怪的“建议”:要么将公司卖给更有实力的公司,比如他的老东家那样的;要么索性离开北京,将公司搬到他的老家福建去……

刘旭拒绝了他的建议。没想到,一个多月之后,就有了田亚葵被抓的事件。

“亚葵没犯任何罪,这是冲我来的,冲我们的新产品来的。”镇定下来,刘旭第一时间安慰于虹,“你一定要跟孩子说清楚,让她千万别受影响。”

 

身陷囹圄与“败走”福州,

两个家庭备受煎熬

可是,刘旭很明显低估了对手。

96,先是网监处向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发了一纸公函,指微点公司因涉嫌一桩刑事案,新产品暂时不能接受检测;两天之后,于兵又以微点公司存在“网络安全隐患”为由,要对其行政处罚:公司半年内不能开计算机,不能连互联网。

走投无路之际,刘旭喟然长叹:看来只有接受处长大人的“建议”,暂时先回福州了。

9月底,带着公司主要研发人员,刘旭一行登上前往福州的列车。站台上,他抱了抱田亚葵的女儿,又抱了抱自己的女儿,想了想,只对她们说了一句话:“要不了多久,你们的爸爸都会平安回来的。”两个女孩小声哭了起来……

在福州的半年时间,刘旭将精力全部用在继续研发上;留京的员工则一边接受着不开电脑不上网的“处罚”,一边默默坚守岗位,没有一人离职。

刘旭和员工们还可以相互扶助,看守所里的田亚葵则孤单得多。

刚进看守所,他就被剃了光头。脸面和尊严仿佛随着剃去的头发一起荡然无存。接下来,像其他“新丁”一样,他也被喝令脱光衣服接受检查。

接下来的生活更是他无法想象的。白天,他只能长时间坐在一张木板上,不让干任何事,不让随便说话,头顶有监控录像,屋里有“牢头”盯着;晚上,他整夜整夜睡不着……

而于虹每次到看守所送吃穿用品,都见不到丈夫,只能通过管教传两句报平安的话。女儿想爸爸,只能晚上捂着被子哭。于虹见这样不是办法,跟刘旭的妻子一商量,索性把女儿送到她家小住。两个女孩学会了互相打气、相互支持。

 

沉冤终得昭雪,

处长受贿导演弥天假案

20063月,网监处的“处罚”到期,刘旭回到北京,开始为营救搭档展开调查取证。

北京市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认定:田亚葵于2004122119许,在使用笔记本电脑与互联网连接的过程中,运行或激活四种计算机病毒,致使与其使用同一路由器连接互联网的两家公司被感染计算机病毒,造成经济损失18万元。

刘旭感到可笑至极。首先,公安局认定的“传毒”时间是20041221,传播方式是通过电话线(ADSL),可微点成立于2005127,田亚葵这部电话更是41才安装的;其次,所谓的四种病毒,逐一甄别后发现,要么原本不能传播,要么早已不能再传播。而且经国家信息中心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重新鉴定,田亚葵电脑中有三种病毒从未被激活过。

没有激活就不可能传播,那么两家“受害单位”从何而来呢?查出真相后,刘旭简直不敢相信:两家单位均是在于兵等人“授意”之下打印了一份“感染病毒”的《情况说明》并加盖公章的……

胜利的到来,总会有些前奏。20066月,妻子通过管教告诉田亚葵,女儿如愿考上了人大附中的高中部。女儿的喜讯给了田亚葵信心。果然,728日下午,田亚葵被取保了。

真正的清白到来,又用了一年多时间。20071220,田亚葵拿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彻底洗清了罪名。1229,刘旭的这项成果被科技部批准列入国家863计划课题立项。2008121,技术顺利通过检测,215目,他们拿到了两年前就该拿到的那张销售许可证……

这一定不是于兵等人希望看到的结局。不过此时此刻,于兵等人已无暇过问了。由于刘旭的举报,于兵的几个下属首先受到调查。2008918,已经外逃到南非的于兵被押解回国。

据北京市纪委查明,田案所有证据都是于兵一个下属硬“做”出来的,4种病毒也是其有意挑选的;而于兵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铤而走险,也果真是接受了刘、田二人前公司的“请托”。

刘旭和田亚葵把一切交给了司法,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20081018,微点公司收到北京奥组委的感谢信: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唯一使用的反病毒软件就是出自微点,而它“成功阻止了黑客对运营中心数百台电脑的攻击”。2009413,产品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安全检测认证中心颁发的“军用信息安全产品认证证书”。

201024,于兵被控“贪污、受贿、徇私枉法”,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审理查明:于兵共收受1400余万元巨额贿赂,其中有420万元是受托打压微点公司的贿款(“请托”公司一名常务副总裁已因涉案被依法逮捕)。

 

 

发布者: 美国短猫 发布时间:2011-01-06 点击率:246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44471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