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覃道雄:“激情”燃尽的湘煤十年

覃道雄:“激情”燃尽的湘煤十年

_本刊记者 龚斯宇 发自长沙、耒阳、郴州

覃道雄的个人名声出现两极分化:一方面,他是各类“先进”;另一方面,员工中不断流传着关于覃的负面评价。

215,春节后复工的第一天,湖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湘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覃道雄在新年员工大会上强调了三件事:忠诚、干净、敢于担当。

此前一天,他的搭档湘煤集团总经理李义成落马。不出一个月,覃道雄也落马。

今年二月底,中央巡视组开始对四个省份“杀回马枪”,湖南在列。“回马枪”期间的32日,覃道雄被宣布因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两极分化”的名声

 

2006年,湘煤集团经湖南省政府批准设立,由包括原白沙矿务局、资兴矿务局等在内的6家国有煤炭企业重组而成,覃道雄出任公司的董事长、总裁。

覃道雄落马前曾获多项荣誉,包括“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湖南省劳动模范”“原煤炭部‘拔尖人才’”“湖南改革开放经济人物”等。

多名湘煤集团员工向廉政瞭望记者回忆,在2012年团省委发动的“30年影响湖南青少年的30人”评选活动中,自己曾被发动为覃投票。“后来他的电话投票数超过袁隆平,引发社会热议。”说到这,湘煤集团白沙实业公司下属分公司的一名退休中层干部李新华(化名)回忆起一个细节:当时,他在湘煤集团负责通讯方面的工作,接到一个命令——给各办公电话开通外线专门用于投票,而在平时,这些电话被严格限制,只能用于内线通话。

这些荣誉令覃道雄成为湖南煤炭系统的“风云人物”。除此之外,他在煤炭系统的工作经历也被传为“佳话”——一篇题为《覃道雄的激情岁月》的报道称,在覃道雄的管理下,湘煤集团“交出了一份靓丽成绩单,打造了一个传统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样本”。

覃道雄注重对其个人和湘煤集团的形象宣传。几年前,他还推动集团给一部廉政主题的纪录片投了两百多万元。

 在湘煤集团内部,则流传着一些怨言。“在这里,一个人的能力虽然也被看重,但常常并不是最重要的,‘搞关系’才是升迁的最大因素。而这种风气,一直到湘煤集团成立后的多年,都不见好转。”李新华感慨道,原白沙矿务局的一个分管安监的老副局长是名实干型干部,在普通职工中口碑极佳,却多年升不上去。

“与这形成对比的,是一些人长期被举报,却一路升迁。”李新华向记者举了一个身边的例子:一名湘煤下属物资供应公司的总经理,在十多年中屡次被举报存在经济问题,却从未在升迁方面受到影响。

和其他煤炭企业一样,湘煤集团也赶上了中国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湘煤集团成立后,在贵州、新疆等地大举收购煤矿。据称,六年时间里,湘煤集团就在贵州先后控制了6亿吨煤炭资源。

但多份针对覃道雄的举报材料均指出,这些收购中存在“猫腻”。“一个前同事被调到湘煤收购的贵州某矿后告诉我,矿的价格在交易过程中被可疑的中介公司提高,中间不乏覃道雄的影子。”一名湘煤集团资兴实业下属宝源矿负责煤炭交易的彭姓职工说。

湘煤的体量迅速膨胀,后来还联手国电、大唐等组建了湖南黑金时代股份有限公司,覃道雄的个人名声也逐渐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势:一方面,他是各类“先进”;另一方面,员工中不断流传着关于覃的负面评价。

一名白沙实业的向姓职工表示,员工们对高层的积怨越来越深,身边不乏举报湘煤领导干部的人。“这其中,自然包括对覃道雄的举报。”

 

高层相继崩塌

 

 “不是很意外。”一名与覃道雄有过接触的湖南媒体人如此评价覃的落马——此前,网上针对覃的举报已不在少数。“但这些举报帖通常保留不了几天就‘消失’了。”

