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真真假假的“朝里有人”

官员们会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自己的后台,攀比关系在许多地方已经成了“明规则”。

 

本刊记者  曾晖 

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党委副书记冯朝辉日前落马,据媒体报道,作为一个伪造年龄、身份、学历的“三无干部”,冯朝辉“混成”的关键是他一路声称自己“在北京有人”。

 

“北京朋友”能唬人

 

冯的第一个官位是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旧关超限运输检测点主任(正科级)。知情人称,“他跑到交通厅的领导那里,说北京部委的某某某是他的好朋友,希望对他提拔任用。”“他提的那些人都是级别很高的领导干部,交通厅的领导既不便打听,也不敢得罪,只好宁信其有。”

200812月,冯朝辉再次搬出北京“高层次的朋友”,使自己调入阳泉市纪委,担任副县级检查员。2010年,全国各地开始清查干部队伍中的身份造假者,当时,冯朝辉被阳泉市委组织部查证身份有问题,按规定应予清退。但他因为“在北京有人”,而被阳煤集团延至旗下,任命为集团纪委副书记,职级不降反升,成为“正处”。

借用其“纪检干部”身份招摇撞骗,替人“铲事儿”,冯朝辉屡屡诈取不义之财。据有关部门查实,2012年,山西某大型国企一名干部有关问题被国资委调查,冯朝辉找调查组为其说情。事后,冯以感谢调查组人员为由,索要8万元,据为己有。

冯朝辉还经常主动找到一些领导干部,向对方透露,他从“北京的朋友”那里听说“最近有关于你的举报”,“我可以帮你摆平,但要花钱”。而那些他出面试图“摆平”的案子,很多就是他自己举报的。

冯朝辉自然是“狐假虎威”的职业高手,但他并非孤例。无论官场还是江湖场,都混迹着一批打着各种领导旗号,招摇过市的人,他们被戏称为“装家”。

“装家”通过出色的演技让基层官员、各界老板相信他人脉广阔,根基深厚,值得结交,有事肯定能办。征服了“观众”后,“装家”便让他们大把出钱,然后再拿着这些钱财去进行运作……

其实“装家”到底能不能成事根本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后台也不清楚,但正是人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和“媚权”的心态,让其有着施展拳脚的广阔平台。

也因此,“只有名字和性别是真的”的冯朝辉,才能凭借他“在北京能见得着人”的吹嘘,在山西官商圈子里竟混成一个“人们既不敢得罪,甚至还得争相巴结”的红人。

 

“朝里有人”的迷信

 

“朝里有人好做官”,这是许多人笃信的生存法则。姚雪垠作品《李自成》中,有句话让人回味无穷:“这事一办成,你就一步登天,你们一家人的日子也马上苦尽甜来”。可见千百年来,这个观念一直深嵌于某些人的心中。

在这样的不良政治生态下,只要“朝中”有人撑腰,打个招呼,递张条子,凡事似乎“手到擒来”。

金道铭在任山西省纪委书记期间曾招呼取消“两规”违法官员,白培中的贪腐丑闻也被他以“留党察看”草草终结;被查处的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其胞弟刘志祥担任原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背靠徐才厚,谷俊山开家发财,盆满钵满……

于是,攀附“朝中人”,成了不少官员乐此不疲的事情。

原江西新余市委书记李安泽,通过商人接近苏荣之妻,从而傍上了大树。哪怕其后江西官场震荡,但李安泽还在开大会时,当众声称自己不会出事。他还说,自己想再“努力”,看能不能继续往上升一级。

而原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白云显然就没那么“幸运”。一次她到北京开会,在休息期间特地走到一位五台籍高官身旁套近乎:“我是您的同乡呢。”未料到对方揶揄她说:“我和你不是老乡,阎锡山跟你才是老乡。”

据知情人士说,很多落马的山西高官都有着高层背景。“北京有人甚至直接插手县委书记的任命。”

除了建立关系,官员们也会有意无意地透露出自己的“后台”,攀比关系在许多地方已经成了“明规则”。

还是山西原副省长杜善学曾当面斥责一名背景深厚的吕梁本地官员,“你有什么关系,我知道,我有什么关系,你不知道,我想让你滚蛋,能三点,不四点。”

异化的官场生态,令所有身处其间的人都无法逃避。

有人说,即使那些“朝里真有人”的官员并不主动去利用关系,但在旁人看来,他们身上仍然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一来是怕得罪上级,一来也想从这样的关系中分一杯羹,旁人大多愿往“关系户”的身上靠,结果使其附着的资源越来越多,根基越来越壮,旁人也就越发觉得“关系户”的能耐大,于是更加疯狂地巴结左右……最终陷入一个滚雪球般的裂变循环。

 

“树倒猢狲散”

 

媒体报道,尽管国家早已严令撤销地方驻京办,但它们却变着法地私下运行……其实,“驻京办”的运行逻辑,正是“朝里有人”,为地方政府及领导寻求人脉,成为他们之间的联络员。

有西部某县领导向记者大倒“苦水”,如果上面没人,想要争取个大项目简直比登天还难。曾有当地领导到国家某部委“求”批文,甚至不惜在办公室里帮忙擦桌子,倒开水,人家却连眼睛也不抬一下。

而有关系有门路的,受到的待遇则大不一样。“他们可以随意上报一个什么夸大其词的工程项目,比如本来只要一千万就可以上报为几倍甚至是多少几十倍的项目。”

祛除“朝里有人”的迷信,一方面需要斩断不正常的裙带关系,对那些胡作非为的“关系户”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仅要查“关系户”,更要追究其背后的“朝中人”,要让这些高级干部形成约束“自己人”的压力;另一方面,必须使官员公开透明地行使公权力,严格组织程序和党纪国法;而最根本的,还是纠正唯上、媚权的官场文化。

常言有“大树底下好乘凉”,但“树倒猢狲散”的警句也正在真切的发生。

十八大以来,中央严厉反腐,拔出萝卜带出泥已成常态,山西、四川、江西等地官员近来接连落马就是证明。新华社对此评论称,“朝里有人也不灵”,“出来混早晚要还,伸了不该伸的手,拿了不该拿的钱,党和人民一定会让他吐出来。”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12-09 点击率:1153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02622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