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智破“纸上购销”骗局

 

智破“纸上购销”骗局

    _王实

 

201011月,广西南宁市邕宁区检察院收到举报信称:20061127,邕宁区粮食储备库主任黄鸿志伙同会计韦桂芳、出纳方春美,从下属的百济粮所领取了7.35万元现金,但没有出具任何收款手续,而百济粮所为了平账,虚开了60吨优质谷的收购票来冲销。

邕宁区检察院初查后,将黄鸿志通知到检察院接受询问。出乎检察官的意外,黄鸿志居然一股脑儿承认了,韦桂芳、方春美也承认了这事,百济粮所人员亦证实黄鸿志等3人取走了7.35万元现金,办案人员还提取到了证据。

邕宁区检察院决定对3人立案侦查,并对黄鸿志刑事拘留,对韦桂芳、方春美取保候审。案子进展很顺利,可办案人员心里却总感觉不踏实······

 

欲擒故纵

 

在办案人员的职业经历中,嫌疑人不狡辩一口就承认犯罪的情况几乎就没有。而且,这3个人到下属单位领取现金后直接分掉,实在太明目张胆。况且黄鸿志是个谨小慎微、患得患失的人,这么大胆地贪污公款不合他的性格。

就在办案人员百思不得其解时,取保候审回家的韦桂芳、方春美向检察院写来了申辩材料,否认3人私分了从百济粮所领回的7.35万元,称这笔钱于当天连同在其他粮所领取的现金,一起汇给了一家粮食加工企业,用于委托该企业收购优质谷,两人还提供了汇款的银行票据。

根据韦、方所说,办案人员查阅了邕宁区各个粮所的相关账簿、凭证,发现同在20061127日这一天,韦、方除了在百济粮所领取7.35万元现金外,还在其它粮所领过现金,并全部汇入上述粮食加工厂指定的户头,事后各粮所都虚开优质谷收购票冲销平账。

韦桂芳、方春美的申诉属实,让检察官吃惊,犯了罪,老老实实供认,也算明智之举,可对没犯罪的事偏要“认领”,实在反常。

办案人员再一次审讯黄鸿志。不知韦桂芳、方春美已申诉的黄鸿志,仍承认他们3人贪污了7.35万元。

黄鸿志说谎的目的是什么?办案人员反复分析后,认为黄鸿志可能有更大的案底,他想以轻避重;而韦桂芳、方春美可能是刚开始的时候抱着与黄鸿志同样的心理,后来找到了证实这笔钱去向的票证,可以认定自己无罪,又见办案人员不再深挖,于是翻供。

此时,对黄鸿志的侦查羁押期限即将届满,如果他一出去,与韦桂芳、方春美串供,案件会复杂化。专案组一番斟酌,想出了一条妙计:将黄鸿志变更为取保候审,但在释放黄鸿志之前,拘捕韦桂芳、方春美。

这一招果然见效,韦、方看到黄鸿志作为“主犯”得以释放,而她们作为“从犯”又提供了没有犯罪的证据,反被关押。她们认为黄鸿志一定是把责任推到她们身上了。当再一次面对审讯时,她们痛哭流涕地供述:黄鸿志同她们私分“小金库”里8万多元资金,从代收粮食的企业领出20万元“好处费”。

 

“纸上生意”

 

近些年来,邕宁区一直有收购优质谷的任务,粮库委托粮食加工企业到外地代收。

2009年,邕宁区又领到了5000吨的优质谷收购任务,邕宁区政府将任务分解到全区的五个粮所后,粮食局长施启民和负责统筹工作的黄鸿志就上下忙开了。施启民叫黄鸿志负责找到一家信得过,能保证收购资金安全的企业,并表示可以向企业许诺给予50万元代收费。最终,南宁市某粮食加工厂老板蒋某接下了这笔业务。

其实“代收”只是名义上的,真正的操作程序是:粮库从农发行贷到款,分头转进各粮所账户,各粮所把钱取出,再存入粮食加工厂的户头,之后粮食加工厂开出虚假的优质谷调拨单给各粮所,各粮所做虚假的粮食入库表。同时,按阶段向粮食局汇报“进度”。

