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真相与现实

 

 真相与现实

 

这是2013年,我们与你的第二次见面。祝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这是这个冬天平常的一天,我握着我的希望,你怀着你的梦想。我们上路了,新闻在远方。我们不敢说有新闻发生我们就在现场,我们总有遗漏。但我们敢说,新闻总是牵动着我们的走向。

作为一名记者,我得说,真相和现实,真不是一回事。比如现在你我眼里的山西。

柴静的新书在言及山西的时候,有这么一段对话——

柴静:你见过星星吗?

小姑娘:没有。

柴静:见过白云吗?

小姑娘:没有。

柴静:蓝天呢?

小姑娘:见过那么一点点。

我这么理解这段对话:山西好朦胧。

19,在山西长治市潞城,天脊集团的母公司潞安集团调集2000余名员工,和武警官兵一起,对受污染的河沟进行清理。此时距当地苯胺泄漏瞒报事故已有9天。事故造成了河北邯郸大面积停水。

吊诡的是,在事发时,山西省耗资超过8亿元的“省级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居然未发出预警。如你所知,和监控系统一起沉默的还有当地官方。

同期,山西的另一令人飙泪的新闻是,蒲县隧道爆炸瞒报事故。又是瞒报。根据媒体公开报道,从2003年至今,山西各地已有10起安全事故发生后被瞒报。

蒲县有村干部告诉记者,村民对矿难死人习以为常,煤老板还为记者“发工资”,有卖猪肉的改行做土记者后,一年赚十余万元。

他还说,以前有些外地人在山西矿难死后,由于尸体不许出省,一些人就将死去的亲属尸体上的肉剐掉,背着骨头回老家去安葬。

这样的亡灵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出离愤怒的时候,另一位著名的亡者这几天正不断地被人们提起。他叫孙志刚。

事情的起因充满偶然。岁末年初,长沙发生流浪者在桥下冻死的事件,一名本地记者想不明白为何流浪汉“冻死也不去救助站”,于是扮聋哑人暗访长沙救助站。

一进去,他就被人“死缚双手,死摁双脚,用膝盖顶头部”。他开始不断告饶。40分钟后,他签署了“自愿放弃救助”,慌忙逃离。

和这篇暗访报道一起配发的,是救助站里一名被捆住手脚的老汉流泪向他人呼救的图片。他的眼前,救助站接待窗口上贴的是“服务弱势群体”的横幅。

长沙救助站离当年孙志刚惨死的收容站很远,空间上相距千余里,时间上暌隔十来年。也许,它们的距离并不太远。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03-14 点击率:791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334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