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邓崎琳:武钢掌门“靠钢吃钢”

邓崎琳:武钢掌门“靠钢吃钢”

  _本刊记者 龙在宇 发自武汉

邓崎琳与武钢一名高管产生矛盾后,下面的干部就得站队,即使保持中立也不行。因为邓认为,这些干部是自己提拨的,关键时刻不站在他那一边就是忘恩负义。

最新版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着重提出了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六大纪律”,这无异于六条高压线。

今年18日,《条例》正式施行一周之后,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邓崎琳就因触碰了这六条高压线被开除党籍。

过去一段时间,倒在肃贪风暴下的大老虎不少。但像邓崎琳这样,身为省部级高官,却同时触犯“六大纪律”的还不多见。

 

上位前后“不是一个人”

 

籍贯湖南津市的邓崎琳,从大学毕业直至退休,在武钢集团工作了整整40年,由一名技术员成长为这家大型央企的一把手。

早期,邓崎琳给外界的印象是干练与谦逊。一名武钢的退休干部告诉廉政瞭望记者,从普通技术员到炼钢厂长,邓崎琳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并在上世纪80年代被评为全国钢铁行业的先进标兵。与许多老钢铁人不同,邓崎琳个性温和,很少在工作中发脾气。

上世纪90年代,邓崎琳的仕途进入快车道。时任武钢集团一把手对其赏识有加,将邓由中层干部提升为集团副总,此后又将其作为接班人大力栽培。

大概从1999年起,邓崎琳接班的态势就已经明朗。很多人都在私下议论,武钢一把手的人选要么是空降,要么就是邓崎琳。在最后的关键时刻,时任武钢一把手还曾向有关人士大力推荐由邓崎琳接掌企业。

在那段时间,邓崎琳愈发低调隐忍。工作中绝不树敌,对普通干部职工很客气,对上级更是恭敬有加。据一名武钢职工回忆,当时有人形容邓崎琳与企业一把手在一起时,“站的时候没直过腰,坐的时候没弯过腰。”意思就是,站在一起时,略微弯腰才能让领导高出一头,坐的时候挺直腰板,以示严肃认真地聆听领导训示。

2004年,邓崎琳如愿接班,成为武钢集团的掌门人。他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老领导是我的恩人。”老领导是中国钢铁行业的技术权威,为人一身正气,在武钢干部群众中享有很高威望。邓崎琳时刻以老领导门生自居,却没有学到他的长处。

当上一把手后,邓崎琳的个性发生转变。当初的谦逊低调、温文尔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嚣张跋扈。邓崎琳成为“一言堂主”,容不得任何反对意见。对下属动辄呵斥,经常爆粗口,还曾在办公室对一名处级干部大打出手。

在用人上,邓崎琳更是大搞小圈子,他一手栽培所谓的“八大金刚”,自己俨然以江湖帮派的老大自居。曾有人说,弄出“八大金刚”的说法,会让外界产生误解。邓崎琳不以为意,还在一次公开会议上说,武钢涌现出“八大金刚”,“是企业人才梯队建设的一个成效。”

在武汉的高级宾馆,邓崎琳常年包有高级套房。他与“八大金刚”以及一帮朋友经常聚会,酒宴与牌局往往持续到凌晨。武钢集团的一名中层干部曾对外说,自己正在上海出差,被邓崎琳一个电话召回,就为了参加酒店里的聚会。

 

“斗争”能手,争议两端

 

尽管邓崎琳唯我独尊、花天酒地的事迹在武钢早已传开,但对于此人的评价,仍有不同看法。有人提起邓崎琳便破口大骂,认为他能力差、人品坏,简直一无是处;也有人说,邓崎琳的过虽大,但其能力不应被否定。

有人说,出现这种分歧,大概与邓崎琳的管理风格有关。他技术员出身,江湖气却很重,颇有些“恩仇分明”的意味。他要整一个人,一定不会留情;他要提拔关照谁,也会不遗余力。

正是邓崎琳这种管理风格,曾导致企业内出现过较为严重的裂痕。数年前,网上出现大量对邓崎琳的举报。邓崎琳恼羞成怒,认为这些举报是与自己不和睦的高管所为,随即展开反击。

网上那些举报信的来源不得而知,但此事的确成为导火索,令邓崎琳与另一名高管的矛盾公开化。“最难受的是下面的中层干部,非要选边站。即便你保持中立,在邓崎琳那里也过不了关。”那名高管是空降来的,邓崎琳认为,中干都是自己从企业内部提拔的,关键时刻不站在他那一边就是忘恩负义。