这些举报的时间主要集中于近两年,内容直指其安插亲属在集团内部任要职并掌握实权,在交易中索贿受贿,侵吞国有资产,学历和年龄造假等等。

覃道雄是常德市石门县人,他任职期间最大的一次形象危机,出自石门老乡之手。

这名老乡成某曾供职于一家湖南媒体,常年在网上发布举报官员的信息,后因涉嫌诈骗被捕。一名湘煤集团的管理层人士曾找到成某,希望通过后者,把覃道雄的举报材料公布出来。

“为求自保,覃道雄至少给了成某20万元。于是,成的线人一怒之下,把自己和成的一段通话录音公布到网上。”上述媒体人回忆道,这段录音在网上“炸开锅”——其中透露,覃把湘煤集团做成了一个“家族企业”,其妻许晓霞在湘煤集团煤炭经贸公司任副总经理,其妻弟许志坚在湘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任副总经理。

网上的举报引起了与覃走得很近的一名厅级官员的注意。他和覃是老乡,两人关系很好,他时常提醒覃注意廉政风险。但覃却时常称自己经得起任何检验。

不过,湘煤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却相继被查。

从公开履历上看,覃道雄和李义成的经历有些类似——均从基层起步,起点分别为资兴矿务局和白沙矿务局(现湘煤旗下资兴实业和白沙实业),最初都是矿上的技术员。“据说,两人是湖南煤炭工业学校的同届校友。”李新华说。

在覃、李二人落马前几月,湘煤集团内部已有多名处级干部被查。有消息称,湘煤集团煤炭经贸公司总经理陈遴、湘煤集团副总经理兼湖南黑金时代股份公司总经理吴正水相继被湖南省纪委“两规”,湘煤集团黑金房地产公司原总经理龙绍泉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罪逮捕。据悉,吴正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2007年至2009年他担任湘煤集团贵州湘能公司董事长期间,买矿卖矿致使国有资产流失;此外,他还大搞利益输送。

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底,白沙实业公司副总经理王作成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逮捕。该报道还称,2010年至2013年间,王作成在湘煤集团楚湘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以帮助他人承包业务的方式来收取好处费共计275万元。记者就上述被查高管问题致电相关部门,对方未予回应。

 

积怨的员工

 

“工友问我要不要回矿上放鞭炮。”覃道雄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当天,在耒阳市区办事的老雷接到一个电话——他是湘煤集团白沙实业南阳矿的一名技术工。“高层的事咱不清楚,但日子过得好还是差,大家都感觉得到。”

覃道雄落马前,湘煤集团上访事件已是多发。

王卫群是湘煤集团白沙物资供应有限公司一名内退女职工,1996年,她被聘为会计师。“由于我发现账目存在问题,不愿听从领导安排做假账,未经任何组织程序,便被调至门卫岗,会计待遇也被取消。”她表示,自己上访的诉求,便是要求湘煤补发工资待遇及补缴相应“四金”。

而上访的远不止王卫群一个。近两年,湘煤集团的棚户区改造工程,多次引发群体性上访事件。

廉政瞭望记者通过在资兴、耒阳两地走访得知,湘煤集团在这两处进行的棚改工程均存在拖延工期的情况。

迟迟未完工的惠民工程把湘煤和集团高层推上了风口浪尖,不少人开始追问购房款和国家拨款的去向。

而在整个煤炭行业低迷的今天,对于湘煤的不满,一些矿区基层员工表现得更为明显。在白沙实业下属的红卫矿区,几名刚结束井下作业的矿工表示,自己常被拖欠工资。“一拖就是两三个月。”一名陈姓矿工出示了手机上的工资入账提示短信,上面显示,最后一次入账时间为324日,金额为243元。“这是今年1月一个八天班的工资,三班倒。”他这样解释。

“我觉得这里的薪酬分配制度存在严重不公。”李新华直言,如今一线矿工的收入,“大约一年为35万元不等”,而自己所处公司的基层职工,一年收入甚至“只有2万元左右”。“这引起基层职工的强烈不满。”他补充道。

与此同时,他向记者回忆起一个细节:有一年,公司一名处级干部因年终考核不达标,被扣了10%的绩效,数额为2万多元,其他员工便推算出,这个人一年收入有20多万。“但是这个人在大家眼中就是个不干事的形象,经常上班时间喝酒,大家私底下有怨言,也不敢发。”

“覃的问题,属于‘此前没有清理的旧案’。他出事,与湘煤盘子开太大、权力太集中,有一定关系。而他落马,则是反腐高压态势下的必然结果。”李新华这样分析。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1164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857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