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官场高知夫妻联袂走歧路

 

官场高知夫妻联袂走歧路

_霜凌   叮咚

 

副县长的“幸运女神”

 

“我没有教育和管好自己的妻子,致使妻子插手我分管的工作,并与建筑老板有不正当经济往来,我也听信妻子的话,经常为老板打招呼,帮他们揽工程……”201210月,在重庆监狱服刑的赵应明写下了《忏悔录》,回溯他被“枕头风”刮倒的灰色经历。

赵应明与吴雪梅曾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现年50岁的赵应明出生于重庆市忠县一个贫困的山区家庭,17岁那年,他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忠县农业局工作,与从农校毕业的吴雪梅成了同事。

吴雪梅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生性泼辣精明。那时她的身边不乏众多追求者,但她看中了赵应明。虽然赵应明当时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但他的老实本份与勤奋踏实赢得了吴雪梅的芳心。

两人结婚后,吴雪梅为了让自己看中的这只“绩优股”迅速升值,甘居丈夫身后,操持家务,让赵应明腾出更多的时间精力抓工作、出成绩。赵应明很争气,很快完成了技术员到农业局团委书记、副局长、局长的身份转换。1993年,32岁的赵应明成为忠县县长助理,3年后,出任副县长。

成了县领导后,赵应明对妻子感激有加,他动情地说:“雪梅,这些年如果不是你的鼎力相助,我的仕途不可能走得如此顺利。”然而,吴雪梅却不满足于此,她建议丈夫继续攻读学位,不能松懈:“现在才算是起步,你要面向更广阔的舞台,志向要更高远一些。”

赵应明对妻子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你既是我的贤内助,更是我的好智囊。从今天开始,我要遵守爱妻协定,你说对的话,我要听,不对的话,我还是要听!”

此后,赵应明攻读了在职研究生,取得了硕士学位。而吴雪梅不光能“旺夫”,自己也很上进,不但取得了硕士学位,还升任为忠县农业局副局长、果业局局长。

赵应明与吴雪梅“夫唱妻随”,他们的恩爱与上进大获亲朋好友们的夸赞。赵应明常得意地对吴雪梅说:“上天赐我一个好妻子,你就是我的‘幸运女神’,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们的前景会越来越好。”

“那我愿意一辈子都做你的幸运女神!”吴雪梅听了赵应明的话,感到很是受用。殊不知,“幸运”之后,一种不幸却开始了……

 

携手走贪路

 

2003年,作为分管农业和移民工作的副县长赵应明,却未能如愿进入忠县县委常委班子。

那段时间,赵应明的情绪十分低落。原以为胜算在握的吴雪梅也备受打击。看着丈夫的消沉,吴雪梅急在心里。一次,她试探地对赵应明说:“当不上官,不如趁机捞点钱。”

赵应明当时还算清醒,对妻子的“建议”未予理睬。但吴雪梅此后不断吹出“枕头风”,一会说举例某某当官也在捞钱,一会说女儿大了,考虑出国留学要花钱。时间长了,赵应明觉得妻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200312月,一名建筑老板请赵应明夫妇吃饭,酒酣耳热之际,老板提出请赵应明在自己承揽工程时帮忙。赵应明未置可否,吴雪梅却代他一口应承下来,他也就没表示反对。

第二天,赵应明就在妻子的提醒下,主动给工程发包单位打了招呼。那个建筑老板有了赵副县长的关照,顺利拿到了工程,事后,他在吴雪梅办公楼下的车内送了5万元给她。

当吴雪梅把钱拿回家时,赵应明心里很害怕。吴雪梅则给他打气:“这钱是我收的,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管严嘴巴,谁能知晓?再说,即使查下来,也不是你收的钱,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得了。”赵应明想了想就默认了。

此后,夫妻俩就形成了“默契”。赵应明帮人办事,吴雪梅收人家送的好处费。

2005年春节,赵应明的亲戚小聂上门拜年,想请赵应明帮忙找条“发财路”。赵应明推辞道:“生意上的事我不懂,这个忙我帮不了。”小聂知道赵应明对吴雪梅言听计从,于是转而恳求吴雪梅:“要是我能赚到钱,肯定忘不了你们的好处。”