那段时期,整个企业的生态很不正常,许多管理人员的心思不在工作上。后来,邓崎琳在争斗中站了上风,对于“有功人员”,他大力拔擢,那些他眼中的反对者则成为整肃的对象。还有一名中层干部,当时两头表忠心,事后邓崎琳有所察觉,把此人连降两级。

邓崎琳曾在一个非公开场合评价,自己在武钢干成了两件大事,一是阻止了宝钢的收购,成功保住了武钢的牌子,二是推动企业扩张,产能上了台阶。

对于邓崎琳的两大“功绩”,外界同样褒贬不一。有人认为,邓崎琳保住武钢的牌子却留下一个烂摊子,如今企业巨亏。而当初软磨硬扛,阻止宝钢收购的行为,还被人指为“违反工作纪律”。武钢的大规模扩张,尤其是防城港项目,更被视为决策失误,是导致企业亏损的大包袱。

武钢的一名青年职工告诉记者,邓崎琳贪腐是不争的事实,但说他经营无方才导致今日局面也不客观。钢铁行业萎靡是大气候,单凭一己之力难以扭转。邓崎琳在2012年提出,武钢投入300亿进军农业养殖领域,“武钢养猪”的新闻一度被视为笑柄。其实,邓崎琳预感到钢铁行业趋势不妙,积极谋划向其他领域拓展,但这一尝试以失败告终。

邓崎琳在力推企业扩张的过程中,曾与两名“钢铁强人”发生交集。2004年接掌武钢之初,邓崎琳就面临被宝钢整合的压力,彼时艾宝俊正担任宝钢集团高管并即将扶正为总经理。邓崎琳用“拖字诀”阻止了两家企业的合并。他还意识到,阻止对手收购的有效方式,就是尽快做大自己,武钢由此走上扩张之路。这一过程中,整合广西柳钢集团以及实施防城港项目成为最关键一役。时任柳钢集团董事长梁景理对整合极不情愿。但最终邓崎琳排除了阻力,顺利与柳钢集团实现合作。

也有钢铁业内人士感叹:“抗拒宝钢的合并以及整合柳钢,面对艾宝俊与梁景理,两场仗邓崎琳都赢了。但最后,这三人都因贪腐落马。曾经的对手倘若相见,不知又是怎样一番情景?”

 

运势求助风水,家人“靠钢吃钢”

 

中央纪委的通报中指出,邓崎琳长期搞迷信活动。邓崎琳与诸多风水大师的故事,在其落马前流传甚广。

邓崎琳的“大师团队”中有一名自称在武当山修行多年的人。有一段时间,邓崎琳签字时会刻意将“琳”写为“林”,据说这是得益于该“大师”指点,认为把左边的王字旁去掉,会有利于运势。

这名“大师”还一手操办了邓崎琳祖宅、祖坟的修缮工作,为此耗费资金上百万。这笔钱,最后由邓崎琳的弟弟支付。如此财大气粗,自是因为其“靠钢吃钢”早已赚了个钵满盆满。

据媒体报道,邓崎琳的弟弟、儿子以及情妇各自注册了公司,这些公司均与武钢集团有业务往来。这些人利用邓崎琳的关系,“武钢采购什么他们就卖什么,而且价格普遍偏高。”邓崎琳的弟弟与儿子染指矿石生意,他们通过在香港注册的贸易公司,从国外进口铁矿石,再以高价卖给武钢。

邓崎琳虽在武钢一手遮天,但仍有人对其所作所为义愤不平,以至于对他的举报不断。一名举报者罹患癌症后,在住院期间仍坚持写了3封举报信。

这些举报者终于在2015年初看到了希望。当时,武钢集团原副总经理孙文东被带走调查。孙文东正是邓崎琳一手提拔的“八大金刚”中的核心人物,被视为邓的左膀右臂。

当年6月,邓崎琳因年龄原因退休。同月,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向武钢集团反馈巡视情况,点出武钢集团存在的问题。其中就有个别领导干部搞团团伙伙,部分干部“带病提拔”,有的领导人员亲属围绕武钢经商办企业等。在许多人看来,这些问题正是针对邓崎琳。

20158月,尘埃终于落定,邓崎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经过近半年的调查,邓崎琳昔日头顶上“钢铁汉子”的光环褪尽,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搞小圈子的央企负责人的真实面目。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516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331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