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陈秀萍:你以为我想做反腐英雄?

 

回访“福建房嫂”事件举报人

陈秀萍:你以为我想做反腐英雄?

文·图_本刊记者   潘则福   发自福州

 

证监会的调查结果,陈秀萍坦言难以接受。获知结果的当晚,她家的阳台再次出现垃圾包。生了一周气后,她发了一条微博,请丢垃圾的人,“放宽胸怀”。

实名举报后,她的手机几乎被打爆了。那段时间,陈秀萍反复向记者们倾诉举报的缘由。

现在,已经有两个月了,她家里,没有记者出现过。忍不住,她要给相识的记者打电话。她盼望这些年轻人,再来跟进这个事情。但通常,她得到的答复不外乎是——你这个事,没什么好报道了。

她不死心,就托人去问。朋友很无奈地给她讲,接受现实吧。

她还是不肯接受现实。44日,她的手机有两个未接来电。她揣测是不是前几天联系过的某个记者。她很快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结果令她失落。

为了缓解情绪,她找了一个朋友来家里喝功夫茶。以前,她和朋友见面充满规律。现在,和朋友一起,多坐一会儿,她便要起身去书房。

她家住在一楼,通过摄像头的监视器,看得到屋子四周的即时动态。萌生装监控的念头,是源于春节前有陌生人趁着夜色,往她家阳台丢了两次粪便。

渐渐,这些摄像头给了她一点安全感——《廉政瞭望》记者在陈秀萍家期间,她给记者翻出了多段陌生人士丢污物的视频记录。

“你见过这么讨要说法的吗”

 

廉政瞭望:证监会的调查结果你很失望?

陈秀萍:是的。我没办法接受这个调查结论。

廉政瞭望:为什么?

陈秀萍:调查结果说,他们家庭收入能够负担购房款。我很怀疑。我举报后没多久,福州的记者查阅她老公上班的利嘉集团2000年至2004年年报发现,当时任副总裁的陈某(田荔琴的丈夫)年薪并不高,只有6万元。当然也有传言他做房地产赚了很多钱。

廉政瞭望:你不相信他丈夫的收入可以买这么多房?

陈秀萍:是的。我坚持认为,她有问题。

廉政瞭望:你的逻辑是官员的房子多就是贪官?

陈秀萍:我的理解是,一个副厅级官员有这么多房子,不正常。

廉政瞭望:你的做法大家有争议,有一种观点说你搞有罪推定。

陈秀萍:我没有。她有没有问题,政府来调查,我又不下结论。我做的不过是行使公民的监督权。

廉政瞭望:证监会调查期间,有没有找你核实相关问题?

陈秀萍:举报后,我没有收到任何反馈,倒是曾经有3个自称是中国证监会的人来找我,说是了解情况,但也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下,就叫我不要再接触媒体。我觉得他们不像是来了解情况,倒更像是来“提醒”我的

廉政瞭望:现在结果出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陈秀萍:我也不知道。我希望有关部门重新调查,比如中央纪委。我还抱有希望。

廉政瞭望:你觉得概率高吗?

陈秀萍:不高。所以我才很无助。我原来认为,证监会的调查结果出来后,事情可以结束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被人骚扰。

廉政瞭望:报警没有?

陈秀萍:报了。警察到之前,那些人就走了。(沉默)

廉政瞭望:那你觉得,这些事情是谁做的?

陈秀萍:田荔琴指使别人干的。

廉政瞭望:这么确定?

陈秀萍:是的。她已经有多次正面警告我了。最近的一次是前几天在超市。很庆幸,超市的监控拍下了这些,不然,大家可以说,这些事没发生过。

廉政瞭望:一个副厅级干部会这样?

陈秀萍: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廉政瞭望:有没可能是你举报失实,人家找你讨要说法而已?

陈秀萍:你见过这么讨要说法的吗?

 

“举报这种事,我再也不做了”

 

廉政瞭望:你的举报对她的生活影响不小。

陈秀萍:官员天生就要被监督。

廉政瞭望:官员也有隐私。你觉得你的举报有没有侵犯她的隐私?

陈秀萍:我觉得没有。我敢举报,肯定不是没证据的。

廉政瞭望:这里面有没有私心?

陈秀萍:当然。你以为我想做反腐英雄?如果不是她欺人太甚,我不会走这条路。谁不想过安稳的日子?去年5月,我在房子的外墙搭了一个洗衣池,田荔琴父母住在隔壁,田荔琴觉得我家违章搭盖,多次要我拆除。我说大家是平等的,你家也有违章,你拆了,我就拆。很快,我放在门口的花盆被砸了,我就报警。也给物业、城管反映,他们家违章搭建。

发展到后来,有一天,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到我家说了一些威胁的话,要我拆掉水池。我没搭理他。没多久,我家的洗衣池被城管拆了。田家的违建,没事。有钱有房不可恨,仗势欺人最可恨,我咽不下这口气,才决定用实名微博举报。

廉政瞭望:为什么会选择“实名举报”还留了电话?

