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重口味的罪与罚

 

重口味的罪与罚

_本刊记者   刘兰

 

 罪:没有人是无辜的

 

重口味事件就像精神鸦片,悄然攻破中国人戒备森严的神经,渗透到五脏六腑,从里到外地影响着中国人的心性和习性。曾经温润如玉的中国人如今变得重口味,而这一切又是如何发生的?

 

恶补型:失去的美好

学者辜鸿铭说,中国人给人留下的总体印象是“温良”,“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心灵的生活”。一千多年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让中国社会形成一种平和而不尖锐,稳重而不激进的精神气质。

然而,审视当今,却惊觉重口味已氤氲弥漫于社会的方方面面,连代表社会精神坐标的知识精英也难独善其身。大学教授掌掴八旬老人,专家学者也如泼皮骂街,真的是“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吗?

一般而言,重口味并不就是恶,喜欢围观重口味也只是一种个人的恶趣味。但满目重口味,却让人看到人性的疮痍。

重口味的泛滥,源于社会伦理之堤的崩塌。

近代以来,中国社会遭遇千年之变,人心亦然。在风云激荡的百年时局变革大潮中,中国传统伦理道德几经扬弃,几番沉浮,在文革十年中被连根刨起。这当中,守护社会人心最后篱笆的人伦亲情,也被当作旧礼教踩在脚下。

人心的野兽被释放出来,儿子殴打父亲、老婆揭发丈夫、朋友落井下石、人与人斗成一片……社会在流血,人心在流泪。整整一个时代,被打上了破坏的重口味标签;文革的精神后遗症,今天仍未消除。

建设比破坏艰难百倍千倍。人们在精神上打破了神坛,却失去了信仰的支柱,开始解构一切,走入了文化荒漠。众声喧嚣之下,重口味趁机抢滩入驻。

 

消费型:精装的纵欲

商业文化让现代人进入一个刺激肾上腺素的时代。

法国哲学家柏格森曾把我们的文明称为“激发情欲的文明”。如今商业时代所制造出来的文化产品,似乎佐证了这一点。不管是影视作品还是娱乐圈,总是刺激感官,重视官能享乐,诉求欲望本能,消费至上,娱乐至死,带有浓重的商业文化气息。

充斥在荧屏上的电视剧,纷纷加入了“雷”、“虐”、“黄”等各种调剂,从情节到台词,口味都在持续加重。《新还珠格格》的台词、《新水浒传》的床戏,都是以重口味为噱头。甚至在今年春晚上,也出现了“找力宏”这样的疑似重口味。

在唯利是图的刺激下,重口味似乎正成为名利双收的捷径。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如今创作者都倾向于给观众提供更大的刺激和快感,让观众的欲望不断膨胀。表象的背后,不过是一种“精装的纵欲”罢了。最后,商业文化营造出的重口味取向越来越成为现代人的心理写照。

而人们就像那只青蛙一样,在商业文化营造出来的重口味环境中不断被“温水加热”,逐渐适应,渐入“+”境。中性早过时,伪娘昨日花,重口味1.02.0版本不断升级,变本加厉地袭击大众。

 

泄愤型:以毒攻毒的狂欢

“今天你鸭梨山大了吗?”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这已经成为一句时尚问候语。

现代人追求更好的生活,但时时被教育、医疗、就业、养老等问题困扰,被贫富差距所刺激,人们烦躁不堪,进而衍生出不安全感、无归属感,压力倍增。纾解压力的一种方式,是寻求重口味“以毒攻毒”,转移注意力。

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上的重口味更加肆无忌惮,成为重口味最主要的集散地。2012年,中国网民达到5.64亿,据统计,其特点为360%:约60%未婚,约60%年龄在25岁以下,约60%月收入2000元以下。期待高学历低、想法多能力薄、年纪轻阅历浅,轻浮躁动,抑郁难伸,重口味成为他们情绪的一种宣泄排解。

哲学家阿多诺说:“冲破文明外衣的社会资讯对于需要宣泄情绪的公众来说,永远就像公交司机的假日。”在没有现实约束的虚幻世界,人生失意的网民时刻怀有假日狂欢的热情,而网络中的群体极化特征更容易营造猎奇、怪异、极端的重口味氛围。

 

 

罚:我们都是受害者

 