就这样,各方人马不用出门,5000吨优质谷收购任务就“完成”了。

根据国家对粮食收购的补贴政策,优质谷每公斤补贴024元,不过这补贴是给卖粮农户的。虽收购了5000吨优质谷,可是压根就没有农户卖粮,这补贴怎么领呢?只能自己去领了。否则,会被负有监督责任的财政局发现。

于是,各粮所的员工纷纷找到自己在农村的亲戚朋友,炮制了卖粮花名册和粮食收购单,交到本乡镇财政所。这样,五个粮所冒领了补贴款120万元。

5000吨收购粮食账上算有了,可粮库里没有,岂不露陷?5个粮所领出的补贴款120万元如何处置?打进粮食加工厂的一千余万元资金如何回来呢?

到此,粮库的工作只做了一半。

优质谷收购工作“完成”后,上级粮食部门来了指示,优质谷可以卖了。于是粮库又在纸上把5000吨优质谷“卖”给了蒋老板,这样,蒋老板就把各粮所存进来的资金又打回给了粮库,粮库再还给农发行。

从手续、票据和账面上看,优质谷购销这一整套程序非常完美,跟真的一样。如果上级不去各粮所实地查看,就发现不了问题。

优质谷收购价是每公斤216元,销售价为每公斤226元,这样5000吨粮食卖掉就赚了50万元。按上级要求,其中20万元上交,30万元给各粮所作为收购粮食费用。

可是买空卖空哪有实际利润?这时,5个粮所冒领了补贴款120万元就派上用场了。为了使账目更加“完美”,黄鸿志又奔走于各粮所,把各粮所冒领的补贴款收上来,再打进蒋老板提供的账户,作为粮库卖粮的利润款。其中50万元是“正当利润”,需要上交及给各粮所,所以加工厂打给粮库的款实际上是本金1080万元加利润50万元。

留在粮食加工厂账户上的还有70万元。按照约定,要给加工厂50万元“代收费”。

2009年底,黄鸿志带上会计韦桂芳、出纳方春美及另一名工作人员韦焕颜,驾车来到南宁市区,从蒋某手上拿走了20万元。半路上,黄鸿志提议将这笔钱分了,大家一致赞同,随后,黄鸿志分得10万元,韦焕颜4万元,韦桂芳、方春美各3万元。

回到邕宁后,黄鸿志将这10万元给了粮食局长施启民。

当真正内幕曝出来后,一直“温顺”的黄鸿志开始为自己申辩,称这20万元是卖粮利润,不能称为“好处费”。办案人员给他一一算账,算到了财政补贴款这个源头,他才无话可说。

 

戳穿骗局

 

按照事先的约定,黄鸿志将私分公款得到的10万元,送给施启民。

当办案人员找到蒋某追缴那50万元时,蒋某却说只得了15万元,另外35万也被黄鸿志后来取走了。此时,办案人员更加坚定了当初的判断。

原来,分文未得的黄鸿志觉得蒋某没做什么事,却得了50万元,心情很不爽。于是在2010年春节前夕,他找到蒋某以给领导拜年为名拿走了20万元。

过了一段时间,被蒙在鼓里的蒋某对黄鸿志说:“上次你拿的钱是用于拜年的,你一分钱未得,再取点吧,我要15万元就够了。”不客气的黄鸿志再拿了15万元。

当办案人员核查时,黄鸿志又为自己作“无罪申辩”,不承认贪污了这35万元。但办案人员从黄鸿志的一本存折上发现了秘密,原来他用这笔钱买了两台泥头车跑运输,刚好35万元。黄鸿志只好“认账”。

办案人员继续深挖,发现黄鸿志、韦桂芳、方春美、韦焕颜合伙贪污了邕宁粮库代自治区储备粮管理公司保管杂优谷的“溢余款”12万元;黄鸿志指使方春美等人虚开两张仓库修理费发票回来冲账,套取现金5万元,他将其中3万元给了施启民。

至此,骗局被完全戳穿。20129月,南宁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因犯贪污罪,黄鸿志、方春美分别领刑12年、6年,韦桂芳、韦焕颜、施启民各自领刑5年。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10-15 点击率:1901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424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