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戏不够,花架子凑

 

戏不够,花架子凑

    _詹继放  编剧、资深媒体人

所谓“花架子”,即某些中看不中用的形式或过场。

花架子虽带贬义,却非一无是处,至少是“好看”。比如“梅花桩”,吹得神乎其神,实则就占个好看。用卖油翁的话说:唯手熟尔。较真的话,其难度,还不如那些在平衡木上玩“团身后空翻”的小女孩。

“好看”也是存在的理由。譬如某些“大片”,剧情漏洞百出,花架子却煞费苦心:女一号敲鼓,靠的是跳舞。长袖一舒,几十面鼓都“响了”。男一号追“坏蛋”,好像都得开豪车在闹市追逐几条街,最终豪车极“潇洒”地翻几个跟斗,爆炸起火,如此这般才能收场。有人喜欢看,越玄越好。

戏不够,花架子凑。文化产品以噱头为卖点,虽悲哀,但票房压力山大。没人看,谁来买单?更何况,人家既没违法又没乱纪。相较于我们耳闻目染的某些花架子,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看看这些花架子:某市搞“民意调查”,既附标准答案,还要求市民照此填;某县为展示“绿化成果”,用油漆将“当道”的岩石漆成绿色;某局的“听证会”,十几名“各界代表”全是扮演的……这些“奇闻”,将花架子玩到丧心病狂的程度。

无利不起早。用花架子蒙人,图的是“交差”,原因则是“戏不够”。虽说被蒙的上下两端都不傻,但民众蒙了就蒙了。某些能较真的“上级”,似乎还乐于被蒙。遇到穿了帮,说不定还会“救戏”:都在走过场。你穿了,他也穿了。

不想穿,就认认真真地“演”。某地水源被污染后的“应急预案”,洋洋洒洒一大篇。除了“第一时间”、“高度重视”等套话,便是“引导市民有序购买矿泉水”之类的“举措”。更常见的,是各种检查和演习。“困难”都迎刃而解,“歹徒”都狼狈逃窜。据一个扮演过“歹徒”的人说,演习前有关领导一再叮嘱:不能跑太快,要让警察追得上。拒捕时只能做样子,千万不能伤了警察!算是“惯例”,所有“对抗演习”都有剧本,双方“演”一遍。红军肯定赢,蓝军“等着”红军来包围。对红军的要求是人员不受伤,车辆无擦挂……更像兜风。

“红军”也会输,“歹徒”敢跑了,是这两年才有的。用军委高层的话说,为贯彻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必须唾弃那种自欺欺人式的演习。高调公布热线电话,或很难打通、或打了也白打;标榜下了多少回“基层”,只是去溜了一圈……今天,这类花架子还能玩下去吗?

如果仅仅是娱乐,图个好看,玩些花架子,不必较真。一旦用它来糊弄党和人民,性质就变了。

与通常的失误不同,玩那些花架子既是故意,也是欺骗,性质更恶劣。对其宽容甚至纵容,形象些,相当于给骗子当“托儿”。能充此角色、亦能遏制花架子的,是“上级”而非群众。道理极简单:花架子多是做给“上级”看的,很多还是投其所好。

对花架子之类的形式主义,我们党历来就反对,民众更是深恶痛绝。有人靠它获了利,买单的,是党和人民。这个单不能买,也买不起。而且,还该让那些低劣“荒诞剧”的炮制者付出代价。

这不能是一句空话,我们也“空”不起。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458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218450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