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健康问题关乎政要命门

“天下轻重系于一身”,健康问题一直是政治家们的命门之一。它能让某些人丢权,而另外一些人则借机上位;它能改变一国政治走向,甚至影响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_连宗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自93日以来一直没有公开露面,关于朝鲜政治局面的猜测也层出不穷,公开报道称是其腿受伤,但是仍然无法避免外界的各种猜测。107日,金正恩缺席纪念已故领导人金正日就任朝鲜劳动党总书记17周年,此时外界关于金正恩“病逝”的传言已经甚嚣尘上,但并未得到证实。1010日,朝鲜庆祝劳动党成立69周年,金正恩仍未现身。

健康问题一直是政治家们的命门之一。它能让某些人丢权,而另外一些人则借机上位;它能改变一国政治走向,甚至影响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元首健康影响国家政局

 

20111126日,北约军队的无人机轰炸了巴基斯坦边境哨所,造成巴24名军人死亡。巴美关系空前紧张,巴政府与军方关系也空前紧张,曾流出政变传闻。重压之下,总统扎尔达里突发心脏病,紧急赴迪拜就医。在这一权力真空期,巴政府既不出席在波恩召开的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又对北约关闭了物资补给线。一时间巴军方势力高涨,让巴民众担忧又回到了“铁幕时代”。

最初关于扎尔达里病情的新闻称,由于美方冻结了数亿美元的援助,扎尔达里焦虑攻心,导致轻度中风。随后又有人称,扎尔达里有可能因为健康原因而提出辞职,并且称最快可能在1227日公布。好在扎尔达里很快就回国恢复了工作,否则国内局势堪忧。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执政期间曾数度出国治病,但最终还是被癌症夺走了生命。在整个拉美地区,查韦斯可以说是反美的一面旗帜,他的去世使拉美的左翼运动乃至地区一体化肯定会受到一些影响。

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苏联的“病夫治国”,在当时世界上也是个很有名的现象,因为领导人的病况是保密的,而且在领导人处于无可替代的状况,一旦领导人的身体健康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就会引发政局的震荡。

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每次“肌肉秀”在引来啧啧赞叹同时,总会招致西方媒体的“政治解读”。20098月,俄媒体曝出普京度假休闲时大秀肌肉和运动技能的照片。美联社认为,鉴于俄罗斯经济饱受全球经济危机打击,普京有意借此向俄罗斯民众释放信号,即他有决心、有信心带领国家走出困境。英国广播公司称,普京不仅借此展示“一切都在掌控中”,而且似乎在暗示他的身体足够强健,2012年重新出马竞选总统也未可知。而事实映证了媒体的判断。

俄罗斯媒体则从“人气”角度解读普京的“秀”。此前,普京的柔道水平、搏击能力,以及射虎戏鲸、上天入海等举动引来国内一片喝彩,也令普通俄罗斯民众为拥有一名“硬汉”领导人而自豪。《莫斯科时报》2009年在回顾普京当政10年的系列文章开篇中提到,自1999年首次出任总统以来,普京在国内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罕有其他俄罗斯政治家能望其项背。2009年,俄罗斯经济下滑,失业率猛增,卢布贬值,但普京的支持率仍然达到78%。《莫斯科时报》分析说,普京的支持率来自于个人形象和气质符合俄罗斯人对领导人的预期。

“他们需要一种父亲式的人物,一位能承担责任、替他们做重大决策的强力领导人,”政治咨询人士叶卡捷琳娜叶戈罗娃如是评价。

 

元首疾病“创造历史”

 

历来国家元首的身体非同小可。上世纪70年代,两个著名医学专栏作家——法国人皮埃尔·阿考斯和瑞士人皮埃尔·郎契尼克,合写了一本著作《病夫治国》,据说一问世便引起全球强烈反响。

