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皇家姑父常被“辜负”

 

同为皇亲国戚,姑父远远不如国丈或国舅抢眼。国舅爷杨国忠、贾似道、隆科多,个个如雷贯耳。按理说,皇帝的姑父,就是先帝的姐夫或妹夫,先先帝的女婿,应该是豪门才俊才对,怎么会不出彩呢?但其实,很多时候,在一个权力家庭中,太强太聪明的女婿,也许会是儿子的好助手,但绝对是孙子的隐患。在历史上,皇家姑父难以扬名,被“辜负”的背后,还有更多荒诞的原因。

 

皇家姑父常被“辜负”

_清风慕竹

 

最近朝鲜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作为“二号人物”的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张成泽以阴谋颠覆国家的罪名被逮捕,并被执行死刑。令人唏嘘的是,张成泽对金家并非外人,而是最高统帅金正恩的亲姑父。

当年平民出身的张成泽有“第一美男”之称,赢得了金正恩的姑姑金敬姬的芳心,谁能想到有现在的结局。细数历史,如张成泽一样“倒霉”的姑父并非一人,而“倒霉”的原因却各有奇葩。

 

姑夫“太弱”不抗压

 

汉武帝的姑姑馆陶公主刘嫖嫁给了堂邑侯陈午。刘嫖天生是个不安分的人,陈午还健在时,就养了一个叫董偃的俊俏少年作自己的“面首”。等董偃长到十八岁时,他和刘嫖俨然像夫妻朝夕相伴,在家时于内中侍奉,外出时就为她驾车。

终于,等到陈午死了,但让汉武帝承认董偃的姑父身份还是个难题。有人给刘嫖出主意说,武帝在前往祖庙祭祀时,常为没有行宫而苦恼,恰好你名下有一个长门园正挨着祖庙,不如把长门园献出来。

武帝听闻,十分高兴,亲自到姑姑家看望。他笑着对刘嫖说:“希望见见你的主人翁。”刘嫖便把董偃引了出来,武帝一看,董偃果然是帅哥啊,从此,便经常与这个小姑父一起斗鸡走狗,游猎踢球。

有一天,武帝在宣室举行酒宴,董偃正要进门时,被东方朔执戟拦下了。东方朔对武帝说:“董偃有三个罪名可杀:他以人臣的名义,私侍公主,这是第一条死罪;败坏男女风化,搞乱婚姻礼制,有伤先王的制度,这是罪二;不知依经书劝学,吸引陛下尽狗马之乐,极耳目之欲,这是他第三条死罪。”

武帝听后,非常尴尬,说:“我已经摆好酒宴,下次再改吧!”

东方朔说:“不可以。宣室是先王的正殿,不是议论正当的国事,不能进去!”

武帝权衡,相比董偃,似乎还是这个东方朔更有意思一些,只好下诏把酒宴改在北宫举行,让董偃从旁边的东司马门进去。

打这儿起,武帝开始日益疏远这个小姑父,倒霉的董偃因此心灵大受创伤,不到30岁就抑郁而终了。

 

姑父“太美”是罪过

 

何迈是南北朝时刘宋皇帝刘子业的姑父,娶的是新蔡公主刘英媚,曾任前抚军咨议参军,深受宋文帝器重。他作梦也想不到,侄儿当了皇帝,反倒成了他倒霉的开始。

刘子业本是一个不着调的人,即位后,把几个叔叔杀的杀,软禁的软禁,还用粪水泼他爸爸的坟。更令人不耻的是,他和姐姐山阴公主乱伦,接着又看上了漂亮的姑姑刘英媚。

有一天,刘子业借故把姑姑召进宫来,没说上几句话,就把她抱上床来。刘英媚大惊,拼命挣扎,喊着说:“我可是陛下的姑姑啊!”刘子业淫笑着说:“姐姐尚能侍寝,姑姑又何妨!”说完便抽出剑来,刘英媚无奈屈从。

刘子业对姑姑十分迷恋,不肯放她回去。这时刘英媚的小儿子得了重病,何迈连连催促她回府。刘子业搪塞不下去了,索性找了个宫女的尸体封在棺材里给何迈送了回去,假称新蔡公主暴病而亡。

何迈打开棺盖,见里边是一具刮花脸的女尸。不久他探听到了事情的真相,被皇帝戴了这样一顶绿帽子,自然是愤怒不已,开始暗地里蓄养死士,准备除掉这个昏君。不过,还没等他动手,就被人告发,可怜何迈死得不仅难看,而且难以瞑目。刘子业则心安理得地封姑姑为贵嫔,还让她改姓谢,后来又要封她做皇后。

刘子业还有一个姑父,他就是名士褚渊,娶的是南郡公主。不过这次打上褚渊主意的,不是皇帝本人,而是他的姐姐山阴公主刘楚玉。

刘楚玉被后人评为“史上最色的公主”,思想开放而前卫,看到宫里美女成群,十分不平地对弟弟说:“咱们都是一个妈生的,你可以有三宫六院,我却只能守着一个驸马过日子,太不公平了!”刘子业一听有道理,马上从御林军里挑选了30个俊男,给姐姐当了“面首”。然而,她还不满足,又瞄准了姑父褚渊。

褚渊是当朝的两大美男之一,风度翩翩,俊美非凡,估计和号称“朝鲜第一美男”的张成泽有一拼。据说不管在什么场合,只要他一出场,就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每次退朝的时候,朝廷百官甚至于那些外国的使节,都伸着脖子目送他远去,一副恋恋不舍看不够的样子,直到他越走越远,看不见了,众人才心满意足而散了。

当褚渊受诏踏进公主府上时,刘楚玉的心激动得“呯呯”跳个不停。她梳妆打扮,施展浑身解数,色诱起自己的姑父来。

可十多天过去了,褚渊却像个木头人般,对她一点也不来电。刘楚玉急了,骂道:“你看起来倒是个男子,一把大胡须像铁戟一样粗壮,做起事来怎么却没有一点阳刚之气?”

褚渊文质彬彬地回答:“我虽然愚钝,但如此违反情理的事却是不做的。”

刘楚玉不死心,对褚渊软硬兼施。倒霉的褚渊也铁了心,放狠话说:“你是公主,我不能对你怎么样,但你再这样逼我,我自杀总是可以的。”

其实,褚渊要是真的死了,反倒让其青史留名。后来,他相助萧道成篡宋建齐,因此受世人唾弃。陈寅恪后来影射汪精卫那首诗中,就用了这个典故:“阮瑀多才原不忝,褚渊迟死更堪悲”。

 

 请搜索廉政瞭望微信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05-06 点击率:2112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51687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