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城斗:离婚是场算计?

“在有的贪官眼中,或许本没有太多感情可言,不管是妻子还是情人,被贪官抛弃可能都是迟早的事。”某市纪委副书记表示。

城斗:离婚是场算计?

_本刊记者  舒炜

 

婚姻是座城,但正因为生活常有变故,婚姻的稳定需要不计其数的边缘条件。本来,人们结婚是放弃了自我的一些东西,在离婚的前前后后,却充斥着太多情感利益的纠葛。

在贪官这个群体里面,感情出现危机后,婚姻受到双方猜疑。有时看似正常、体面的离婚,背后却有一些难以名状的隐情。有的离婚是为了守住钱财,有的反而是为了守住亲情。

 

协商: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离婚的时候,最大的问题不是感情破裂,而可能是双方都在抢钱抢财产。

这是前不久热播的电视剧《离婚律师》中的一句经典台词,在不少人眼中,如今感情早被量化,钱就成了证明安全感的仅有符号。

在廉政瞭望记者接触的一些落马官员前妻中,往往都会有这样一种想法:“既然感情已逝,那么争取到更多的利益才是首先要考虑的。他有权或者有钱,但离婚后这些都不是我再能享有的了。”

“在离婚的贪官中,常常会对很多普通人看来苛刻的‘补偿’条件悉数答应,甚至有人为此谋取不义之财,也有人‘净身出户’,因为他们深知妻子掌握着自己‘把柄’。”西部一名市纪委副书记表示。

交通部打捞局原主任科员陈鹏落马后辩称,自己跟前妻的离婚官司打了3年,2007年前妻向他要10万,2008年要20万,2009年要40万,他是为了离婚才“想方设法”伙同别人弄到170多万的赃款,用了40万和前妻离婚。

谈不拢,怎么办?有时候恐怕不止是成路人,还会成仇人。记者曾了解到这样一个极端案例:某地的一个处长发生了婚外情,当时的妻子将其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后来这名处长升任副厅级干部,前妻知道后,还想再来“分割财产”。在对方拒绝后,前妻到处举报其受贿,最终导致其落马。

“贪官与发妻离婚,不见得都出于小三、二奶插足而使感情不和,导致家庭破裂。”上述市纪委副书记透露,在他所知的案件中,一些贪官会在得知风声前,和老婆迅速办理离婚手续,以求保全家人和贪腐“成果”。这属于迫不得已的“好聚好散”,但该追责的还是要追责,绝非离了婚就万事大吉。

这里面较为典型的是中国建设银行台州分行原行长蒋达强,他在落马前10天和老婆办理了离婚手续,最后因涉嫌受贿453万元,获刑15年。

安徽蒙城县人民法院法官张春生则声称,自己在去年年底接受县纪委“两规”调查期间“逃亡”。在逃出来的第3天,他与妻子相约在他的户口所在地——江苏常州碰面,并办理了离婚手续。他直言这么做是想保护家人不受牵连,因为张妻是该县物价局的一名公务员。

但上述副书记却不同意把张春生归为此类,“这个人到底算不算贪官,算不算突击离婚,还是要等纪委查清楚后才能下结论。”

 

假离:假作真时真亦假

 

近几年,一些城市出台房地产限购令时,确有一些老百姓假离婚,也闹出过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但贪官的假离婚,通常不是仅仅为了房子这么简单,状况可谓千奇百怪。

当然,这里面有的贪官并非真要抛弃“糟糠之妻”,对自己这么“狠”,都是为了保全利益才暗度陈仓。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原行长余振东及其前任许超凡、许国俊3人,鲸吞存款4.82亿美元。而早在案发前,他们就和妻子离婚,并一一安排,让前妻们嫁给了事先有约定的美国人,顺利获得美国绿卡。离婚2年后,这些“前夫”再分别经香港来到美国、加拿大“团聚”。

“其实,不论贪官落马前的官职大小,他们假离婚的计策最终能成功,或多或少都利用了老婆爱自己的这份善良,一旦存了这个念头,总能找到奇葩的理由。” 西部某市纪委分管案件的常委王安军表示。