陈秀萍:我也是看了《新闻联播》说,实名举报优先处理及时答复,才下决心实名举报。第二个原因,觉得自己可以为自己的举报负责,不是乱举报。

廉政瞭望:不少人很好奇,田荔琴家的房产你怎么会那么清楚。甚至有人怀疑,你被人当枪使。

陈秀萍:在没有邻里纠纷前,我和她家的关系很不错。她在这个小区有几套房子,和我隔壁这套是他父母住的。我和她父母原来相处得不错,她的家人比较高调。你也可以理解为炫富。所以这些情况是陆续掌握的,有的是她的父母告诉我的,有的是通过其他关系查的。你说当枪使,不可能。我不会被人利用的,也没人利用我。

廉政瞭望:看来你是个有心人。

陈秀萍:我在美国生活接近30年,在美国举报者是受到司法保护的。这次实名举报前我考虑不够充分,可以说是不了解我们的社会……

廉政瞭望:你很后悔?

陈秀萍:非常后悔!举报这种事,我再也不做了。

廉政瞭望:怕了?

陈秀萍:我现在压力很大,吃不好,睡不好,血压一直降不下来。我的生活,全部毁了。我就是个家庭主妇,以前连网都不会上,你说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本来儿子要我去探亲,我现在不敢去。我的心是乱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

廉政瞭望:我看你的意思,还是不想放弃追问。

陈秀萍: 我就是个偏执狂。我相信中国的法制会越来越健全的,我几年前回来养老也是相信这一点,相信国家会保护人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我没有后悔住在这里,就是后悔与她的家人为邻。

廉政瞭望:什么时候会收手?

陈秀萍:有更大的危险的时候。(苦笑)

廉政瞭望:有人说你有被害妄想症,其实你没遇到什么危险。

陈秀萍:你帮我请说这话的人来过几天我的生活。

 

 

田荔琴告诫记者:做点有意义的事

 

决定去采访陈秀萍,源自于我的好奇。一个近60岁的家庭主妇,做这么一件事情,或许人比故事精彩。去之前,和一个律师朋友聊了这个新闻。

朋友的意见是,公民监督官员很正常,从披露的新闻看,房子多不一定是贪官。陈秀萍的观点有对田荔琴有罪推定的嫌疑。

见到陈秀萍,已经是傍晚。很凑巧,我去的那天,她家又在装摄像头。一个月前,她给家里的两个阳台都安了摄像头。这一次,装的是房子四周。

她先带我看那个引起纠纷的水池。在水池上方,是田家的摄像头。

每天,两家人的摄像头,就如此互相监视着。

那时候,证监会的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在我们聊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陈秀萍虽像一只惊弓之鸟,但对结果抱有期待。

我好奇问她,你怎么那么紧张?她说有两个原因,自己从小到大,都过得循规蹈矩,没被人威胁过;第二,有点怕记者,“有的报道不客观。”

这个在美国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说完一件事,就要拿出她认为的证据。这些证据有报警记录,有视频,也有照片。她甚至渴望我是最后一个采访她的记者——这意味着这个事情结束了。但目前她又害怕,这件事失去曝光率。

她的微博已经很久没有转发和评论了。在她最新上传的一段视频里,一位疑似田荔琴的女士,在超市指着她。为了引起关注,她@了不少的媒体官微。

她家所在的融侨锦江,在福州城里属于上档次的小区。陈秀萍的邻居们介绍,印象中陈和老公深居简出,很少和邻居来往,倒是爱伺候花草,自从陈、田两家有纠纷后,陈家的花盆被人摔了好几次。

我问他们,谁摔的?没人正面回答我。夜色中,一张姓业主说:“记者同志,你要劝劝她们,不要搞了,搞下去对双方都不好。特别是陈秀萍,我不知道她的底细,但她举报后,付出不小的代价,这不值得。”

证监会的调查结果出来后,我电话采访了田荔琴。电话那头的田荔琴,语气平缓,思维缜密。

我问她,怎么看待被陈秀萍举报这件事?她回答得很“官方”——组织调查已经证明我是清白的,如果你需要进一步的信息,找组织。

“陈秀萍说自己被威胁、跟踪,家里被丢脏东西,你认为她说的是事实吗?”

这位前官员的回答是,“对共产党的干部,要有基本的判断。我做这样的事情,有意义吗?”

说完这句,田荔琴以长者的口吻建议我,“年轻人,多花点时间关注社会热点问题,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话毕,电话那头的田荔琴,在知会我一句“我要挂电话了”后,从容挂机。

之前,陈秀萍提起田荔琴时,说田很凶。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09-22 点击率:891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64073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