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袁隆平:安“贫”乐“稻”

作为蜚声海内外的大科学家,袁隆平尽管在外人看来已是名利双收,却仍然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过着安“贫”乐“稻”的生活。

 

_廖婧羽 

在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公布的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名单中,名单包括278个组织和个人,84岁的世界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榜上有名。

遗憾的是最终未获奖,但很多人认为,其实获奖与否并不影响他的伟大。

924日,袁隆平团队与创世纪种业有限公司合作研究的最新成果“Y两优900”湖南隆回百亩高产示范片,经以中科院院士谢华安为组长的专家组现场测产,平均亩产达1006.1公斤,首次实现了超级稻百亩片过千公斤的目标。

 

袁隆平的“资产”

 

200012月,袁隆平以技术入股的“隆平高科”在深交所挂牌交易,有好事者帮忙估算了一下,袁隆平的身家一下子达到了上千亿。很多人都在期待着看袁隆平将会开始怎样的富豪生活,但袁隆平还是以原来的样子出现在大家面前,仍旧是那个朴素的农民一样的老头:瘦小的身子,高高的颧骨,黝黑的皮肤,背微微的驼着,身上穿着的永远都是他最钟爱的“物美价廉牌”的衣服。别人眼里所谓的“亿万身家”,早已被袁隆平淡忘在生活之外。

曾有人问袁隆平:“您这一生希望有多少资产?”他笑着说:“一个小棚子,下面一口小猪,足矣。”见问者不明就里,他用手比划着说,“这是个‘家’嘛!这个棚子就是上面的宝盖头,下面这个‘豕’字,古语里不就是猪吗?”

在袁隆平的概念里,他的收入就是每月领到的4000多元的工资和奖金而已。日常开销也是量入为出,在衣食住行方面也更加地节俭。

他打了个比方说,“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这是对的。家再大,也只能睡一张床,资产再多,你每天也只能吃三餐饭,对不对?所以,我对钱这个东西看得很淡,够用就行。”

200112月初的一天,袁隆平应邀出席香港中文大学授予荣誉理学博士的仪式,可是到了香港才发现没有西装领带。出席正式场合不能太随意,于是袁隆平决定上街买领带。路上同伴都劝他买条好领带,可是袁隆平看了看嫌贵,不肯买,拉着同伴到地摊上去,买了一条花100元港币能买到6条的领带。他拿过领带,在胸口上比试着,笑笑说:“蛮漂亮嘛,怎么样,精神吧,这叫价廉物美牌,比名牌差不到哪里去,来来,你们都来买……”

当时,袁隆平的三儿子和三媳妇正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听说此事后特意上街买了条金利来领带,嘱咐他第二天出席仪式时,系他们买的这条。但是到了第二天,他还是系上了自己在地摊上买的那条去香港中文大学了。

不光买领带便宜,袁隆平其他的衣服也买得便宜。最贵的西装,都不超过800元,皮鞋不超过200元,衬衣也都是趁打折的时候才买。

有一天,他与夫人邓哲逛商场,看到货柜里有打折到10块钱一件的衬衫,他说,太便宜了,于是一口气买了10多件,他对夫人笑笑说:“这样的衬衣好,下田的时候穿起来方便,不用担心弄脏了。”这句话可真是形象地诠释了袁隆平的安“贫”乐“稻”:买衣服不但想着便宜,还惦记着他心爱的稻子。

 

“两个梦”

 

今年9月,是袁隆平从事杂交水稻研究50周年、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成立30周年。在纪念活动上,袁隆平道出了自己的“两个梦”。

“我有两个梦。第一个梦是禾下乘凉梦。我们正在开展超级稻第四期大面积示范田亩产1000公斤的攻关,计划2020年实现,就目前进展看,今年就能取得突破。我还要向第五期超级稻攻关目标即16/公顷进军,直到实现我的禾下乘凉梦。第二个梦是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全世界有1.5亿公顷水稻,如果有一半稻田种上杂交水稻,按平均每公顷增产2吨计算可多养活四五亿人口,实现杂交水稻造福世界人民的梦想。”

