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贪父母携子末路奔逃13年

 

贪父母携子末路奔逃13年

_惠之

 

抱着婴儿亡命天涯

 

“彬彬,我们带着你颠沛流离,让你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欺辱,是我们对不起你!如今,你整日沉迷网络、自暴自弃,妈妈心如刀割啊!爸妈已经毁了自己的人生,不希望看到你继续沉沦。孩子,我不怕你恨我们,只求你早点清醒,将来好好做人,千万不要重蹈我们的覆辙……”这是浙江省天台县一个贪污犯母亲陈婉珍写给儿子的信。

2012329,浙江省天台县人民法院宣判了被媒体称为天台“第一贪”的经济大案:陈婉珍伙同丈夫陈珏挪用、贪污公款339万元,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和18年。

12年前的199810月,“陈婉珍携款跑了,厂子要垮了!”这个消息在天台县城疯传。

当时正处于改制阶段的国有天台机械厂遭遇重大风波,出纳陈婉珍从企业账户提取110万现金,在归还部分债务后,与丈夫陈珏携带61万元潜逃……陈婉珍还“礼节性”地给当时的机械厂厂长留下一封信,讲述自己挪用巨额公款无法归还的事实。厂长读着陈婉珍的信惊呆了!

当天,天台检察院成立专案组,一边清查企业财务,一边追逃。

陈婉珍除携款潜逃外,还涉嫌挪用公款200多万元。当时天台机械厂职工年均收入只有七八千元,陈婉珍夫妇几乎卷走了全厂职工一年的血汗钱。飞来横祸让转制中的天台机械厂陷入困境。

此案轰动了天台乃至浙江省。公安部发出B级通缉令。但一次又一次的追捕,公安检察干警均劳而无功。陈婉珍夫妇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杳无音讯。

原来,为了帮丈夫私人开的公司“救急”,陈婉珍铤而走险,先后7次将近121.8万公款转到丈夫的公司账户,但这些钱依然没能帮陈珏填补窟窿。

19983月,陈婉珍又将30万公款转到陈珏公司账户供他炒股。但没过多久,这笔钱就在股市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5月初,陈婉珍生下儿子陈彬彬。休完产假上班不久,她得知自己所在的机械厂将要改制,一次全面的财务清理使得罪行暴露在即。陈婉珍不由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

陈婉珍泪水涟涟地对丈夫说:“当初真不该听你的话,看来,眼下我们只有去坐牢了!可怜的彬彬,这么小就得不到父母的疼爱了。”陈珏思考再三,说:“三十六计,走为上。”

陈婉珍见过一些没父母管的孩子,学习成绩一塌糊涂,还沾染了许多不良习气,被众人所唾弃。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变成那样。爱子心切的她同意了丈夫的建议。

199810月,陈婉珍怀抱出生才5个月的儿子和丈夫一起走出家门直奔上海。两天后,两人乘火车逃往重庆,化名在渝中区的闹市租住了一套又破又旧的小房子。

 

13年搬家38

 

逃亡的日子非常难熬。每当听到大街上传来的警笛声,夫妻俩便会惊恐得面面相觑;每逢有人上门来收水电煤气费,听到敲门声,他们就以为是警察找上门,迟迟不敢开门。刚过半岁的儿子经常夜啼,一次,神经高度紧张的陈珏突然用被子死死蒙住大声啼哭的儿子,陈婉珍吓得半死,赶紧让丈夫住手。陈珏喃喃地说:“我是怕彬彬这样哭把警察招来啊!”

在渝中区仅仅住了3个月,不堪精神压力的陈婉珍和丈夫又抱着孩子,搬到重庆市城乡接合部的江北区花园村,租住在一套破旧的农民房里。

半年后,眼看平安无事,陈珏夫妇紧绷着的神经才渐渐放松下来。陈珏用假名补办了一张身份证,到证券公司办了开户手续,从当初逃亡时带出的巨款之中拿出58万元投入股市。然而,仅仅一年,他投入股市的58万元便所剩无几!