湖南省新宁县?~山镇原国土所长罗伟就是这样一个奇葩贪官。罗伟的落马,虽说源于前妻举报,却有一个荒诞的情节。据罗伟前妻称,他们本来是同学,关系一直很好,谁知生了女儿后,罗一心想着要一个儿子传宗接代,便花言巧语骗取协议离婚。

“作为妻子,我非常理解丈夫,因为罗伟就是单传,我很爱这个幸福的家,事事迁就他,就予以默认了。”罗伟前妻称,虽然办理了离婚手续,但仍然还在一起生活。谁知刚办完假离婚不久,罗伟就在外面与一个有夫之妇勾搭在一起,并有了孩子。“我计划用车撞死他来个玉石俱焚,但一想到可怜的女儿,就决定实名举报这个无情无义无德的负心汉。”

在一些纪委办案人员眼中,贪官处心积虑去假离婚,说到底,是为了切割贪腐。北京地税原票证中心主任刁维列的涉案金额上千万元,他在法庭上“苦苦辩解”:自己与妻子离婚,因为两人感情不和,一切罪责均与妻子无关。可当检察官宣读了刁维列妻子的证言后,刁维列几乎瞬间崩溃。刁维列妻子说,按照刁的提议,只要假离婚,财产就落在她的名下,这样不怕组织查。

“此外,在他们看来,假离婚还能降低道德风险。”上述纪委办案人员表示,“不管离婚后的夫妻是否还在一起,但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因其他不正当男女性关系被查处,因为他可以辩称自己是单身。”

日前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披露,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要求,省部级领导干部离婚再婚,“第一时间就要报告,报告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原因。不要突然来了一个网上信息,我们不知真假,再去核实就被动了”。

不少地方也出台了相关规定,干部婚姻变化情况要向组织报告。如南京市就特别规定,如果婚姻变化是干部个人因包“小蜜”等情况引起的,组织上将视情况干预。

上述市纪委副书记则建议,应建立党政干部“离婚审计”制度,对公职人员离婚时出现将巨额家庭财产给一方所有的,应作为查办腐败案件的线索来源进行重点监控和调查,以堵住贪官利用假离婚洗钱。

 

骗离:爱情计中计

 

中国的官场陋俗中有一句话,叫“升官发财死老婆”。在古代“好办”,不能离婚可以纳妾,现代社会实行一夫一妻制,很多大小有点权力的贪官,于是想出了损招——骗离婚。

这里面,招最损,也最“有名”的还是数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

1999年年初,慕家两个女儿相继出国后,为了摆脱妻子贾桂娥,慕绥新策划了一场“大师算命”的离婚骗局。贾桂娥听信了“大师”关于慕贾两人不离婚就有血光之灾的预言,在慕绥新作出“躲过此劫就与她复婚”的承诺后,终于同意与他离婚。慕绥新生怕妻子变卦,和她约定离婚后双方都不要告诉老人,也不要对外人说,“两个月后我们悄悄复婚就是了”。

然而刚离婚1个月,慕绥新就又结婚了,不过新娘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比慕小24岁的女子平晓芳,这时贾桂娥才恍然大悟。

官员有时骗离婚,也有威胁利诱的。某地级市一名纪委常委就给廉政瞭望记者讲了几个例子,其中不乏贪官在外纠集一些打手、流氓威胁妻子离婚的。

当然,有时也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去年8月,广东肇庆市地方志办公室原调研员邓志强被妻子黎某举报长期包养二奶。黎某的举报,称得上“卧薪尝胆,十年生聚”。

早在2001年的一天,女儿就拿着邓志强与一女子及小孩在照相馆拍的亲密照给黎某看,称“爸爸在外面有一个家”。但她想到女儿还小,就隐忍了十多年。邓志强却向法院提起了3次离婚诉讼。黎某认为,现在邓志强快要退休了,“想去跟他的二奶和小孩团圆,就把我一脚踢开。”于是,黎某开始举报邓志强包二奶。

