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纪委和剧团,“前店后厂”的反腐戏

纪委和剧团,“前店后厂”的反腐戏

    _本刊记者 徐浩程

村支书老实向老婆“交代”,链子是自家栓狗的链子,稍微镀了镀金。支书老婆像被脖子上的链子扎了一下,直接抓起扔过去。

台下观众看到这里,哈哈大笑。一人起哄,大声说:“要嘛、要嘛,要了就是狗。”

“效果不错!”一旁“监戏”的东坡区心连心艺术团团长卫能翔扫了几眼观众反应,放下了心。这意味着小品至少今天完戏后,不用大改。

小品叫《送礼》,讲村支书老婆借势贪财的事,已经演了10多场。413日,心连心艺术团将小品带到了多悦镇东风村的党群活动中心外。

得益于眉山市东坡区纪委支持,加上其他十多个反腐小品、谐剧,2015年以来心连心艺术团演出了150多场反腐戏,走遍了东坡区几乎所有村镇。

“算是圆满完成了纪委的任务。”卫能翔说。

 

“一个提供原材料、一个深加工”

 

心连心艺术团名叫“心连心”,但与中央电视台的“心连心”艺术团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原来是区川剧团,前几年改制了。现在就是一个民间剧团,在眉山走村串户。但演的戏都是我们自己创作的,接地气。”卫能翔称。

2015年之前,心连心艺术团演法治宣传的戏多,反腐倡廉的少。拿得出手的只有七八年前创作的川剧《苏东坡惩贪》。

“当时反腐败也是社会比较关注的点,我想写点这方面的东西。刚好市里相关部门找到我,想让我写点反映反腐的剧本。”70多岁的剧团老编剧唐稚明至今仍然认为,没有这个部门找到他们,就没有《苏东坡惩贪》。

1995年,赵本山和范伟的《牛大叔提干》上了春晚之后,到十八大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反腐相声、小品出现在春晚舞台上,反腐类的电影、电视剧、小品、相声等艺术形式处于低谷。

市级部门找上门,但他们什么素材、帮助都没有提供,让唐稚明没办法接触到现实中的反腐。

唐稚明灵机一动,把眉山代表人物——苏东坡搬上舞台。虽然《苏东坡惩贪》获得了一致好评,但只能映射现实的局限,还是让他有点惋惜。

十八大后,反腐艺术开闸,反腐小品、相声连续两年登上春晚。东坡区纪委顺势主动谋划营造反腐倡廉的氛围。“但我们宣传的手段比较少,市电视台每晚只给我们东坡区十分钟时间。”东坡区纪委常委林春告诉记者,去年一开年,他们就在谋划这个事情,最终决定与心连心艺术团合作。

为消除心连心艺术团的顾虑,东坡区纪委书记郭建国与卫能翔、唐稚明等交流了一下午。

“归结起来就一句话,全力支持我们创作,需要什么提出来,纪委就提供什么。他们还谈了好几个典型案例,还把相关干部请过来和我们交流。”唐稚明将他们与东坡区纪委的关系比作一个提供原材料、一个深加工,合作创作反腐戏。

 

火力全开

 

唐稚明根据东坡区真实落马贪官案例创作的第一部反腐戏《忏悔》,比《送礼》更尖锐、更辛辣。

2014年,东坡区教育局原局长郑策涉嫌受贿被查。唐稚明从东坡区纪委获得了很多郑策被调查的细节,比如他收受贿赂时,害怕留下把柄,把受贿金额写在餐巾纸上,随时扔在马桶里冲走。其他的细节还有他被纪委带走协助调查时的表现、他最后的忏悔等。

“纪委主动爆料,这在以前都是想不到的。”唐稚明把这些都如实写进剧本中。

对此,东坡区纪委有自己的考虑。

东坡区纪委一名干部告诉记者,首先这都是真实细节,不存在污蔑党员干部或者给谁抹黑;其次不管是官场、还是群众中,有一些人对贪腐已经麻木了、习以为常了,不通过这些细节刺痛他们,根本引不起他们足够的警醒。

“不能大家看了后,哈哈一笑就完了,一点触动都没有。”东坡区纪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唐稚明火力全开,选择了一种比相声、小品讽刺力度更大的表现方式——谐剧,一名演员在台上扮演固定的角色,通过与虚拟的人物对话,向观众叙述一个贪官在台上时春风得意、收钱时小心翼翼、落马时胆战心惊以及监狱中失魂落魄。

剧本很快获得了东坡区纪委的认可,基本没有改动。

“前后对比太强烈了。”《忏悔》的演员谭兵是心连心艺术团的“台柱子”,刚拿到剧本也还是掂量了下。他以前演的法治戏剧比较多,《脸》还获得了四川省奖项,演反腐戏还是第一次。“得拿捏好表演的尺度。”《忏悔》中,贪官落马的时候,吓得一下瘫到桌子底下去了,而狱中忏悔的时候,是跪着忏悔的。

对这些,东坡区纪委表示尊重。“反腐戏毕竟不是教育警示片,不会限制艺术手段的运用,不然就丧失了戏剧讽刺贪腐和警示教育的意义了。”东坡区纪委相关负责人称。

《忏悔》开演之后,唐稚明每场必到“监戏”。每场演完之后,心连心艺术团都会讨论修改剧本。这成了他们此后演反腐戏的传统。

开演的效果不错。一次演完后,一名老大娘找到卫能翔,再三表示要把年轻人教育好。

去年眉山市一次廉政宣传中,还把心连心艺术团请去,让他们演《忏悔》。一名干部告诉记者:“戏里的场景有些也听说过,当时听了就听了,触动不大。但他们这么一演,对比反差就强烈了——这些贪官用了那么多自认为聪明的办法,最终还是遭了——心里哪能不一跳?!”

 

“我们的对象是老百姓”

 

东风村的党群活动中心外是一块大空地,心连心艺术团把一大块红绒布往地上一铺,后面扯一大块白布,就算一个舞台了。这个条件算不错的了,有些村甚至白布都没有地方扯。

413,天空虽然时不时飘点小雨,但还是有100多名周边群众来看戏。“这个规模算中等吧。”

“只要声音够了,周围老百姓听到了就会过来。”卫能翔称他们的观众多是农村留守老人,他们有看戏的习惯。这些演出,都是东坡区购买的公共文化服务。

《忏悔》演出了二三十场后,虽然很受欢迎,但心连心艺术团开始思考如何更好地演反腐戏。“对农村这些老大爷、老大娘来说,他们知道班主任、知道校长是怎么回事,要说教育局局长权力有多大,他们有些可能真的不清楚。”唐稚明称。

唐稚明、卫能翔找到东坡区纪委,商量创作的方向。双方最终决定,还是依托区纪委的工作重点,创作一些有关村支书、村干部的小品相声。

“作为搞演出的,谁不想演大题材的,但得要我们的观众看得懂。村支书、村干部的事都小,但接地气。”唐稚明称。

这才有了《钱到哪里去了》、《党风建设顺民心》、《送礼》等一系列各种形式的反腐戏。

从《忏悔》到《送礼》,这些反腐剧里面未必有像“怕秘书收钱、怕情人举报、怕儿子酒驾、怕女儿炫富、怕老婆在国外买别墅;怕裸官被发现,怕网友偷拍,怕群众举报,怕就算逃到国外也被抓回来”这样的“金句”,但它们更贴近老百姓的生活。

“今年是换届之年,每次换届前后,举报村支书、村主任的信很多。我们计划和艺术团合作,创作一批反映村级换届纪律的小品、相声。”东坡区文体局纪检组长刘全忠告诉记者。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279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628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