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摩登时代的诗意栖居

 

摩登时代的诗意栖居

_柒月

 

200年前,德国诗人荷尔德林写出“人,充满劳绩,但仍诗意的栖居于大地之上”的诗句。拥趸者们纷纷紧随其后,竭力阐释属于自己年代的“诗意栖居”。200年后,我们的时代如此热衷于重口味,辛辣刺激、猛烈奇异、光怪陆离,全都生冷不忌,却将理想情怀、文明礼仪忽略一旁。在重口味的掩盖下,现代人的“诗意栖居”似乎遥不可及。

 

 

被唾弃的不是“真善美”

在今天,让一个人承认自己重口味比承认信仰“真善美”要容易太多了。微博上,随处可见80后们将自己描述成“生猛”、“神经质”、“强迫症患者”;90后们则顶着“暴力控”、“非主流”、“偏执狂”的头衔沾沾自喜;就连自恃持重的6070后们,也不乏诸如“闷骚”、“腹黑”、“纠结”等新锐用语。这些看似贬义、略带重口味的关键词,被现代人奉为个性与新潮的风向标。

这是一个热衷自嘲与调侃的时代,类似真善美这种仿佛来自远古、泛着“古董”味的词汇,早已不再受到大众的青睐。你可以恭维他人高富帅、白富美,也可以戏谑别人是男屌丝、女屌丝,甚至攻击人家矮穷挫、土肥圆;可你要是说别人真善美,就会卡在赞美和贬损之间尴尬着,顶多被当成一个冷笑话罢了。

事实上,被现代人唾弃的并非真善美本身,只是这个带着“玛丽苏”光环的符号而已。说到真善美,你会想到什么?存在于历史中那些脸谱化的伟大人物?儿童读物里堆砌成山的王子和公主?狗血连续剧里被人出卖还帮着数钱的女主角?是的,真善美就是这样“沦落”的。我们鄙视的,不过是被标签化了的让人一联想到就顿生反感的一个个词句。

你可能会在听到学习雷锋的号召时大呼老套,但是却在庸常的生活中无比自然地践行着:公车上让座、工作中拼命、生活很乐观、朋友常互助。一一比照下来,连你自己都会惊讶:我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当代活雷锋?你也可能在听到“最美××”的时候大感无趣,但是如果换成了“××哥”、“××姐”的事迹,你就开始深受感动,乃至捐钱捐物。

我们不喜欢将这个时代的美好细节和积极态度归纳为一个个僵化的标签,并不代表我们唾弃美好的事物。我们感到失望的,只是缺乏创意的称谓和表达。毕竟,我们早已不再是端坐在夫子的胡须前,遵从诗书礼记的“君子”,却是嬉笑怒骂,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张扬文明的“好人”。

 

 

精神感召大于个体关注

常逛天涯(论坛)的人都知道,天涯er们大多是重口味。但是去年天涯回复最多的热帖,却是“抗癌漫画家”熊顿的故事。这个乐观到不可思议的姑娘,用充满正能量的漫画击败了各种标题党、吐槽文、曝光贴、愤青楼。

这是否说明了,重口味只能风靡一时,积极的态度、向上的价值观才会“万载荣光”?

当然,和熊顿一样偶然成名的“红人”还有很多,他们或机智或正义或感人或煽情,却都用正能量感染着无数“粉丝”。于是,我们知道了一个叫做吴恒的大学生,他一边读着食品安全事故的报道,一边着手建起“掷出窗外”的食品安全网站;我们认识了青岛姑娘潘琦,她因为可能失去自己热爱的一块公共草坪,就向政府的“增绿行动”宣战;甚至身为流浪汉的“微笑哥”,只是仰头45度看了看烟花,也成了我们心中幸福的化身。

身在这个时代的人们,也许已经不再以光芒四射的个体为偶像,但平凡的人物、温暖的细节,却足以让我们铭记于心、感同身受。而一旦我们感知到了人性的温度,便会受到种种精神的感召,并在微博转发与情义相挺中将自己也默认为其中的一份子,把共同认可的文明细节放大并扩散。

去年7月,one night in 北京,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无数人身体力行地守望相助:网友们在微博平台上集结呼吁;自发组织的车队开赴机场帮助受困旅客;154名农民工跳入积水,救出了京港澳高速上被困的170多名乘客……

或许,我们的胸中都有某种蠢蠢欲动的热情,只是需要一个恰到好处的契机去点燃?我们的内心深处怀着先于这个现实世界的“田园牧歌”,你可以把它叫做一种情怀,而这亦是一种力量。

从个体关注到普适规则,从接收、传递正能量到制造正能量,是一个漫长的养成过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个看似抽象的理论,却在庸庸碌碌的凡人世界里、在一切不起眼的生活细节里躲藏着、发酵着,等待着被持续传播、广而告之。我们需要更多的正能量提供者,让众多光源连成一线,密织成网,营造出一个清明的世界。

重口味拐角的清新风

重口味的流行元素,无非是乖张、奇特、不按常理出牌。现代人为何热爱冷笑话,就是因为它总在出其不意的地方小小地“刺激”你一下。但是冷笑话有一个死穴:听过一次之后,便再无可笑之处。

重口味也容易让人审美疲劳。暴戾奇幻的风格、神神怪怪的论调可能会让你的神经一时兴奋,却难以产生持续的共鸣。藏于重口味拐角的清新风,是一剂缓和的良药,它就像一款浓烈香水的后调,让你在疲劳轰炸后回归平和与淡定。

新近大热的电影《泰囧》凭借众多重口味段子荣登票房冠军。但在男扮女装、搓饼式按摩等“囧”到不行的情节背后,还是在看似不经意地打着温情牌:烧饼男(王宝强)字字珠玑的旅行日记;商界精英(徐铮)在历经波折后终于回归亲情;从纯属利用到携手共进的“泰国传奇”组合;就连被评为最搞笑段子的“西游记”其实也是靠着传统的文化共识来取悦观众。

普罗大众接受得最心安理得的,仍然是清淡可口的“小温馨”——既不因循守旧又合乎人之常情。我们爱熊顿,因为她让我们即使身受磨难仍心存希望;我们也爱平安,因为他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唱了一首《我爱你中国》,让我们在热血沸腾中发现自己如此热爱这个国家;我们还爱《舌尖上的中国》,因为它让我们在油盐酱醋中体悟到时间的味道、故乡的味道、温情的味道。

尽管很多人可能随时都在声称自己大爱重口味,内心却在对这些割舍不下的清新情结流连忘返。就连吴莫愁都声称自己是“外表重口味,骨子小清新”,可见她明白真正的重口味是没什么市场的。

这个时代教会我们特立独行、来去自由,也允许我们求异存同、恣行无忌。于是我们可以一只脚踏进重口味的河流,另一只脚放在鹅卵石上晒着太阳,淡然生活。表象之下,最动容的依然是千百年来逃不脱绕不开的人情冷暖;重口味之外,现代人还是跌跌撞撞地追寻着改良版的“诗意栖居”。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08-20 点击率:69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59459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