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官员出差,怎么挑酒店

官员出差,怎么挑酒店

    文_本刊记者 舒炜

    45日,北京的798和颐酒店内发生了一起女子遭陌生男子尾随并拖拽的事件。事情经过不断发酵,真相却依然扑朔迷离。网络上更是衍生出各种版本的出差选酒店指南,诸如“经过了和颐,你们单位出差还住小卡片酒店吗”这样标题的帖子被各大网站置顶。

    那么,公务人员出差,怎么才能住得又安全又舒适呢?今年1月开始,中央和国家机关差旅住宿费就开始执行新国标了,所以,在遵守规定的前提下,能尽量住得舒适安全些,选酒店还是有点讲究。

 

选对的,别选贵的

 

    有人就说了,当领导的出差就不用挑酒店了吧,都有人安排得妥妥的了。这话其实不全对,的确是有人安排和建议,但是不是妥妥的,还很难说。

    某县民政局副主任就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去年我们局长出差时,主任选择了偏远一点但条件更好的酒店,放弃了市中心同样价格但条件差些的酒店。他本来希望让领导住舒服点,结果误了正事也误了飞机,回来被定为工作失误,给了个通报批评。”

    浙江台州市委常委蒋珍明就曾“躺枪”,他在担任瑞安市委书记时,一次在省委党校开会,被人“曝光”两天住了三家宾馆,最高的一家一天房费1000多元,还附上了发票为证。很快,调查结果出来了,说是蒋的司机李某某冒名顶替先后在三家宾馆开房。这个司机胆子也忒大,开房后还拿回去报销了,当地差旅报销部门一看是书记的名字,也就二话不说直接兑现。

    我们再来看大一点领导出差的住宿问题。大部分省级干部进京都会由当地驻京办安排所在酒店住宿,但有时根据办事地址远近,也会有别的选择。有媒体曾爆料,一些省级领导来京出差,常会入住在100平方米左右的行政套房,一般局级干部则会住四五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不少驻京办还会违规补足超出标准的那部分价格。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认为,只要价格符合要求,不需要拘泥于房型是不是符合级别。“像我有一次在北京开会,住了一个快捷酒店,协议价才230元。”

    叶青说的没错,按财政部最新规定,自2016年开始,到北京出差,部级干部住宿费标准上调为1100元,司局级干部650元,处级及以下干部等其他人员500元。而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到各省会城市、直辖市、计划单列市出差,应根据职级对应的住宿费标准自行选择宾馆住宿,不分房型。

价格、距离、干净,哪个更重要?

 

    一名市政府副秘书长透露:“对大部分干部来说,去北京、省城或者外市,才叫‘出差’,需要考虑住宿问题。要是往下头走,就算是个一般干部,别人也基本上都给安排好了。” 

    曾有媒体报道,刚进国务院某部委办公厅工作时的赵林发现,他们住宿标准不算高,而每次出差实际住的都是星级酒店,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发现,但凡上级机关的干部到下级单位所在城市出差,住宿超一点标是常事。虽然有严格报销标准,但下级单位都会帮助把超标的部分‘消化’了。”沿海某市曾查处过接待办违规报销差旅费用的案件,该市的一名市纪委常委就发现里面的不少猫腻。“当时一个涉案人还振振有词地说让上级机关来的同志住好点,有利于开展工作,也是他们的一片苦心,这分明是强词夺理。”

    那普通干部出差又怎么选呢?因为明摆着,在同一住宿条件下,便宜的旅店往往交通不方便或者条件相对差些。四川蓬溪县纪委干部李荣中说,出差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办好事情,一般都是选择离办事地点近的,宁可条件差些也不能误了事。

    安徽界首市财政局两名公务员刘军与王城在合肥出差,就住进了五星级的天鹅湖大酒店,且都是单间。先是违规不说,两人后因代酒之事发生争执打斗,导致王城心脏病突发死亡,刘军最后也落得个有期徒刑十年,让旁人连呼不值。

   “我们这种执行公务的普通干警,没那么多要求了。”赵磊是某县法院执行局干警,经常和同事跑外省,一跑就是十天半个月,“一般都是找经济型连锁酒店,不能超标嘛,只要干净,能躺下身就行。”

    年轻公务员也有自己的“委屈”,有人就说:“过去出差在标准范围内,我们是首选品牌经济型酒店,但和颐酒店事件一出,觉得品牌也不保险啊,宁可不报销也想住得安全些。”

    赵磊表示,自己在住上面几乎不会讲究,有时晚上的确会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门缝也被塞过小卡片。“我们这种大男人倒没啥,听说外单位曾有个刚来的小女生去西北出差,晚上遇到陌生人时不时敲门,吓得不敢睡觉。第二天她干脆自掏腰包去住好一点的酒店了,回来被领导提醒,要注意影响,不要违规。”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曾说过,对于级别稍高的官员而言,保证三星级的酒店标房就足够了,在住宿费用上超出的部分应由公务人员自己承担。那这是不是意味着普通干部只要自掏腰包,也能住好一点?

    廉政瞭望记者采访了纪委方面人士,结论是如果确有特殊情形,只是稍微超一点的可以理解,但回来要如实申报原因,同时也不能过分奢侈,明显超出一般消费水平,更不能造成不良影响。所以,公务出差的,即使自费也不能太“任性”。

 

“有的贪官挑酒店,挑成了精”

 

    众所周知,万庆良、季建业这些“大老虎”平时就喜欢出入豪华酒店,甚至以酒店为“家”,为“办公室”。赵少麟、赵晋父子甚至在北京开了豪华会所,特供周本顺、武长顺、杨卫泽这些“老虎”进京时居住和玩乐。

    一些贪官在出差时,也把住高档酒店作为了必然选择,他们认为住得越高档,越显层次,才够面子,稍不如意,便会雷霆大怒。

    今年3月,中央纪委就通报了一起财政部官员出差挑酒店的违纪事件。这事儿的主角是财政部驻北京监察专员办事处原党组成员、专员助理李长林。他在带队检查某上市公司期间,就特别提出了一个要求:要住五星级酒店!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当时不少人就觉得李这个要求有点“土包子”,“这种居然也明言?”某县一名政府办主任回忆。

    曾有一领导来调研时,说了句你们这里有点潮气嘛,结果马上就更换了酒店;还有一个更绝,进了房门不说话就捂着鼻子咳嗽了两声,结果下面的人立马“了然”。这在本质上是一种糟粕,但有的人极力逢迎,有的人也受之安然,双方都精着呢。

    谁知,李长林得陇望蜀,向该公司董事长提出借款1000万元,自然被拒绝。于是李长林“恼羞成怒”,擅自向该公司发文作出处罚,加上别的一些违纪行为,他也最后落得个被“双开”的结局。

    贵州铜仁市投资促进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黄啸今年1月落马时,被人翻出了他两年前担任松桃县副县长时,因出差超标准入住高档酒店被省纪委通报的旧事,当时的处理是提醒谈话。网友感慨:“看来提醒还没有到位。”

    类似李长林、黄啸这样出差挑酒店的违纪干部并不少,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名“爱出差”的华润医疗集团副总谢琰,按此君的报销单看,在375个工作日里出差了333天,天天都住五星级酒店,结果自然是撤职处分。

    前述市纪委常委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在去年的一次培训会上,本来给所有学员安排了住宿,晚上抽查时发现学员之一的某县局长却不在房间。后来才得知此人嫌条件太差,非要住海景房。 “刚好我们这里在办大型会展,他找人开车在城里转悠了几个小时,才找到一家。”年底此人因为别的事情被举报,现已移送司法。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254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45215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