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南京“私车公用”第一案

戴正明在“私车公用”中,错打了“方向盘”,成为南京第一个倒在“私车公用”路上的基层官员。

 

徐向林 

在不少人观念里,“公车私用”为人诟病,“私车公用”却是发扬风格。但江苏南京市江宁区江宁街道水利站副站长戴正明,却在“私车公用”中,错打了“方向盘”,成为南京第一个倒在“私车公用”路上的基层官员。

 

副站长养不起车

 

“戴正明是我们单位出了名的工作狂,从普通工作人员提升为副站长,是凭实绩干上去的。”在南京市江宁区江宁街道水利站,一提起戴正明,昔日的同事大多比较认同。

今年46岁的戴正明自大学毕业后,就进入该街道水利站工作。从技术员干到水利站副站长。

当了副站长后,戴正明不仅要负责全街道的水库消险、小河流域整治及农业园区的开发等工作,还要到有关部门跑审批手续,但单位没有公务用车,平时只能租车。戴正明觉得租车的费用大,使用起来也不方便。20067月,戴正明拿出家中的全部积蓄和向亲戚借来的一些钱,买了一辆16万余元的私家车。

买车后,戴正明干起工作得心应手,尤其是在2008年、2009年的江堤防洪工作中,那辆车为他带来诸多便利,他也多次得到南京市、江宁区的表彰和嘉奖。

但是“私车公用”很快给戴正明带来了经济压力。每个月下来,戴正明的私家车行驶里程都在2000公里以上,一年的花费需4万余元。

按照当地有关公务用车货币化补贴的实施意见,戴正明每年大约有8000元左右的车补。补助不够,他只能花自己的工资做补贴。为此,其爱人没跟他少发牢骚:“别人也有车补,还心安理得地在单位报销打车费,就你能,买了辆车把家底都耗净了。”

戴正明也很为难,他也曾想过把车卖掉,学别人打车报销。可他到二手车市场问了问价格,要损失一半的购车款,戴正明又有点舍不得。

就在戴正明犹豫时,水利站的站长陈亮主动对戴正明表态:“你买车是为了工作,站里会考虑贴补一些费用的。”这让戴正明打消了卖车的想法。

 

违规车补三人分

 

虽说站长表态由水利站出特殊车补,但水利站的经费管控得很严格,每一笔支出费用都要向上级报账。这让陈亮、戴正明一时找不到空子可钻。

2009年春节前夕,“转机”来了。陈亮和戴正明将“弄钱”的目光盯向了经费充足的铜井水利工程队,戴正明虽然兼任该工程队的负责人,但由会计李红(化名)管账。于是,三人合谋,由陈亮、戴正明签字,李红用假发票,报支了2万元。陈亮与戴正明各分得1万元违规车补。

为了“堵嘴”,他们索性将李红也拉进来“分一杯羹”。此后,他们报支违规车补成了惯例,一直延续到2012年春节前。

在案发后,经办案人员核查:自2009年起至2012年初,陈亮、戴正明、李红3人共侵吞铜井工程队公款15.5万元。其中,陈亮分得6.5万元,戴正明分得6万元,李红分得3万元。

让戴正明没想到的是,陈亮除了参与侵占公款报支车补外,还在工程承接、工程管理及工程款结算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先后受贿16.8万元。

20129月初,陈亮因涉嫌行贿、受贿被南京市纪委调查时,他主动供述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贪污、受贿等犯罪事实。陈亮的落网,也让戴正明如坐针毡。

 

案件争议

 

随着陈亮案的深入调查,其侵吞公款的犯罪事实也逐渐浮出水面。戴正明顶不住了,20121122日,他主动到南京市纪委自首。

戴正明投案后,妻子袁瑶(化名)凑齐6万元,主动为丈夫退赃。陈亮的亲属也为其退赃23.5万元,李红也退赃3万元。

20139月,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以贪污罪判处戴正明5年有期徒刑,并处罚款5万元。陈亮在同庭判决中,以受贿罪、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6个月,并处罚款11万元。

一审宣判后,戴正明不服,提起上诉。其代理律师崔武经过多方走访,发现不少人对戴正明的一审判决存有较大的争议。

该街道所辖的10个社区,联名向崔律师提供了戴正明“私车公用”的证明,江宁区水利局也出具了认定戴正明“私车公用”的证明。戴正明所在水利站的3名同事,还主动提出愿意到法庭作证。戴正明的一名昔日同事说:“一些公务人员领着车补,却照报租车费用。戴正明‘私车公用’了5年,如果也像别人一样报打车费,估计10万元也不止。”

20142月,崔武律师受托,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423日,法院下达了二审判决书,法院并未对戴正明“私车公用”的问题未予认定,仍构成贪污罪。在量刑方面,鉴于戴正明有自首、从犯、积极退赃等表现,改判有期徒刑2年。

 

编后:此案中,不管戴正明是否将贪污所得用于正常公务用车开支,但他在已领取车补的情况下,又侵占公款贴补用车亏空,这已超出法律底线,获罪入刑无可厚非。但此案也有一些发人深省的地方。

从上文可知,当地公职人员每年都可获得一笔数目相当的车补,但其中不少人并没有“私车公用”,而是一边领车补,一边报销外出办事的租车费用,拿着双份钱。这种车补“一刀切”的问题极易让“私车公用”的人心理不平衡,从而产生贪腐心理。

目前,各地都出台了公务用车的货币化补贴政策,这是好事。但在执行中,不少基层干部都建议有关单位要考虑各岗位的特殊情况,不能仅以职务的高低来作为发放车补的标准,对于一些常年需要在外面跑的岗位,在发放车补时应予以倾斜。

此外,车补“一刀切”还容易使公务人员滋生“干多干少一个样”的心理,打击他们的工作积极性。这对一些乡镇基层干部来说尤为明显。一名某地级市的财政局干部就曾表示,一些乡镇干部走访农户时只能自备交通工具,但产生的费用财政不会报销,一些乡镇干部宁愿不下乡也不愿自掏腰包。

面对这类情况,有专家建议直接按实际费用报销车补。全国人大代表麦庆泉甚至提出了具体做法:每次私车公用时,由两个知情的上级签名同意,回来后按照里程、汽车油耗、路桥费、折旧等实际损耗来报销,由两个上级签名。如弄虚作假,三人都要受处罚。

若是车补方案能进一步细化,类似戴正明这样的案件可能会减少;另一方面,也要明确对滥用公务租车报销行为的惩戒措施,避免揩“公家油”的行为。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12-09 点击率:4240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0783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