陈婉珍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20017月的一天深夜,陈婉珍悄悄起床,摸黑拧开了出租屋里的液化气罐,打算和丈夫、孩子同归于尽。正在此时,彬彬突然哭闹起来。孩子的哭声将陈婉珍惊醒:一个母亲怎么能忍心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啊!于是,她赶紧拧紧液化气罐,抱着彬彬失声痛哭……

2002年初,陈婉珍和陈珏当初逃亡时带出的钱全部花完了。儿子彬彬日渐长大,各种开销也越来越大。陈珏四处求职无果,只好利用剩下的一点钱买了一辆摩托车开摩的,白天他只能躲在家里,等到天黑才颤悠悠地出门拉客。而陈婉珍通过中介到一家按摩店做厨工。

两口子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然而,不断的逃亡让陈彬彬没有安全感,总是对周围的小朋友怀有敌意。而且,陈珏因在外受气经常朝妻子发火,也让儿子产生恐惧,变得叛逆。

20066月,夫妻俩带着儿子逃往广东茂名,陈珏依然开摩的,陈婉珍再次找了一家按摩店做厨工。陈珏夫妇节衣缩食,不惜支付数千元借读费,将儿子送进当地一所重点小学。

尽管事隔多年,陈珏夫妇还是一直担心被人发现身份,继续不停地变换住址。在逃亡的13年里,他们先后搬了38次家,平均每年都要搬家3次。频繁搬家的同时,陈婉珍夫妇不得不频繁给儿子更换学校。为此,陈彬彬非常苦恼,他责问父母:“这到底为什么?我们到底何时才能安定?”面对年幼的儿子,陈婉珍无言以对,常常背过身抹眼泪。

逃亡之路害惨儿子

 

为了防止泄露身份,陈婉珍一直都对陈彬彬隐瞒逃亡实情。进入重点小学之后,不会讲粤语的陈彬彬受到同学的排斥。

20075月,陈彬彬的同学无意中看到陈婉珍提着一袋菜走进按摩店。这个男同学当众嘲笑陈彬彬:“陈彬彬的妈妈在当小姐!”陈彬彬听了,羞愧难当,和这个男孩扭打在一起。晚上,陈彬彬哭哭啼啼回到家,获悉儿子因为自己而受嘲笑和欺负,陈婉珍无比心痛。次日,她便辞去工作,应聘到一家彩票店打工。

频繁的转学,严重影响了陈彬彬的生活与学习。他在学校里没有一个要好的朋友,总感觉非常孤独,本来天赋不错的他,学习却一落千丈。几乎每次考试,他的成绩都在全班垫底。到了后来,只要一提起搬家,陈彬彬就生气不已,在家里发脾气砸东西。渐渐地,陈彬彬对学习失去了兴趣,迷上了上网玩游戏。

20093月的一天下午,正在上班的陈婉珍接到儿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被告知陈彬彬没去上课。陈婉珍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地下网吧找到正在打游戏的儿子。一直以来,陈婉珍凡事都顺着儿子。如今,儿子竟数次逃学玩游戏,陈婉珍终于忍无可忍,气愤地质问儿子:“我和你爸辛苦供你上学,你为什么还要逃学啊?”陈彬彬冷冷地说:“读书有什么意思?读得再好也没人看得起我!”陈婉珍要他马上回到学校去,陈彬彬却不予理睬。陈婉珍只好打电话给丈夫。很快,陈珏就骑着摩托赶到网吧,不由分说地拉起儿子就走,陈彬彬却死死地抱住电脑桌不松手。陈珏气愤至极,伸手狠狠打了儿子一个耳光,陈彬彬竟然在网吧和父亲对打起来……

在陈婉珍苦苦的哀求下,陈彬彬终于上学了,但他仍然频繁逃学去上网打游戏。儿子再次逃学后,陈珏责骂了他几句,陈彬彬竟然玩起了失踪。后来还偷拿父母的钱去买游戏装备。陈珏气得拼命抓扯自己的头发悲号:“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养了这么个不听话的儿子!”

2011722晚,陈婉珍见陈彬彬一连两天都没回家,便急切到网吧去寻找儿子。整整找了一个通宵,仍没见到他的踪影。回想着自己13年来的惊吓与屈辱,加上儿子的不良成长,陈婉珍真想跳河一死了之。23日清晨6点半,当疲惫不堪的陈婉珍刚一回到出租屋,就被几个身穿制服的男子抓住,耳边响起熟悉的浙江天台方言:“陈婉珍,我们是天台检察院反贪局的……”

原来,当年陈婉珍夫妇亡命天涯后,10多年过去,但天台检方的追逃工作始终没有停止。20117月,专案组得到消息,陈珏夫妇可能潜伏在广东省茂名。23日凌晨1点,民警将睡梦中的陈珏抓获,早晨6点半,陈婉珍被专案组人员抓获。

在看守所里,夫妻俩悔恨不已。陈婉珍抽泣着说:“现在判多少年都无所谓了,只是对不起我那可怜的儿子,是我们做父母的害了他。”

几天之后,民警和陈婉珍的亲戚才在一家黑网吧找到正在打游戏的陈彬彬,得知父母被抓,陈彬彬的表情很平静,说:“我就知道他们有事瞒着我,要不然也不会经常搬家。这下,再也不用搬家了。”(文中陈彬彬为化名)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03-14 点击率:2364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89843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