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不设防”的人防办主任

 

“不设防”的人防办主任

    _范富文

 

20124月,江苏省徐州市人防办原主任郭兖生年满60周岁。到了这个年龄,别人收获的是一张退休证书,颐养天年,乐享人生,可郭兖生收获的却是法院的一纸判决书,因其受贿和滥用职权,被判处有期徒刑146个月。他做梦也没想到,要在监狱里苦度残生。可熟悉他的人早就预料到他会有这一天。

 

   “铁杆”忘年交

 

出身农家的郭兖生担任过团委书记、运管处处长、交通局副局长,直至坐上徐州市人防办主任的交椅。

随着职务的不断提升,郭兖生面临的诱惑也逐渐增多,但当了多年领导的郭兖生还是有警惕性的,因此在他身上不乏拒礼拒贿的故事,有时实在无法推托,他就只拣些“芝麻”,拒收“西瓜”。

但诱惑始终像影子似的不离郭兖生左右,尤其是在他当上徐州市人防办一把手以后,前来讨好巴结的人更多了,郭兖生渐渐产生了“抵制疲劳”。

2004年的一天,郭兖生正坐在办公室里埋头看文件,一个一身名牌的年轻人来访。他是徐州市某建筑工程公司的技术员李金(化名),郭兖生几年前就认识。他说:“是小李啊,几年不见,你阔了,在哪里发财呀?”李金谦恭地回答:“向郭主任汇报,我现在不当技术员了,前些年自己开了个建筑公司,每年赚个百把万不成问题!”

李金说的轻松,可郭兖生心里却有些不平衡了:“自己一个堂堂正处级干部,一年忙到头,一个月也就是几千元的工资,真是‘风箱板做骨灰盒——气死人’!”

郭兖生不再小瞧李金,于是便和颜悦色地问:“李总,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李金一番恭维之后,便开始奔“主题”:“郭主任,听说市人防要搞个重点工程,我想承包。”郭兖生心想,不能让他白占便宜,便故意拉长声调说:“这事有点难度,找我的人太多,谁也不好得罪,你还是按规矩参加招投标吧!”李金知道他在卖关子。于是先献上一枚马屁:“你是人防老大,拔根毫毛比我们腰杆还粗呢,工程给谁做不给谁做,还不在于您一句话!”

接着他又抛出一个诱饵:“郭主任,若该工程给我做,我给你两个点的提成。如别人也给这个数,我再往上加!”郭兖生听后心中暗自盘算,这个工程造价4000多万元,两个点可就是七八十万元啊。他装着平静地说:“不要来这一套嘛,老弟你的事我一定尽力,你快去准备资料,走程序,参加招投标。”

在郭兖生的运作下,李金如愿中标。在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李金每次拿到进度工程款后,都如约按照2%的比例送钱给郭兖生,前后共送郭72万元。

两人成了“铁杆”忘年交,李金有求,郭兖生就必应。在郭兖生的精心安排下,市人防办的另外两项重点工程,又给李金拿下,他仍按2%给回扣。李金先后60次给郭兖生送钱,累计金额达209万元。

 

   “草船借箭”

 

瞧着一捆捆花花绿绿的钞票,郭兖生感到莫大的欣慰和满足。在人防办,他咬定“权”字不放松。

人防工程多,郭兖生借用工程这个“稻草人”,来个“草船借箭”。

2005年初,人防办负责承建市重点工程——中交口地下人行道工程。这项工程投资甚巨,吸引了不少开发商。

但郭兖生没有轻易答应他们,他得把这个“稻草人”先竖着,让老板们来放“箭”,谁的“箭”多,工程就给谁做。

某建筑工程公司经理张林(化名)先试射了一“箭”——近万元的购物卡,但郭兖生连正眼也不瞧。张林没有惊慌,“老鼠拖风箱——大头在后边呢!”他给郭兖生开出价码:如果工程给他承包,就给郭10%的干股和一间商铺。郭兖生嘴里蹦出两个字:“好的!”

