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家乡政府“撑腰”的跨省维权

市领导“点将”维权经验丰富的镇干部于超,于超起初还有点不情愿:一则跨省维权很有难度;二则司法所只有他一人,忙!“但转念一想,他们都快家破人亡了,我就不能试着帮一把吗?”

 

本刊记者   高洪云 

2013512日晚,在北京朝阳区一家政公司当保姆的四川江油人何自蓉接到噩耗:她的独子文明强在山西太原被黑诊所误诊身亡。

何自蓉至今记得,那一天,恰逢汶川地震5周年。她马上赶到太原,与丈夫一起维权。不料,在山西经过9个多月的徒劳无功后,丈夫突发脑溢血成为植物人……

 

子亡夫倒,异地无依

 

2013年春节刚过,文再富与儿子文明强从宁波辗转到太原市小店区刘家堡乡的“三地轧钢厂”打工。与该厂一路之隔、相距不远的108国道旁,当地村民张中会开了一家诊所,宣称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因文明强患有慢性糖尿病,故去询问,张中会说8000元可保证把病治好。

当年3月初,文明强停工治病,后经常到诊所输液、拔火罐、针灸等。512日下午,身体不适的文明强又来到诊所,张中会给他注射了一些药物,结果他身体很快出现异常,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于晚上10点半死亡。

13日上午,文再富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小店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于次日正式以“非法行医案”立案侦查。张中会随即被拘捕。他供认,自己没有行医资格,涉案诊所后被关闭。

5月下旬,因侦查尚未终结,尸检鉴定尚需时间,在张中会之子张玮继交了一笔钱并做担保的情况下,张中会被“取保候审”。

儿子的遗体冷冻在当地的殡仪馆后,文再富夫妇停止工作,一直跑多个部门进行维权。不过,小店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称还不能下批捕令。公安机关则说,没有批捕令不能抓人。或许这些理由有正当性,但在死者家属看来,相关部门机械地回复,使他们非常失望、痛心。

常年务农做工,夫妇俩不懂法律,也分不太清政府各机构的职能。他们白天到处上访,被当成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晚上就拨打114查询,向中央电台和“今日说法”等媒体反映多次,均石沉大海。

今年110日,第三次尸检报告出炉,报告显示:“死者文明强生前患有Ⅱ型糖尿病,因被多次注射糖尿病患者禁用的盐酸肾上腺素注射液致其死亡。”

127日,小店区检察院下达批捕令。

得知消息,文再富很开心,开始反复跑公安局。227日,当得知还没抓到嫌疑犯后,身体一向硬朗的文再富突发脑溢血,被紧急送往中铁十七局医院,几乎成了植物人。

文再富病倒后,他的父亲、兄妹因各种原因没来照看,新增的医药费又无着落,何自蓉十分痛苦。正好赶上张玮继到医院探望,何自蓉思忖良久,决定回乡求助。

 

司法所长出马

 

回家后的何自蓉继续反映情况。村所属的大队出具证明,让其到乡上解决。因事情太棘手,乡政府没人敢盖章。何自蓉又到江油市信访局等部门反映。

何自蓉透露,最初反映问题并不顺利,自己还被一个保安扇了两巴掌。

率先做出实际行动的是江油市政法委。得知情况后,江油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龚晓钟多次组织相关部门研究司法援助工作方案,向太原市小店区维稳办发出请求协调函,未得到任何回复。

在他人建议下,何自蓉把求助信连同儿子、丈夫的照片放在一起,请市委的保安转交给市委书记李江。此外,何自蓉和文再富的父亲分别写求助信,投入李江的书记信箱内。

江油市主要领导知悉后,于320日召集会议,由市政法委牵头,成立了法律援助专案组,由该市太平镇司法所所长于超负责协调。

之所以“点将”于超,是因为他经验丰富。2008年时于超亲赴北京帮江油的农民工成功维权,“名嘴”撒贝宁还就此事来江油采访过他。

于超告诉记者,起初他有点不情愿:一则跨省维权很有难度;二则司法所只有他一人,忙!“但转念一想,他们都快家破人亡了,我就不能试着帮一把吗?”

324日,于超等2人代表江油方面,带着市司法局募得的5000元善款,与何自蓉一起坐火车赴晋。

此时,文再富病后已欠院方1.18万元,随时可能中断治疗。于超跟院方反复做工作,表明身份并称医药费一定会解决,副院长及主治医师最终同意继续治疗,而这也令于超感动。

于超马不停蹄,一天内跑了多个部门协调解决问题。

“因为是异地维权,以我的身份,去和对方打交道难度不小。”于超透露,有时领导说好了要见面解决问题,临到头又说领导去开会了。有时亮出工作证讲明来意,有的单位门都进不去。“出于维护政府形象等考虑,当地政府的地方保护主义比较强,我们有时也感到很无助,只能不惜时间、精力,频繁地去各个部门游说。”于超对记者吐槽。

干了近20年司法行政工作的于超说,“碰壁之下,支撑我的动力是两个字:信仰。老乡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身为家乡干部有种使命感;更重要的是,人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知。”

经相关部门协调,张中会家属向医院交了2万元 住院费,借支给何自蓉1万元。此外,小店区慈善会也拿出3000元,深表同情的山西省信访局一名李姓处长个人捐助500元。

因阻力较大进展缓慢,待了10天左右,于超赶回江油向政法委汇报情况。之后,又经历了近两个月。526日下午,取保候审后潜逃的张中会终于被小店区公安局抓捕归案。

老伴,可以回家了

 

家乡的援助继续升级。得知事件详细情况后,绵阳市政法委于6月中旬给太原政法委发出公函,希望对方通过一定渠道督促小店区对该事件予以协调解决。很快,小店区方面成立了相应的工作组。

不久于超带一名律师“二进山西”。620日,小店区法院受理了该案。

至此,一个于超口中的“明白人”出现了:小店区法院院长陈荣克。“我们想让小店区那边搭建平台,但有个领导说没有这么个平台,陈荣克就打断说我们一定依法妥善解决此事。他是很深明大义、很讲理性的一个人。”于超回忆。

在于超看来,由于这起案件既有刑事命案又引发民事纠纷,牵扯部门较多,之前各部门都不敢明确表态。待到太原方面发出指示后,下面各部门感到压力,态度才终于变得积极。

825日上午,由陈荣克作为协调人,该区相关部门及双方亲属进行协调。结果是,小店区信访局一次性垫付65万元给何自蓉夫妇,其中47万元为文明强的死亡赔偿金,18万元作为文再富的医疗补偿金。

感受到对方诚意的何自蓉在息诉罢访保证书上按下手印。文明强遗体被火化后,小店区卫生局安排车辆与医护人员,将文再富夫妇送回江油。

协商成功后,于超感慨颇多:“主要得益于绵阳、太原两地官方的努力,在维权工作中还需一些技巧,比如讲道理的同时还要讲方法,更需要坚持不懈。”在维权过程中,于超与陈荣克结下了友谊。

何自蓉说,她最感激的是代表家乡政府不辞劳苦、尽心尽责的于超。

文再富于93日住进绵阳市中医院。如今,他病情略有好转,在搀扶下可缓慢走路,偶尔能认出妻子。

如今,全部赔偿金已在108日交到了何自蓉手中。至于非法行医的张中会,还处于审判阶段,太原方面表示会依法审理,及时告知审判结果。

医院里,何自蓉每天都守护在丈夫身边,她常边流眼泪边看儿子的照片。如果不出意外,儿子今年会结婚。可是现在,他被埋在老家的山脚下,坟前还有未散的纸灰。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12-09 点击率:128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873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