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变了味的签单

变了味的签单

    _本刊记者 刘兰

416,河南南召县发生一起恶性事件。据媒体报道,该县检察院、农业局、国土所3名工作人员携带其家属周末外出游玩,中午在四棵树乡“九龙湖农家乐”用餐饮酒后,要求公款签单遭拒引发冲突,导致饭店老板李金明被殴身亡。

不久,官方通报表示,“公款签单问题不存在”。但此事经媒体发酵后,公众对官员公款签单行为颇有微词,认为他们公权私用,慷国家之慨。

其实签单现象在我国普遍存在,对于政府部门而言,公务接待后签单带来很多便利;对于对口的签单企业而言,作为政府的定点消费单位,有稳定客源。但在实际操作中,依然存在很多隐患,不仅有官员用公款为个人消费埋单,也有他人冒充官员签单骗钱,甚至还有政府签单欠账拖垮企业的。

 

违规签单怎么管

 

去年11月初,中央纪委通报了一批“四风”问题的典型案例。其中包括,河北保定市清苑区政府办常务副主任刘力利用职务便利签单同学聚餐费,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为了宴请5个师范时期的老同学,刘力在清苑区政府招待处定了晚餐。聚餐时,刘力觉得不够热闹,又约了两名初中同学,8人当晚共消费了1832元。饭后,刘力在点菜单上签上了“刘力,政府办”几字。联络个人感情本无可厚非,但公私不分,触碰纪律“红线”就不行。

和刘力在政府招待处消费一样,很多公款签单的官员都会选择政府部门的定点消费单位。安徽萧县就联系了多家行政事业单位定点公务接待的酒店。该县官员公务接待时,多数是在这些地方。吃完就签单,费用按月或者按年结算。定点消费单位只刷官员的“脸卡”、认单据上的签字,哪管是否真如签单上所写的“上级来指导,杨局长安排,张局长陪同”。

八项规定出台后,这种现象明显减少,但仍不乏顶风作案者,仅这两年被中央纪委通报批评的违规签单案例就有5例。除了刘力,还包括环保部辐射源安全监管司副司长赵永明参会期间打牌娱乐,将房间和茶水费签单挂账;贵州仁怀市计划生育协会专职副会长袁华忠以公务接待名义签单接待同学,花费2073元;新疆克拉玛依市第七中学总务主任董永新,将个人宴请费用签单报销等。

这些官员违规签单时都编造些什么理由呢?从多起案例中廉政瞭望记者发现,接待上级检查的理由最多,也有招商引资的,与征迁户商讨征迁事宜的,甚至还有安抚上访户的。他们中大部分人认为,公家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有的人连10多元的单也要签。某地一县级机关中层和老同学聚会唱歌后,还剩10多元的账没结,他本想签单挂账,旁边的同学看不过去,把单买了。

这也就罢了,还有的人签单被老板拒绝后,就得自己掏腰包了。这时,一些官员会恼羞成怒,趁着酒劲儿撒泼。

陕西铜川市政协委员、王益区人大代表杨大军等人在酒楼吃完饭后要求签单遭拒,只好交了现金。不过离开后不久,他们又折回酒楼进行打砸。事后,杨大军因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时任铜川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冯新柱怒斥其“吃了豹子胆”。

虽然公款签单常被斥责,但也有不少人聚会时经常拉上有签单权的“老同学”、“好朋友”。等结账时,一个个岿然不动,等“老同学”签单。一名某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就有这样的苦恼,平时负责的接待多,他每个月有2万元的签单权。上任伊始,亲朋好友聚会突然多了,但他从不签单,都是自掏腰包,而亲朋好友并不知情。渐渐地,他的信用卡催款单也多了。

 

冒充签单没商量

 

正因公款签单已成为某些官员的惯性,才让人觉得多数有签单权的人会胡来;也正因公款签单如此随意,才让人有机可乘,让人不惜铤而走险、冒充签单。

领导亲信冒充签单的不少。某一国有企业办公室工作人员小王因酒量好,经常随领导出席各种宴请。酒过三巡之后,领导微醺,在没有办公室主任的情况下,通常是小王代为签单。一来二去,酒店和单位财务都认为是领导授意,一路大开绿灯。殊不知,小王会时不时挟杂“私货”,冒充领导签单个人消费。

