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白条”院长自开“敛财方”

 

“白条”院长自开“敛财方” 

    _陈晓昆

 

2012年岁末,辽宁省朝阳市温泉理疗医院原院长牟成元迎来了人生中最黯淡的时刻:朝阳市中级法院认定牟成元共计挪用公款740余万元,贪污59万元,受贿总额3.8万元,私分国有资产35万元,犯挪用公款罪、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

案情一经公布,坊间惊讶:一个官职不大的医院院长居然头顶三种罪名,作案跨度十年之久,涉案金额有800万元之巨。

 

“仗义疏财”

 

在下属眼里,牟成元是一个很“仗义”的人。

牟成元曾任朝阳市黄金工业公司经理。1999年,黄金公司搞自谋自立创业改革,领到1012万元创业资金的职工就离岗创业了,没有得到钱的只有副经理樊民、武进,财务科长何山等人。

20015月,牟成元召集这几个人开会,说:“公司自谋自立改革已经完成了,其他职工都得到了创业资金,你们几个人工作没少受累,公司的活儿也没少干,公司也按照自谋自立职工的标准对待,给你们每人准备了10万元的创业资金。”

当时,黄金公司有一笔25万元欠款,欠款人把这笔钱直接交到牟成元手中。他就以自谋自立资金的名义,分别给了樊民15万元、武进10万元。按照规定,樊和武属于在岗职工,不应得这笔钱。“之所以给他们钱,是想给他们找找平衡。”牟成元说。

2002年初,何山找到牟成元说:“你以前说的给自谋自立的钱还算不算数,我开养殖场急用钱。”牟成元许诺说:“我说话肯定算数。”过了几天,牟成元从凌源市政府招待所要回了一笔50万元的欠款,从中拿出10万元给了何山。事实上,何山属于安置职工,不应当得到创业资金。

就这样,用改革的名义慷国家之慨,牟成元赢得了下属的称道。而在朋友眼里,牟成元简直就是“及时雨”。

2000 4月,牟成元的朋友贾林找牟成元借10万元钱。牟成元爽快地答应了,安排黄金工业公司财务人员借钱。两年后,贾某将10万元钱还给牟成元时,牟已经在朝阳市温泉理疗医院担任院长,当黄金公司向他索要这笔款项时,牟就虚开养路费收据等单据,轻松将这10万元收入囊中。

朝阳市温泉理疗医院原是市卫生局的下属事业单位,从2004年到2007年,完成了国有企业的改制工作。

20059月,牟成元的朋友邵平在朝阳市买了一新门市房,急需用钱,便找牟成元求援,牟成元二话没说,从公款里支出9万元,给邵平6万元,又借给本单位职工1.5万元,余下留作自己零用。但邵平钱没凑够,在20063月再次找牟成元借20万元。牟成元一时也拿不出,就从喀左金矿赵老板的手里借了20万元交给邵平。不过,这笔借款牟成元没让邵平来还,而是从医院弄出27万元公款,还给了赵老板20万元后,自己留下7万元。

同在20059月,牟成元的司机王宁的弟弟因家里存放很多鞭炮爆炸,损失很大,还把别人家的房屋也给炸了,急需一笔补偿费用。王宁找牟成元借钱,牟成元从职工闫成手里借了2万元给王宁。后来牟成元以招待费的名义在单位处理了这2万元,替王宁还给了闫成。

然而,在做帮扶公益时,牟成元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2006年春,医院与朝阳市一乡镇结对帮扶,医院支出公款15万元,但牟成元只拿出5万元作为帮扶款,截留的10万元则“帮扶”了自己。

用公款“助人”,练了几次手之后,牟成元接连来了几次大手笔:挪用公款45万元,与人合办宾馆;支取90万元公款购买、装修别墅;在2007年,共支取公款460万元,借给朋友开发房地产。

 

白条冲账

 

20057月,牟成元贷款买了一辆车,感觉手头紧张,便开始盘算弄钱。这时,理疗医院急着要往朝阳市社保局交30万元退休人员养老保险金。

牟成元觉得机会来了,一番思量后,他找到承包医院康复楼和浴池的经理王鹏,说:“你先预交给我30万元钱,以后算账时抵承包费。”王鹏照办。牟成元将其中10万元用来还车贷,另20万元则借给朋友开鞋厂。

等到年底王鹏清算承包账时,牟成元就随手写了一张收据:“2004826日收人民币30万元,此款系办理提前退休人员工资接收”,交给财务,用来冲减个人往来账。

就这样,牟成元以一张虚假支出单据入账核销,轻松地将30万元化公为私。

此后,牟成元一发不可收。

2006年,理疗医院按规定应交失业保险金40多万元,牟成元于是找到朝阳市就业局某领导说情:“我们理疗医院失业人员想享受失业保险待遇,麻烦给照顾照顾。”一番活动后,对方终于同意减免了一些费用,只交纳失业保险费10多万元。

牟成元给该领导奉上5万元好处费,另有9万多元则装入了自己的腰包。因实际交纳失业保险金额和从财务实际支款数对不上,牟成元就没有用缴纳失业保险费的正式收据走账,他自己手写了一张25万元的收据入账。

当年12月,牟成元在朝阳市就业局领取医院职工经济补偿金35万余元,他将其中的 20万元据为己有,依然用白条子入账了事。

 

权力生意

 

2002年上半年,干工程的韩老板找到牟成元,提出想揽理疗医院的工程,牟成元很爽快地说:“你先干大门楼试试吧,干好了可以继续合作。”

到了9月下旬,理疗医院给韩老板拨付了7000元工程款。在中秋节的前几天,理解牟成元所说“合作”含义的韩老板来到牟成元的办公室,拿出1万元说:“感谢牟院长把医院大门楼工程承包给我,以后再有工程给我安排点儿。马上过节了,我也没买什么东西,这点钱你喜欢啥就买点啥吧。”牟成元假意推辞说:“用不着,工程干好就行,这钱你拿回去吧。”韩老板不由分说把钱丢下,迅速离开。很快,韩老板的尾款很快就到位了。

工程的利润可观,很多人都盯上了这块肥肉。姜老板从200211月到20034月,承包了理疗医院康复楼和食堂、大会议室改造装饰工程。在20035月,姜老板到牟成元家,送给他8000元,并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来感谢包下工程,另外想让牟成元早点结清工程款。随即,疗养院结清了姜老板工程款。

虽然在一些朋友眼里,牟成元是热心人,但在另外一些人看来,牟成元帮助别人办事,都是要收取回报费的,他把权力当成生意来做。

20038月,医院职工郝强找牟成元说想承包锅炉房,负责医院和家属楼供暖工作及锅炉维修,还负责收取家属院、院内承包单位的取暖费。牟成元答应了。2003年末,郝强到牟成元办公室,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说:“承包锅炉房有效益了,这点钱表示谢意。”牟成元说:“这钱我先收着,将来替你还煤款吧。”当然,这不过是牟成元客气的说法而已。

2006年春节前,一个名叫张强的人打电话将牟成元约到一家大酒店,送给牟成元1万元。不过,这钱不是白送的,张强在2005年初的时候,为理疗医院集资了150万元,他想早点要回这150万元及利息,另一个目的就是他想参与理疗医院组建股份公司时入股。拿了人家的手短,牟成元后来让张强如愿以偿。(文中除牟成元外,均系化名)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3-10-15 点击率:222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89669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