书中说,领袖人物的疾病创造了历史。哪怕单纯这句话,就能知道《病夫治国》为什么轰动全球了。两个皮埃尔可不是在闭门造车,罗斯福、艾森豪威尔、肯尼迪、尼克松、希特勒、张伯伦、丘吉尔、戴高乐、列宁、斯大林等等,这些叱咤风云的伟人其实个个都疾病缠身,在他们光鲜照人、指点江山的背后还有许多秘密就隐藏在他们的医学档案里。当许多学者、专家专注于从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视角来审视和评价这些国家元首们的时候,《病夫治国》打开了他们极为神秘的医学档案,告之世界:当疾病来袭,即便是非常人的国家元首们也会犯常人常犯的错误,甚至因为他们的疾病而祸国殃民,贻害世界。

作者收集了20世纪几乎每一位著名领袖人物的疾病资料,这些疾病的典型临床表现,以及他们在重要历史阶段(当然是在患病之后的重要历史阶段)的重大决策,然后将这些东西串了起来。串完,不用他们下结论,俺就大汗淋漓了。

比如,希特勒是战犯,但是我们很少知道阿道夫·希特勒是个神经病患者,准确地说是患有癔病。癔病患者的心力和智力永远处于矛盾之中,并且矛盾随时会摩擦出巨大的力量,当这股力量更多来自心理的时候,理智便丧失了。于是,第三帝国在癔病带领下变得歇斯底里,世界则因为第三帝国的歇斯底里而陷入空前绝后的灾难。

比如,患病的英国首相张伯伦不顾挺战乱派邱吉尔一再建议,在放任自己软弱的同时也成就了希特勒的强大。

比如,191943日,正当巴黎和会开会期间,威尔逊感到肠道剧痛,尿时有血,左腿和左脸不可抑止的抽动。他立即卧床。他的行为不合理性。他指责法国人企图毒死他。他躺在床上,禁止他的代表团成员使用汽车。举目所见,谍影憧憧。这些不适都表现出一种阿尔瓦莱兹型的血栓业已形成……白宫里一片惊慌。但是,恐惧被制止了,以防扩散到外面去……在这对于世界具有关键意义的时刻里,美国这艘船失去了指挥,摇摆不定。正如1944年的罗斯福:“美国人民不知道他们那时已经没有掌舵的船长了。”

书中列举了一系列病夫们的不明智决策,而正是这些决策让历史偏离了轨道,成为了让人感叹的过去。

 

治国者健康状况能否曝光?

 

假如当时就知晓了这些治国者的疾病,情况会是什么样?在书中,作者坦言:“医生必须保守职业秘密的义务并非单独甚至并非主要是为了病人的利益,而是为了公众的利益。”因为任何一领导者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病夫,他们总是在病体的折磨中尽量地展示自己的强悍与独裁,他们要让世人相信:他们有能力治理这个国家,可是情况往往相反。患病的领袖人物从来都不是普通病人,他们的疾病过去和将来一直在影响和创造着历史。因此,无论是“民主国家”还是“极权国家”,怎样令人类尽量避免疾病带来的政治危机和政策失误,应该成为国家政治的头等大事。

而书中透露出的信息让人感到,治国者的身体状况首先就应当是公民知晓的内容,因为他们的身体状况决定着国家的命运和未来,因为他们的手中执掌着可以决定人民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的权力。

假如权力是人民给的,那么完全有理由相信:人民信奉的领袖们的健康就不再是一个隐密的话题。应当有一个办法或者渠道让公民知晓治国者们的身体状况,当他们成为病夫,不再适合治国的时候,就应该由人接替。

公元前460年,辛辛那图斯在一番光辉的生涯之后隐身故里在,成为一介农夫。但是当罗马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时,他又挺身而出,并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接着他立即辞职,重事耕生活。公民不能寄希望于任何一个执政者都是辛辛那图斯,但或许应该有权力知晓执政者的健康,因为它关系到了民众的生活,甚至历史的走向。

书里还有这样一句话:“对国家领导人身体和精神的研究不再只是一种好奇心,一种公民或者哲学利益的表现,这一研究成为所有公民的合法自卫问题”。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4-12-09 点击率:2513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873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