窥得其中门道冒充签单的,大有人在。一些人只是借了个领导的“马甲”,在外招摇撞骗。

湖南郴州的段华(化名),因在苏仙区交通局当过两年司机,就冒充局长在烟酒店签单,前后共骗去价值31万元的烟酒。当段华再次签单时,迟迟未拿到货款的店主才去打听,发现段华是个“冒牌局长”,这才报警。但十来天时间,段华已将烟酒转手卖掉,然后大肆挥霍,只剩下5万元。

江西永丰县的陈某身着保安服冒充警察,在当地一家酒店吃饭后签单,先后9次共签了2000多元。当酒店老板拿着单子找到当地公安局交警大队结账时,发现根本没有这个人,老板才知上当了。

其实这些骗子的骗术实在不算高明,但为何还是会屡屡得逞,还不是因为老板们忌惮行骗者头上的“光环”:不是某局长就是某书记,不是某主任就是某处长。店主都得罪不起。

有的店主胆子比较大,甚至伪造签单找单位报销。安徽枞阳县某镇一饭店老板丁某在店里找出几张镇政府工作人员签字的单子,反复模拟他们的笔迹,伪造结账单,并签上他们的名字,找镇政府报账,共冒领了3万元。

还好相关单位核查账目时,发现发票与资金不符,遂展开调查。要不然,这个亏空能否被察觉也未可知,更别说揪出这名伪造“高手”了。

 

被签垮的店家

 

网上曾流传过一个段子:胃,让酒给废了;肺,让烟给废了;饭店,让政府签单给废了……

玩笑归玩笑,但在现实中,因政府签单长期不兑现而垮掉的饭店不胜枚举。魏宝平在贵州清镇市新店镇开了家小饭店,当地镇政府时常在此签单吃饭,不到一年时间签单欠账达3万多元。魏宝平资金周转不开,只能被迫关门。

饭店老板既担心做不成政府这单生意,又担心得罪官员,只能让他们吃完签单。但对何时能把账收回来,他们心里没底。看似不起眼的一赊一欠,经年累月也会让人触目惊心。河南襄城县王洛镇镇政府5年多以来,在一家猪蹄店签单吃喝70万元。店主耿伟杰拉横幅向镇政府讨债,后欠款被还清。网友讥称该镇党委书记韩军红为“猪蹄书记”。

此事虽得到了圆满解决,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如耿伟杰那么幸运。有些店主不仅要被迫停业,还会踏上漫漫讨债路。河南杞县邢口镇的靳老汉的饭店被当地干部签单吃垮后,讨债19年依然没能讨回所有欠款。

与靳老汉经历相似的万国生也是一名讨债人,他在上世纪90年代承包了河南通许县大岗李乡的政府职工食堂。十余年来,他收到过无数政府签单,未兑现的就有近700张,重量为19两,累计欠款70万元。政府欠万国生的账,万国生也欠其他人的账,要债的经常堵在他家门口,对其生活造成极大困扰。

当店家找到政府要账时,对方的解释通常是历任多届领导,不清楚情况;或是政府经济困难,外面欠账一大堆,都没还。这些搪塞借口经不起推敲,领导调走,找去核实不就行了;既然经济困难,就要管住下面人的“手”和“口”,不该签的别乱签,不该吃的别乱吃。

对此,有专家建议,公务接待不准签单,一律现金买单或者刷公务卡买单,定期公示。在这方面,一些部门和单位走在了前面。四川省全面推进公务卡改革,把差旅费、会议费和零星购买支出都包含了进去。再想钻“签单”的空子,难了。

最新修订的《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也要求,国企领导人在使用签单进行职务消费后,要提供原始凭证和情况说明。虽然没有禁止签单,但在报销流程上要求更严了,这对想要“钻空子”的人来说,不啻为一个“坏消息”。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325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112093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