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厅官刘维忠:这次黄花菜凉了?

厅官刘维忠:这次黄花菜凉了?

不少人看来,今年就将退休的刘维忠再次“祸从口出”。

4 12日,在国家卫计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这名甘肃省卫计委主任抛出了“黄花菜煮水治抑郁症”的案例。他说:“在舟曲泥石流灾害时,许多人患了抑郁症,我调了两吨黄花菜,用了12口大锅熬黄花菜,一个人一个纸杯子,所有的抑郁症都没有了。”

 质疑者表示难以置信,有人甚至调侃“抑郁症跳楼的那些位官员估计肠子都悔青了,恨不得活转来排队去敲刘厅长家门啊”,“请问黄花菜是饭前吃还是饭后吃”……

这名微博大V官员和往常一样,积极回应各方毁誉,但有眼尖的网友发现,他再次贴给大家的发布会实录文本中,关于黄花菜的论述内容没有了。这让了解、支持刘维忠的人,也捏了一把汗。

 

“网红厅官”往事

 

在网友眼里,从卫生厅长到卫计委主任,刘维忠真正开始走红,是从“打通任督二脉”开始的。

2012522,他曾在微博转发新闻:甘肃省47名医务骨干参加了“真气运行法培训班”,经9天培训,41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他还在自己的《欠发达地区医改的中医之路》一书中记载,要求“所有医护人员学习真气运行技术,并负责免费给病人培训真气运行技术”。他也因为力推“真气运行法”被网友戏称为“任督二脉厅长”。

其实,网友对刘维忠的“大嘴”早已习以为常。浏览一下他的微博就会发现,介绍偏方本就是他的日常发布。“胃病,晚吃萝卜早吃姜;开水冲菊粉,减肥效果明显;猫胎盘碾成粉可治疗过敏……”单是黄花菜泡水,在他的药方中便可以治疗痛风、失眠、抑郁等病症。

卫计委主任的身份,加之利用微博介绍各种偏方,刘维忠更像是一个“网红”。他也从不讳言反对声:“我顶着压力也要发展中医。”

在很多人看来,刘维忠开出的这些中医偏方,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有人认为身为地方卫生部门的主管官员,不应该发这类文章,会增加他人盲目使用偏方的风险性。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也表示以刘的身份在官方渠道发表的言论可能会对社会产生误导。

但刘维忠坚称,作为一个地方卫生部门的领导,除了管理之外,也应为百姓做一点提高健康素养的工作。“百姓的健康素养提高了,看病的人少了,我就成功了。”

此外,刘维忠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绰号“猪蹄厅长”。他曾发过一篇署名文章,提及治疗尘肺的临床路径时,说到了食疗吃猪蹄。微博上他也提到“神经衰弱,吃点猪蹄”;在佛山小悦悦被两车相继碾压的事件中,他也说“通过胃管灌点猪蹄煮的汤和中药,再灌点黄芪水,会有效果”。

有人质疑刘维忠提倡的这些食疗和无药治疗法会拖延治疗的最佳时间,对此他回应道,有些患者病情严重的话,不会通过食疗来解决的,一定会到医院去的。

 

“我要逼着他们发展中医”

 

19783月的一天,甘肃省会兰州下着雨。一个21岁的农村小伙怀里夹着行李卷,手里拖着箱子走出兰州火车站。他要到兰州医学院报到,按捺不住兴奋,但从家里带出来的50元钱在火车上弄丢了,又有些郁闷。

他还没想到成为一个中医专家,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未来规划,只是看着兰州医学院招收人比较多,念完大学“先有个工作再说”。他就是刘维忠。

甘肃省中医界也流传着刘维忠学中医的故事,说每到寒暑假,同学们都回家,唯有他跑到兰大一院实习,抄中药方子。但大学毕业后,刘维忠并没成为医生,而是做了行政工作。但他对中医推广的执着恐怕甚于很多中医。据说,刘维忠妻子患有眼疾,他就经常在家为其诊治。当地一名医生魏清琳曾证实,“有一次我出差在外,刘厅长给我打电话问一个穴位,然后给她妻子现场针灸。”

2008年调任甘肃省卫生厅厅长以来,不少人将其履职经历总结为一场轰轰烈烈的中医运动。他甚至曾在微博中说到,“愿意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换来甘肃中医的发展。”

在很多人看来,刘维忠作为卫计委主任,热情都在推广中医,冷落了西医。2009年,甘肃省卫生厅还下发文件,提倡“西医学中医,中医学经典”。文件要求西医晋升高级职称时必须加考《中医学》,占20%的分值,引起很多西医的抗议。刘维忠说,“只好找省领导作了批示,甘肃日报和甘肃电视台播发后,这才统一了大家的认识”,他也在自己的书中坦言是“逼着他们发展中医”。

刘维忠觉得西医是强势的,中医相对弱势。中医再不喊,就会消亡掉了。

 

“我有点恨微博,也有些爱微博”

 

“中医有几千年的历史,西医传入中国也就100多年的历史。西医传入中国之前,中国人看病只能靠中医……中医和西医相比有不少优势”。刘维忠在公共场合从不避讳自己对中医的重视,一名甘肃省二院的医生说,他曾参加过几次刘维忠出席的会议。他的印象是,无论会议是什么内容,刘维忠必然谈到中医。一名中央媒体驻甘肃记者曾表示,“很多时候,在采访刘维忠时,即便问题与中医药无关,他说着说着就说到中医药上面去了。”

会上谈中医,网上也推中医。刘维忠一有空就发微博,休息时候发微博,开会间隙发微博,跟“老婆子”散步也发微博。刘维忠现在已有近600多万关注者。

“我有点恨微博,也有些爱微博。”去年6月,他出了《微博问政》一书,这是书中前言的第一句,将刘维忠直爽的西北人性格展露无遗。

去年10月,一篇名为《甘肃卫生厅厅长刘维忠个人日记曝光》文章在朋友圈广为流传,文章中贴出不少“偏方”,号称能用最便宜的药治疗常见病。该文遭到一些媒体批评,指其不科学。随后,刘维忠在微博上辟谣称,文章并非自己原创,“我都没见过这本刘维忠个人日记,躺着中枪了”。

做官如此高调,官场上对他又怎么看呢。虽然也有人对其高调并且貌似荒唐的做法表示不认同,但是都对刘维忠持正面评价。曾任甘肃省第十届人代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邢同义,公开站出来给刘维忠说话:“以前在组织内部,没有听说过此人的负面消息。当年的可靠消息是有多位卫生厅厅长人选,最后组织选择了刘维忠,领导也对其满意。”

刘维忠自嘲说,百度刘维忠三个字,搜出来的都是“猪蹄厅长”和“任督二脉”这样的负面信息。人们说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当官应该要低调,这几年的“高调”对他个人影响比较大,但是确实推动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就这一点,自己没有遗憾。(本刊综合)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347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859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