张林虽然揽到了工程,但资金缺口较大,就决定“羊毛出在羊身上”。他找到郭兖生,提出与人防办下属某管理处共同出资成立一家公司,来运作中交口的项目。郭兖生想到他给的好处不菲,就同意了。管理处以出资100万元占20%的股份入股成立了公司,并约定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随着中交口项目的竣工和投入使用,巨大的流量让地下商铺租金倍涨,狠赚了一笔的张林没有食言,送了一套炙手可热的商铺给郭兖生,并将商铺租了出去,让郭兖生坐地生财。没过多久,张林送来了2万元商铺租金。

后来,郭兖生觉得不安全,就决定将商铺买下,便用其妹的名义,以开盘价购买4间处在中心位置的商铺。郭兖生为这4间商铺少支付价款43万余元,又狠捞了一笔。

张林送郭兖生一只鹅,是要牵回一头牛的,他打起了管理处20%股份的主意。

20085月,他找到郭兖生:“资金紧张,日子难过,请主任帮帮忙。”郭兖生感到纳闷:“老弟啊,我怎么才能帮你?”张林直截了当地说:“这很简单,请郭主任将管理处当初入股的那100万元股份转让给我。”

郭兖生清楚,当初100万元的股份如今的身价已翻了10倍多。但转念一想,这些年张林给了自己不少好处,还给自己10%的干股,并承诺自己退休做生意时再给100万元。

于是,郭兖生擅自做主将20%的股份以100万元的原始出资额转让给了张林。这20%的股份市值人民币1026.7万元。郭兖生给国家造成了926.7万元的损失。

郭兖生胃口越吃越大,到后来是来者不拒,统统笑纳。

2007年,某房地产项目没有按照要求建设人防工程,市人防办执法大队就给开发商王彬(化名)下达了处罚通知书,要求其缴纳罚款并补交人防易地建设费。

王彬找到先前已经进过贡的郭兖生,要求不要处罚,临走时又掏出5000元的购物卡给郭兖生。后来,郭兖生给执法大队打招呼,将罚款和易地建设费统统免除。

 

   宿命难逃

 

临近退休的前几年,郭兖生对着镜子,看见自己头上增多的白发时,就决定栽“摇钱树”,养“下蛋鸡”。

郭兖生在饭桌上结识了搞装修工程的老板袁方(化名)。袁方很会来事,郭兖生家中有事,他鞍前马后地跑。郭兖生觉得袁方讲义气,够朋友,就将其作为“摇钱树”来栽培。

2006年初,人防办有一项工程要装修,袁方向郭兖生透露了自己的心思。郭兖生力排众标,袁方如愿以偿。工程审计结束付款时,他不失时机地送上了10万元感谢费,郭兖生连客气话也没说一句,悉数收下。

就这样,袁方就成了郭兖生的“摇钱树”。

这年年底,郭兖生向袁方透露自己想买房,资金有缺口,想借一点。袁方当时正好有一项装修工程等着郭兖生点头呢!他当下大度地说:“咱俩谁跟谁,说什么借,你不是在骂我吗?今后需要用钱,说一声就是了!”郭兖生听得浑身舒坦。第二天,袁方的20万元现金便进了郭兖生的腰包。

像这样的“摇钱树”,郭兖生并不是只栽了一棵!在临近退休的那些年,他大肆“栽树”,使劲摇晃,晃出了上百万元的钞票。

但他没想到受贿的“堰塞湖”里“水位”越来越高,离崩溃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20102月,郭兖生从领导岗位刚退下来,就“摊上大事了”,组织上对其进行离任审计。郭兖生感到大事不好,每天担心吊胆,寝食难安。但他又不甘引颈受戳,于是找“能人”咨询,让瞎子算命,到庙里烧香,还找了几个主要的行贿人,订攻守同盟……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郭兖生像往常一样,准备到住地附近的一公园晨练。这时,市纪委的办案人员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脸惊骇的他迅即平静下来,长长地叹了口气:“唉,这一天还是来了……”

1999年至2011年间,郭兖生在担任徐州市交通局副局长和徐州市人防办主任期间,受贿402.9万余元;滥用职权,致使国家遭受926.7万余元的损失。

编后:被老板们套上“链子”牵着走的郭兖生,到监狱门口方才明白:人不会把金钱带入坟墓,但金钱却能把人送入坟墓!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09-18 点击率:1620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871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