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另类”正直的陈果夫

 

“另类”正直的陈果夫

_秦湘豫

  

我们的“历史”,也许在某一个时代看起来理直气壮。然而经历时光的淘洗,历史的河床上会渐渐浮现出让我们惊异的事实。仿佛一件件出土文物,当刮掉虚妄甚至荒谬后,我们才能对我们的过去有一种不随意臧否的大气魄。

 

 纵观国民党在大陆时期的党史,陈立夫、陈果夫兄弟的影子随处可见。国民党上层人士曾称陈果夫为“标准党人,是北伐到台前的中心人物”。从中央到基层的各地方党部,都为陈氏兄弟的CC系所控制,以至于后来竟有了“蒋家天下陈家党”这一说法。不仅于此,由于意识形态以及工作性质等因素,陈果夫自来都是以反面权势人物的形象存在于国人记忆中。

然而,随着近年年的台海近代史研究往来日益密切,一些历史档案也逐渐曝光。褪去神秘面纱后的陈果夫,呈现出“党人”这一主要角色外,还不乏有清正廉明的形象,至老年困境时,也无越权非分之作为,其正直为人、道德节操实在是国民党史中的“另类”。

 

正气换来的“怪放松”

 

作为国民党之党政要员,权势如日中天的陈果夫生活中是一个特别简朴的人。不仅家里设置简单,门前也不设警卫,只有一名传达。外出时,也只有一部小汽车,一个司机,一个随从副官。因患病几十年,陈果夫经常咳嗽吐痰,为卫生起见,不管到了哪里,他衣服里还总是装一个特制的小痰盂,讲话时就放在讲台上,随时吐痰,完了又装进衣袋。

由于家里因没几个人,陈果夫除了请客而外,平时总是和秘书、司机一起同桌吃饭,饭菜也极为简单,总是四菜一汤,两个荤菜,两个素菜。每天吃饭总是一桌人——陈氏夫妇,三个秘书,小姨子朱畹芝,侄媳毕慧君,外甥女俞惠芳。因怕自己的肺病会传染别人,陈果夫还常常使用两副碗筷,一副自己吃饭,一副用来夹别人也同吃的菜。

在为蒋介石效力的过程中,陈果夫还有过一些雷霆万钧的反腐动作,他曾处分了4个贪污有据的县长,其中一个还是他的亲戚,震动全国。19369月,为支持抗战,陈果夫向何应钦等建议:“委座生日,最好发动由各方面捐献飞机,作为寿礼,可固国防。”

当时全国各种各样的“捐款”高达1200多万元,陈果夫主政的江苏省即“捐献”飞机9架,连小学生、童子军都在“捐钱”之列。

1930年,由陈果夫牵头,国民政府向德国德律风根公司订购了全套无线电广播设备,包括一台50千瓦功率的中波机,两座高度为125米的铁塔。但匪夷所思的是,送来的中波机却是75千瓦,价格却并未提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外国人做生意,按照惯例,都要为经办人留出回扣,这也是他们对国民党官员的一贯看法。也就是说,德国人在中央电台的价格中留出了百分之二十,打算给陈果夫等经办人。只是不想,陈果夫等坚决不要,德国商人很受感动,于是他们主动地加了25千瓦的电力。陈果夫作风之正派,由此即可见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电台电力加强后,号称“东亚第一,全球第三”,海内外都可以收听。以中国当时贫弱的国力,建立起如此大功率的电台,使日本和苏联都大为震惊,特别是蓄谋已久要全面侵华的日本,常常感到害怕,以至于还称中央电台为“怪放送”。

 

陈果夫的“齐家论”

 

19343月,无锡县公安局长李文恭辞掉了第二分局局长刘悼民,刘不服,找江苏民政厅厅长辜仁发帮忙,辜正在考虑是否下手,忽然第二天有人证实刘的官职是从辜仁发的夫人李淑兰处买来的,并将消息付诸报端,随即引起漫天风潮。辜仁发为保官职,决定“大义灭亲”,告自己的太太李淑兰私盗印章卖官,并派人同无锡公安局侦缉队到上海将李淑兰及其母亲逮捕归案。

李淑兰痛恨自己老公寡薄无情,不但否认盗印卖官,反而请名律师章士钊写状纸告辜仁发犯重婚罪,隐瞒自己婚史与自己结婚,事情越闹越大,监察院正式对辜仁发提出弹劾,辜仁发只得引咎辞职返乡。

辜仁发本是陈果夫的得意门生,陈果夫当时正在江苏任省长。辜案发生后,素重齐家的陈果夫为了敦促部下不再出现这种丑闻,以免被无孔不入的记者逮个正着,或成为其他政治势力攻击他们的炮弹,遂不顾病体,在省府纪念周上对省政府全体一班官员语重心长地作报告,告诫公务员不仅要“修身”而且要“齐家”。

 

无奈索取兼职费

 

不少人觉得,陈氏兄弟一定与银行业巨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实际上二陈与银行的交往可用“淡如水”来形容,除了薪水外,他们没有什么额外收入。有一年,农民银行请陈果夫题词,他笔走龙蛇:“一文不取谓之清,深思熟虑谓之慎,刻苦耐劳谓之勤,注意时效谓之敏。”

19508月,、陈果夫被蒋介石渐渐驱至核心权力圈外,成为无职无权的光杆儿一人。此前弟弟陈立夫已被蒋介石设计逼走美国,陈果夫的家庭经济遂由此发生危机。治疗肺结核需要巨额医疗费,陈果夫既无财产,也没有以前的地位,医疗费全靠朋友支持,因而用度日窘。

当时,“农民银行”看在老董事长的面子上,曾经借给陈果夫一辆小车,用于治病。后来“农民银行”虽然奉命撤销,车还可以继续用,但汽油得自己解决。有车无油,就如有饭没钱买,一切都是枉然。怎样才能解决目前的燃眉之急呢?陈果夫思前想后,只好放下架子,给当时台湾“交通银行”行长赵建华写了封信,索取自己作为兼职的车马费。

信中写道:“赵行长钧鉴:来台后,我身体一直不好,看病用去了我多年的积蓄,近日来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实在是狼狈的很。我兼职农民银行董事长多年,给我的车马费不曾领过分文。以前用车方便,我也没打算领取这笔费用。现在生活难以为继,我想请农民银行将我以前没领的车马费补发给我,解决我有车无油的窘境,您以为如何。顺问近祺!”

赵建华接到信后,连忙将陈果夫的窘况报告了蒋介石。蒋介石念及多年交情,批给陈果夫5000银元作为医疗费。另外,又特批了一笔费用,作为陈果夫日常的生活补助。有了这笔钱,陈果夫才解脱了经济危机。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03-14 点击率:1607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35487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