邓志强辩称,他们闹离婚已经多年。“我与她之间缺乏交流,没有家的感觉。但那时女儿还小,加上自己又在组织部工作,不敢以任何理由提出离婚。”他寻思着,最好让黎某主动提出离婚。

1996年左右,邓志强经人介绍,认识了时年24岁的女子谢某,当时谢某与其前夫已生有一个女儿。于是邓志强带着谢某母女两人去照相馆合影,给了谢某五六百元钱,每次与其母女的合影都洗了超过10张相片,故意放在卧室的桌子上,后来发现各种照片都少了一些。

邓志强此举不但没有刺激黎某主动提出离婚,还给她留下“把柄”,酿成如今的情况。肇庆市纪委找他谈话后,他做了如实交待,表示如果能找到照片中的女子及小孩,愿意做亲子鉴定。但此事一直没有下文公开。

 

杀妻:走火入魔后的图穷匕见

 

寂静的夜晚,连风也失去了踪迹。丈夫正在掩埋妻的尸体,抽烟的间隙,妻的脸抽动了,丈夫恐慌中挥动着铁锹向妻砸去。扭曲的脸,敲打的声响旋绕于宁静的树海。

这是一部电影中的桥段,其实在现实中,贪官们也这样干过。

“除了情妇揭腐,小偷揭腐,贪官有时还会是由凶手‘杀’出来的。”王安军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在已有的一些官员杀妻案件中,办案人员顺藤摸瓜,往往会查出其贪腐问题。”

“雇凶杀妻不仅意味着贪官们的腐化堕落、信仰缺失,更暴露出其手段越来越残忍。”前述纪委副书记表示,“这样的人不管是不是贪官,肯定是魔鬼了。一般是贪官们逐渐位高权重——和妻子交流渐少且关系愈淡——在外或有情人——情人欲‘转正’而妻子不同意离婚以告发相威胁——男方为摆脱纠缠动杀意——铤而走险杀妻。”

已被处死刑的河南省原副省长吕德彬,本来戴着留美博士、农业专家的光环,但在其雇凶杀妻劣行暴露后,迅速陨落。

他自称杀妻源自彼此的交恶过深,但真实原因是他在外面有了情人,并且妻子以握有他受贿的把柄为由要挟,并声称“如果离婚就全家同归于尽”。当这种对妻子的恨意逐渐蔓延时,河南新乡市原副市长尚玉和主动献策,将其演变成了一场复杂的官场权力寻租。有媒体称,吕为雇凶花了137万元巨资。

相较于吕德彬的“杀妻成本”,河北滦县财政局原副局长郝永久付出了4万元“酬金”,他因陷入婚外情而不能自拔,才产生了雇杀手杀妻之念。河北沧州市原郊区外贸局副局长杨秀庭同样因为婚外情,竟手提菜刀亲自上阵,残忍地将妻子杀死。

战国时有吴起杀妻求官的例子,《水浒传》中也有宋江“坐楼杀惜”的故事,此类案例,大多源于金钱、权力和感情的因素。

贪官本身无德,作为他们的妻子是不幸,当情人则是“不易”。因为贪官除了杀妻,也会杀情人。温州瓯海区原区委书记谢再兴跟女下属邵慧灵“感情至少维系了近10年”。由于担心情妇“举报”他,威胁到他的家庭和仕途发展,索性杀了邵慧灵,抛尸大海。后来由于情妇的姐姐举报,谢被浙江省纪委“两规”,最终法院判处其死刑。

这个名单里,还有安徽芜湖市政法委原书记周其东、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安徽宣城市宣州区原副区长章宏斌……今年7月,这份名单上又增加了广东汕头市政协原主席赖益成。

“在有的贪官眼中,或许本没有太多感情可言,不管是妻子还是情人,被贪官抛弃可能都是迟早的事。”前述市纪委副书记表示。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5-01-14 点击率:365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32471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