吴雪梅应承下来。当天晚上,她对赵应明说:“小聂说啥也是咱们的亲戚,要不你就介绍一两个工程给他做做?”赵应明无法拒绝妻子,就给有关部门打招呼,使一无资质二无技术的小聂,通过挂靠公司的办法承揽了园林工程。

事后,小聂一次性送给吴雪梅10万元好处费。

小聂得到了赵应明的关照,不断获得工程,迅速跻身“大款”行列。而他送给吴雪梅的好处费数量也越来越大,2006年送的一笔贿款就达20万元,还送给吴雪梅一辆价值24万元的轿车。

2007年,赵应明调至重庆垫江县担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吴雪梅也随后调任重庆市农委下属的一个技术推广站任站长助理。夫妻俩一个官至副厅,一个官至副处,官越做越大,他们的受贿金额也随之上涨。

2008年,赵应明继续在垫江县帮助小聂承揽工程,吴雪梅则又“收获”了70万元现金,外加一辆24万元的轿车。

就这样,吴雪梅从一个收到别人送的2000元感谢费都忐忑不安的女人,无师自通地“成长”为一次性接受数十万元好处费连手都不发抖的“女强人”。

 

东窗事发后悔迟

 

一个办事,一个收钱。有了多次的“默契配合”后,赵应明的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有时,他也能“单打独斗”,一边办事一边亲自收钱。

一次,一家单位请赵应明帮助协调解决宿舍楼连接便道占用移民土地的问题,赵应明专门召开了现场协调会,解决了这个问题。会后,赵应明在其家属楼下,收受了该单位一名负责人的3万元贿款。

赵应明回家后,将用报纸包着的钱全部交给了吴雪梅,吴笑了:“老公也终于开窍了。”

2009年上半年,搞建筑的吴老板找到赵应明帮忙,想在垫江县承建土地整治工程,赵应明跟有关方面打了招呼后,吴老板顺利中标。事后,吴老板请赵应明到重庆市区的一家茶楼喝茶,当场交给了赵应明2万元贿款。赵应明原封不动地交给吴雪梅收存。

一次次受贿,之后都显得平安无事,让吴雪梅的胆子越来越大。一次,一个建筑老板为感谢赵应明帮助承揽工程,打电话给吴雪梅说要给她送礼。吴雪梅当时正在办公室,她让那个老板直接把钱送到她的办公室,这一笔贿款是20万元。那个老板对吴雪梅的大胆直咋舌:“敢在办公室收这么多的钱,我还没有听说过。”

不过,他们的神经也有受刺激的时候。

2010年,忠县原县委书记廖觉超腐败窝案爆发,赵应明担心自己受牵连,那段时间,他茶饭不思,心事重重。于是,吴雪梅就给他打气道:“你跟廖素无瓜葛,他东窗事发,你得沉住气,一定查不到你头上的。”

果然,在查处廖觉超腐败窝案中,赵应明未受牵连。赵应明很佩服妻子的准确的“预见”。

同年8月,重庆市出台敦促“不干净”官员自首的公告,赵应明又一次惊惶不安。他甚至与吴雪梅商量要去自首。吴雪梅却一摸他的额头说:“你没发烧吧?尽说胡话,只要不说出去,谁知道我们收钱?”于是,本来就怀着侥幸心理的赵应明,又一次放弃了自首的打算。

但纸包不住火,赵应明、吴雪梅受贿之事还是东窗事发。20101113日,赵应明被刑事拘留,吴雪梅也被抓获归案。在审讯中,夫妻俩对所犯受贿罪行供认不讳。

法院查明,赵应明单独或伙同他人受贿共计208.7万元。2011715日,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赵应明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6个月。728日,吴雪梅因犯受贿罪被重庆市忠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9年。吴雪梅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被重庆市高级法院驳回,维持原判。

赵应明夫妇双双入狱。服刑初期,赵应明更多是自责,他多次悔泪涟涟,对管教干部表示“是我牵累了妻子,没有教育好妻子,毁掉了一个好端端的家”。他直白地写道:“‘枕头风’让我落马,回首来时路,我也曾提醒过妻子要把钱退回去,可惜我的意志不够坚定,在妻子怂恿我受贿时,如果我断然拒绝,我也不会身陷囹圄。”此时的吴雪梅也在深深自责:“贪婪与膨胀的欲望害了丈夫,也毁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05-17 点击率:2360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16323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