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神秘测谎师:让贪官“瞬间崩溃”

对贪官搞“突然袭击”,帮女公务员“证清白”,发现测谎仪误判真凶……

 

神秘测谎师:让贪官“瞬间崩溃”

_连宗

 

201312月,北京市刑侦总队心理测试室,微胖的测谎师唐帅穿着警服,一脸和善。对面的人有些局促,不时瞟一眼身上的传感器。虽然对答如流,但他生理指标的变化,已被专业“测谎师”唐帅记录下来。

不同于微表情等缺乏实践支撑的学说,“测谎”在犯罪侦查领域已运用10多年,帮助破获了不少大案要案,不久前,它被地方检察院用于查处贪官中,引起激烈争议。

 

和贪官做游戏

 

近日,一条新闻引起网友讨论:合肥市肥东县检察院采用测谎仪查贪官,已成功侦破3起职务犯罪案件。合肥市检察院检察技术处处长洪军,详解了用测谎仪反贪的故事。

“除了受过训练的特工,没吃饱饭的人外,都能参加检测。因为,你的心理活动会出卖你。”洪军介绍,给测试对象戴上连通导线的夹子,就可记录被测人的呼吸、血压等的变化。被测人说谎时,人体神经反应会发生变化,测谎仪屏幕上的曲线也会剧烈波动。”

用测谎仪对付狡猾的贪官,没这么简单。20137月初,合肥检察院接到举报,某单位干部刘华涉嫌给领导送钱行贿。当时,刘华非常自信,自告奋勇参加“测谎”。

“我们做个游戏好不好?110我给你10个数字,你在心里挑一个。”这是测试前,测谎师为刘华安排的特别环节。

测谎师开始按数字逐个提问:“你说的是5吗?”刘华回答:“不是。”但屏幕已经显示其生理数据曲线变化,测试了两三轮后,调查人员坚称:“你说的就是5,你撒谎了。”被揭穿的刘华直冒冷汗。

“他会琢磨,我预设的小数字都被发现了,那我隐瞒的情况会被测出来吗?”洪军说。

进入主题后,问题一个接一个,测谎师提到刘华曾送现金时,测谎仪就有剧烈波动。后来测谎师随口问:“还送过什么?送没送过汽车和房产?”测谎仪也有剧烈反应。这超出了调查人员的预料。他们告诉刘华,你今天讲的有些事情说谎了。

这时,刘华的心理防线已全线崩溃,他喃喃自语:“那就这样子呗,我也没法子,你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第二天,刘华主动交代了行贿房产、汽车的情况。

除了游戏引入,测谎前测谎师还常常与嫌疑人聊天,使其放松之后搞突然袭击。之前,合肥曾发生一起商场黄金柜台失窃案,检察院对有作案可能的嫌疑人进行了测谎,“你是保安吗?你当天在值班吗?”被测人淡定回答后,当调查人员再问:“你那天走过消防通道吗?”屏幕上的曲线剧烈波动,调查人员赶紧追问,最终锁定了罪犯。

测谎师还排除过公务员的作案嫌疑。合肥市检察院曾接到过举报,一个市级单位公款账目对不上,亏空18万元,举报人怀疑是单位女会计贪污了,但当事人绝口否认。后来通过测谎仪检测,调查人员围绕会计是否拿钱,设计多套“试题”询问,但这名女会计各项生理指数正常。公安机关基本排除了她的嫌疑,但未停止对她的调查。

“最高检规定,测谎结果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但可用其帮助审查、判断证据,节约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洪军说。

在一些检察官看来,测谎还能“四两拨千斤”。浙江诸暨检察院承办水电局工程师受贿案时,突审10天成效不明显。但当工程师接受测谎申请后,测前谈话时就迫于心理压力交代了一笔受贿。完成测试后,办案人员分析了他的心理特点,建议调整侦查方向、审讯方式,最终他交代了受贿10多万元的事实。

 

一个字泄露凶杀真相

 

除了反贪,测谎更多地被运用到刑侦领域。到2013年,唐帅干测谎已14年,他先后测试1700多人,协助破案600余起,其中不乏重大疑难案件。

血压、血氧饱和度、脉搏、皮肤电……刚入行时,唐帅看到这些词直犯晕,这哪是破案,分明是治病。后来,经过师傅、知名测谎专家陈云林“调教”和多次实战,唐帅逐渐成长为“测谎”高手、公安部特聘专家。

201011月,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接到一对老夫妇报案:29岁的女儿失踪。女子住所有多处血迹,失踪前曾和男友驾车外出。

女儿的男友是家企业的副总,面对唐帅,副总神情镇定,有问必答。

“她坐在哪儿?”唐帅问道。

“后面。”副总稍微犹豫了一下。

“左面还是右面?”

唐帅立即追问。“一会儿左,一会儿右。”

测试中,当唐帅提到作案地点、作案工具等细节时,副总的生理指标图谱都表现出明显异常,唐帅心中有了答案。经过侦破,凶手果然是副总。

其实,副总说的句句是真话。而这,恰恰就是破绽。

原来,副总以为自己只要不说谎,警方就没办法。因此他回答唐帅的问题时用的是“后面”,而不是“后座”。当时情况是,被害人被他藏在车辆的后备厢里,准备抛尸。随着车辆转弯,尸体确实一会儿左一会儿右。

“不冤枉一个无辜者”

 

在国外, “测谎”也被运用到反腐领域,并且公权力部门的层级更高。如不久前,俄罗斯内务部拟规定该部从普通巡逻人员到各分部的领导人,在被聘用或升职时都必须进行谎言测试。

不过,中西方关于“测谎仪”功效的争议一直存在。此次合肥用测谎仪反腐的新闻曝出后,就有评论指出,作为一种技术手段,测谎并非万能,更有失手的时候;越是使用测谎仪,公权力机关越要保持清醒,增强责任,注重程序正义。

这一点,唐帅显然很认同。他补充道,有的嫌疑人过于敏感,判断起来困难很大;皮肤电是测谎最重要的参数之一,但有人因为个体生理原因,这项参数看不出变化。

他也多次提到测谎师的责任心。200912月,北京一名女子在家中被捆绑致死。办案人员很快发现,王某有重大嫌疑,案发时段,他到过现场,在接受讯问时,他也闪烁其词,迟迟不肯提供真实情况。

然而,他不是凶手。

王是自愿接受测试的。当唐帅问他是否去过现场时,王的生理指标图谱发生了变化,但在与被害人见面、施暴等问题上,王均无异常反应。办案人员调整了主攻方向,全力调查另一名嫌疑人。最后水落石出。

原来,王当天确实到过被害人家中,但进门后发现没人,以为被害人外出了就离开了。因为担心老婆知道他和被害人的关系,所以才隐瞒了真相。

2013年,新刑诉法正式实施,新法在证据种类中新增了“电子数据”,赋予了测谎技术全新的定位,法院、公安局等机构的专业测谎师将越来越多。

“干这一行要做到不冤枉一个无辜者,这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体现!”唐帅说。

 请搜索廉政瞭望微信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05-06 点击率:1772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0779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