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被查首富们的那些事

被查首富们的那些事

    _本刊记者 王兆伟

资本攀附权贵,抑或权贵勾搭资本,但凡二者以一种“见不得光”的形式组合到一起,孕育的必将是违法乱纪的怪胎。

2015年年末,胡润研究院第四次发布《中国富豪特别报告》,该报告称,自胡润富豪榜发布17年来,国内先后共有35名富豪进入司法程序。

2016年春节前夕,这个名单又加入了甘肃首富,以独一味称霸同类中成药市场的四川恒康董事长阙文彬。

201621,“恒康系”掌舵人阙文彬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阙文彬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阙文彬进行立案稽查。

近二十年来,中国的富豪群体、尤其是头顶各种头衔的首富们,究竟哪些人出了事,又有哪些教训值得人们深思?

 

被查都是因为啥?

 

《中国富豪特别报告》显示,从1999年至2015年的17年里,共3087名企业家登上胡润百富榜,35人中1.1%(即35名)后成为“问题富豪”。其中,有18名富豪入狱,11名富豪已经出狱,5名富豪尚未宣判,1名富豪被执行死刑。

具体来看,仅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因涉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被执行死刑,泽熙投资总经理徐翔、广西中恒集团董事长许淑清等5名富豪尚未宣判,科龙原董事长顾雏军、创维创始人黄宏生等11位富豪已经出狱,真功夫原董事长蔡达标、新华人寿原董事长关国亮、国美集团董事局主席黄光裕等18位富豪仍在狱中。

在胡润研究院的统计中,上述问题富豪们平均41岁出问题,44岁被发现,47岁被判刑,按理应在57岁被释放,但实际平均54岁就出狱。

报告指出,已经被判刑的27名企业家(包括已出狱和未出狱)共有罪名65条。其中,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贪污贿赂和侵犯财产是富豪出问题的三大主因(详见表一)。

从该报告中还可发现,越是大城市,越是经济发达,富豪人数越多,“问题富豪”也越多。按企业总部所在地域来看,上海出问题富豪最多,有8名;其次是北京,有7名;深圳第三,有4名。

从行业领域来看,房地产行业仍然最多,有11人;金融投资排名第二,有9人;制造业有6人。

 

罗织过甚 作茧自缚

 

2015124,即将刑满释放的前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因病在狱中去世,终年44岁。这位曾经的青年英才一手打造的实德帝国也已近乎土崩瓦解。在外人看来,徐明因攀附权力而飞黄腾达,亦由此因而身败名裂。

与徐明类似,因涉高官案件而陷入被调查风波的还有陕西首富吴一坚。

2015518下午,金花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长吴一坚应有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公司股票于519起停牌。消息一出,舆论哗然。

正当人们以为这名曾经的陕西首富、陕西民营企业的领军人物就此陨落之时,时隔半年,吴一坚重回金花股份上班。然而,“今时不同往矣”,昔日谈笑风生的吴一坚,如今只剩下“惜字如金”的寡默。

公开资料显示,吴一坚是山西永济人,“协助调查”前担任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连任第九届、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是第十届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和陕西省总商会副会长。

斯时,金花股份一名中层管理人员曾向记者表示,吴一坚气质儒雅、风流倜傥、品位高深,具有商人少有的艺术气质。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拥有陕西商界“第一型男”之称的企业家,竟是利用老乡关系,攀附令计划才为自己和公司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令吴二人虽有老乡之实,但交集极为隐秘,反倒是吴与令妻谷丽萍的交集更为明显。谷丽萍是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首任总干事,吴一坚则兼任该计划的创业导师。此外,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曾在吴一坚旗下高尔夫俱乐部组织的比赛中夺冠。

吴一坚及其一手打造的金花帝国尚未光鲜多久,就因令的案发而成为一朵“残花”。无怪乎有人说,资本攀附权贵,抑或权贵勾搭资本,但凡二者以一种“见不得光”的形式组合到一起,孕育下的必将是违法乱纪的怪胎。此中尤者,当以张新明莫属。

张新明号称“三晋第一煤老板、山西赌王、山西地下组织部长”。涉黑、唆使杀人、骗贷、洗钱、巨额赌博、行贿、偷税,甚至操纵司法买官卖官……纵使如此,张新明在相当长一段时期里一直“稳坐钓鱼台”。转折发生在2014年春节后。

2014227开始,半年时间里,山西共有7名省部级官员(金道铭、杜善学、令政策、陈川平、聂春玉、白云、任润厚)相继落马,成为十八大之后落马省部级官员人数最多的省份。“塌方式腐败”令人震惊。其间的201484,张新明被带走。

在这场席卷山西政界的肃贪风暴中,不论是手握重权的省委常委,还是原公检法系统,都随处可见张新明的烙印。被查的两常委陈川平、聂春玉,传闻便是张新明为自保而招供出来的。彼时开始,张新明坐实了自己的一个新外号——“省部级高官杀手”。

有分析人士感叹:权贵与资本,如果不知底线、不守边界,互相勾结成网,其结果都必然是为自己织就一张天罗地网,将连同自己在内的一干宵小一网打尽。

 

今后怎么办?

 

观察“问题富豪”群体可以发现,虽然11人已经出狱,然而对他们而言,回得来的是人身自由,回不来的是商业信誉。况且还有徐明和刘汉身殒其间。套用一句古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否则“人为财死”将成为追逐财富道路上的悲凉注脚。

“亲近政府,远离政治”,几年前,谈及中国政商关系时,王健林曾抛出如此“八字箴言”。他认为,“万达、万科、联想 、淘宝,一系列行业的领军企业,凡是规模大的都是走市场。走人脉的企业做不大。”

被王健林点到名的三大商业巨头的“教父”们,看法貌似莫衷一是,细究之下却呈现出莫名的契合。如王石称要“远离政治”,柳传志则信奉“服从环境”,而这些都可以用马云直白的话语概括:“我们要跟政府谈恋爱,但不要嫁给他们,永远不跟政府做交易。”

“近年成长起来的富豪们大都懂得一个道理,不能跟政府和官员走得太近,不能把个人利益和公司发展捆绑在一起。”但也有富豪更为“胆大妄为”、用尽各种手段牟利。

“最大的风险之一存在于资本市场。”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资本市场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任何一个政策的变化都会带来巨大的风险。因此也就有不少富豪不尊重市场规则,攀附权力;有的人则通过操纵资本市场牟取暴利,埋下了定时炸弹。

20153月,江苏前首富、曾是资本市场大佬的雨润集团董事长祝义财被调查。据媒体报道,祝除了涉及“财务数据造假”等问题外,还被指“坐庄”南京中商,通过不断拉高股价,质押股权以套取巨额资金。

“我们需要干净的资本玩家和干净的企业家,也需要干净的资本市场和资本‘游戏规则’,在这方面,政府不能缺位。”有专家如此疾呼。

刚刚过去的“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民建、工商联联组会时,提出新型政商关系就是“亲”“清”两字。对领导干部而言,“亲”,就是要坦荡真诚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帮助解决实际困难。“清”,就是同他们的关系要清白、纯洁,不能以权谋私,搞权钱交易。对民营企业家而言,“亲”,就是积极同各级党委和政府及部门多沟通交流。“清”,就是要洁身自好、走正道。这番话,为形成正常的政商关系指明了方向。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320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857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