有人说,袁隆平对简朴生活的泰然和对杂交水稻的热爱,都来源于对曾经苦难生活的敬畏。

1960年秋,中国大地上饥馑的情况愈发的恶化,在湖南省安江农校教书的袁隆平和他的学生们也同样面临着饥饿的威胁。学校配给的粮食有限,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每天靠五六两口粮度日。平日里经常锻炼、身体素质很好的袁隆平也饿得浮肿起来,整天摇摇晃晃的,无力走动,无神看书。

一天晚上,袁隆平久久不能入睡,一闭上眼睛,饿殍悲惨的模样就会在脑海里出现。熬到了实在熬不住的时候,做了一个美好的梦,他梦见他种的水稻长得跟高粱一样高,穗子像扫把那么长,颗粒像花生米那么大,他和助手们就坐在稻穗下乘凉……

从此,袁隆平便将实现水稻增产作为终身追求的目标,而对于饥荒的深切感受让他对各种物料用度都极为珍惜,从不愿稍作纵享。而这和幼时母亲的教诲,也是分不开的。

袁隆平的母亲是教师出身,袁隆平提到母亲给他讲过的一则故事:一只胖胖的狐狸正在觅食,听见一群雏鸡在围栏里唧唧喳喳地叫着,馋涎欲滴,便四处寻找进口。终于,在围栏一角它发现了一个小洞。可是洞口太小了,它那肥胖的身躯进不去。于是,这只狐狸便绝食5天,饿瘦了自己,终于穿过了那个小洞,贪婪地吃光了小院的雏鸡。可是,这时它发现自己那吃得鼓鼓囊囊的大肚皮却出不去那个小洞了。无奈,它又绝食5天,再次饿瘦了身躯。结果,回到院墙外的狐狸,依旧是原来那只狐狸。

袁隆平说,母亲讲这则故事时,自己还小,还不理解母亲的用意。成人以后,有了一些经历,才渐渐明白了母亲当初的良苦用心——要学会节制自己的欲望,这也是古人说过的“无欲则刚”的道理。

 

袁氏原则

 

因为工作的关系,袁隆平常常出差,也恪守原则。

20062月,全国“两会”在北京召开,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袁隆平也要到北京来开会。和平常一样,出发前他就“沉下”脸千叮咛万嘱咐交代买机票的人:“别买头等舱,就买经济舱,就是买了头等舱,你也得去退掉。”

在有一次出差前,袁隆平夜以继日地工作了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买机票的同志考虑他的身体状况,想让他利用乘坐飞机的时间段好好休息下,便没有经过他的允许买了头等舱。登机前,他发现飞机票竟然是头等舱,便硬是让秘书退掉头等舱的票,改签了经济舱。

高铁开通以后,就变成袁隆平出行的优先选择。一次袁隆平在北京开完会,准备乘坐下午3点北京开往长沙的高铁。当袁隆平进入验票窗口,工作人员从他手中接过身份证和火车票,满脸惊讶。或许在她想来,世界级的大科学家在一个普通的验票窗口和其他人一起检票,简直不可思议。

火车还未进站,袁隆平想到火车站的休息室休息一下,哪知却被工作人员客气地拒绝了,因为休息室只接待特等座旅客,而他的票是一等座。这时,很多旅客认出了袁隆平,看到袁隆平不能进休息室,便上前“打抱不平”:“这是袁隆平院士呀,应该让他进去”,“袁老师在杂交水稻科研育种方面作出那么大贡献,咱们都是吃他研究的水稻长大的,这点小事算什么……”

袁隆平站在一旁,欠了欠身,觉得给大家添麻烦了,不停地说谢谢,但最终还是决意到9号厅候车。这时,有两名持有特等座票的旅客决定把票给袁隆平,请他进去休息,周围的旅客也附和着,进去吧,袁老师。面对大家的恳求,袁隆平不停地向旅客点头致谢,就是不肯进休息室,不一会儿花白的发间竟然冒出了汗。

上了火车,袁隆平秘书买的是二等座,不在一个车厢。有人提议,以后出差让秘书和袁隆平买同样的票,照顾起来方便些。袁隆平却说,“这是有制度规定的,制度能随便改吗?甘地是大人物吧!他出差从来都是买三等座,为什么啊!因为没有四等座啊。”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作者单位为团中央青年志愿者工作部文化宣传处)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12-09 点击率:2462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423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