重口味事件层出不穷,貌似一出出滑稽剧目,日益挑战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套句网络用语,叫做“毁三观”。

 

价值观扭曲

长期重口味事件的熏染,难免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的思想,尤其是青少年,缺乏辨别力和自制力,深受重口味危害,价值观极易被扭曲。

现在的青少年是鼠标一代,他们是新技术时代的宠儿。伴随他们长大的是《杀手雷昂》、《碟血双雄》等血肉横飞的电影和《反恐精英》、《生化奇兵》等枪林弹雨的网络游戏,暴力美学被肆意宣扬。对于从小接触网络的年轻一代人来讲,往往容易迷失自我。

青少年犯罪越来越多,且呈现低龄化趋势,作案手段残忍。一些人作案之后语气镇定、表情冷漠,仿佛觉得别人的生命很轻贱,杀人或死人都不是残酷的事。

有资料显示,中国的自杀率逐年递增,每两分钟就有9人自杀,成为全球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青少年自杀率也呈逐年上升趋势。有的是因为没考好怕挨骂,有的是因为在学校挨了批评,轻易地选择跳楼。似乎那仅仅是轻轻一跳,而不是放弃自己生命的惨烈。

对待生命如此,看待情感时亦然。

传统社会,“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简单含蓄的思慕之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平实淳朴的相守之约;相濡以沫、相敬如宾是淡雅恒久的相处之道。

在今天,为了一套房产,亲人对簿公堂甚至大打出手;富豪征婚如同选秀却应者如云;打着自由的旗号,一夜情者自我安慰性与爱可以分离……传统的价值观如同被蚜虫爬过的叶子,苍白的斑纹侵蚀着曾经的翠绿。

正如鲍德里亚所说:“价值消失了,灯光消失了,我们处于生产的尽头,我们处于别人的舌尖。”

 

是非观颠覆

在这个重口味的时代,传统的是非观受到挑战。

近来,重庆不雅视频案的剧情精彩不断,当赵红霞进入公众视野时,瞬间变成备受网民追捧的反腐奇女子。在网民的调侃中,嫌犯的“以睡反腐”俨然被描绘成了“荆轲刺秦”式的壮举。

在全民狂欢的重口味时代,人们极易美丑不分、混淆是非。官员情色事件一曝光,网民搜出艳照,还要高呼敢不敢多露一点?苍井空也能引来万人追捧。传统的审美观念和是非标准遭受严峻挑战,人们越来越举“重”若轻。

如此而来,人们会自然而然地降低底线,有意无意地纵容为恶。好像没有酿成恶果,就不足以博取同情。没有兰考大火,唤不起对孤儿的关注;没有富士康十连跳,唤不起对工人境况的关心;没有雾满京华,唤不起对环境问题的重视;没有艳照刺激,唤不起对贪腐官员的追究。

如果一个社会失去底线,什么都会发生。没了底线,被禁止的毒奶粉会重出江湖,学者会弄虚作假,官员会贪赃枉法,医院会草菅人命,各种极端的重口味事件会层出不穷,加速社会分化,最终导致整个社会碎片化。

 

理性观蒙蔽

重口味充满放纵的激情与膨胀的欲望,极易蒙蔽人的理性。

梁漱溟曾说:“观察他人,或反省自家,当其心气和平,胸中空洞无事,听人说话最能听得入,两人彼此说话最容易说得通的时候,便是一个人有理性之时。”而在喧闹的重口味中,人们很难保持心气平和,更难以客观态度来认识、分析和判断。

有人仇官,就把所有官员看成贪官污吏;有人仇富,就怀疑所有富人都为富不仁;有人受到一点不公,就认为这个世界一团黑暗……

如今的网络反腐,也必须警惕陷入一种重口味的陷阱。过于劲爆的花絮,喧宾夺主,却掩盖了核心问题。任其放纵下去,网络反腐之路将会越走越窄。

而在重口味的氛围中,意见会出现极化。狂热分子们以反日为名,打砸店铺,甚至伤害同胞;反对垃圾焚烧的骨干,一旦开始理性对待,就被指责为叛徒……重口味的倾向总是带来情绪化的表达,而情绪化无益于事件的解决和发展。理性才是王道,更是通往制度理性的必经之路。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08-20 点击率:787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64073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