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哭着不要,宋朝三帝却被架上龙椅

哭着不要,宋朝三帝却被架上龙椅

    _裴一璞

在古代,拥有九五之尊的皇帝位处社会阶层的最高峰,也是众多权谋者梦寐以求的目标,甘愿为其赴汤蹈火。奇怪的是有宋一朝十八帝中,竟有三位皇帝拼死拒登皇位,让人倍感诧异。

宋英宗赵曙——用担架抬上龙椅

英宗赵曙,宋朝第五帝。明道元年(1032)正月生于宣平坊,为仁宗弟濮王赵允让第十三子。仁宗赵祯久未得子,遂于宗室内择选幼子以为建储之备。3年后,年仅4岁的赵曙入选,被仁宗养育皇宫之内。但赵曙9岁时,仁宗亲子豫王降生,他已经失去价值,被遣返濮王府邸。几年后,豫王病死,赵曙被再次立为皇储,但康定年间仁宗又得二子,赵曙再次经历遣返的厄运。

谁知造化弄人,庆历间仁宗二子相继夭折,赵曙再次被迎入皇宫,这次却未给予任何名份,充其量就是皇储的递补。原因是仁宗自认为正当盛年,以后可能继续得子,不再急于建储;但拖延六年后,也没有得到儿子。

可以想象,这是赵曙倍感煎熬的六年,他终日生活在惶恐不安中,随时担心皇帝得子,使自己第三次遭受遣返的折磨。仁宗后期常因疾病不能临朝听政,又没有皇储,这便激起许多大臣的议论,“中外惴恐,臣下争以立嗣固根本为言”,尤以包拯、范镇言辞最为激切。

宰相韩琦找机会询问仁宗:“皇嗣是天下安危的根本,陛下年事已高,还尚未立,为什么不选宗室贤者(暗指赵曙),以为宗庙社稷之计?”但仁宗始终觉得尚有得子的可能,便搪塞道:“后宫已有嫔妃怀孕,姑且等待吧。”不久孩子出生,却是一女婴,韩琦与曾公亮、欧阳修、司马光、吕诲等人一起劝说,终于打动仁宗。嘉佑七年(1063),赵曙再次被立为皇子。

仁宗因病驾崩后,遗命赵曙登基。已被闲置折腾16年之久的赵曙闻诏后,却惊恐不安,遂佯装称病,坚辞不出。仁宗皇后令同判大宗正事安国公从古等前往谕旨,赵曙死活不肯起床,以病推辞。大臣们无奈只好用担架将赵曙从卧室内抬往内廷。

次日,在清居殿举行登基大典,赵曙拼命逃避,大臣们七手八脚将其推坐龙椅之上,山呼跪拜万岁。新皇帝终日哭哭啼啼,不发一言,直到韩琦再次宣布仁宗遗诏,尊皇后为皇太后,御小殿垂帘听政,共同临朝,方才作罢。

赵曙继位后,仍然对得到皇位时时惊悸,竟然因此暴病一场,对左右宦官尤其惧怕,时时提防,在位4年后即病逝。

 

宋钦宗赵桓——替罪羊的恐惧

钦宗赵桓,宋朝第九帝,徽宗长子。宣和七年(1126),金军分道南下,一路势如破竹。徽宗见金军势强,已推至黄河北岸,随时可能渡河,惊吓得肝胆俱裂。为推卸河北沦陷的罪责,免受天下臣民的责骂,更重要的是避免背上“亡国之君”的万世骂名,他便急欲退位于太子,令其充当替罪羊。

赵桓闻诏,不啻晴天霹雳,他尚未有过登基准备,难以应付业已混乱不堪的局面。同时也深知自己替罪羊的角色,断然不肯从命。更重要的是,他并非雄才睿略之主,没有乱世中奋起国运的魄力。徽宗令宦官催促太子入宣和殿登基,赵桓拼命拒绝,悲悲戚戚,不肯动身。

与此同时,徽宗先是闻听金兵要渡江,连连哀叹“完了!完了!”后又得知太子不肯继位,怒急攻心,“忽气塞不省,坠御床下”。左右急忙扶起,身体右侧却已瘫痪,遂以左手再写御旨:“皇太子可即皇帝位,予以教主道君退处龙德宫。”并设计假命太子前来看疾,至赵桓到来,立即令大臣宣读退位诏书,让宦官给太子穿戴龙袍。赵桓痛哭推辞,拼命挣扎,以致气塞昏厥过去。苏醒后,徽宗再命穿戴,仍然极力拒绝,跪地叩头如捣蒜,直言:“受则不孝矣。”徽宗命大臣与宦官一起动手,并对他说:“我已经老了,我夫妇二人的身家性命此后就托付给你了,你怎么能推辞?”但赵桓始终推辞不受,无奈之下,众人只得强行给其穿戴完毕。

次日,赵桓在垂拱殿接受群臣朝拜,又欲推辞下殿,被强行拉住,最终在众人三呼万岁的口号中,极不情愿地默认了既成事实。

 

宋宁宗赵扩——臣作不得!臣作不得!

宁宗赵扩,宋朝第十三帝,光宗次子。

光宗病重时,知枢密院事赵汝愚、阁门事韩?腚小⒛谑陶抛谝衔被训剑臁耙造患瓮踔馇胗谔侍蟆保玫轿馐贤夂螅夹卸U匀暧廾钏Ч揭狗直咽鼗食悄媳保⒂胛馐洗沽碧敖岳┑腔@┪ǹ治煜峦俾睿ν拼堑溃骸翱指翰恍⒚!

吴氏却不待其同意,强行拥入宫内。扩惊慌,想夺门而逃,却被紧紧拉住。扩连连对吴氏哭诉:“禀太奶奶,臣做不得!做不得!”吴氏对韩说:“取黄袍来,我自与他着。”赵扩闻听死命拉扯住韩的袖子,绕殿柱而走。

吴氏见状怒呵一声,命他站立一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劝道:“我看到过你的太爷爷做皇帝,又看见过你的爷爷做皇帝,看见过你的爹爹做皇帝,今天也要看见你做皇帝。”赵扩见太皇太后已决意让自己做皇帝,遂不敢再行挣扎,任由吴氏为其穿戴,但口中仍喃喃自语道:“臣作不得!臣作不得!”黄袍穿戴完,韩?腚蟹龀终岳┑橇危桨俟偾袄闯亍U岳┤跃赏纯蘖魈椋“荩鹱家谑谭鲆础

次日,韩?腚谢に驼岳┣巴庾诖ξ始玻庾诓∏樯院茫阄誓晟僬呶?腚写卮鹗切禄实邸9庾谖盘鹁灰眩龃笱劬ε恿季茫剩骸澳训朗俏业亩勇穑俊惫庾谒婕刺晌源采希娉锊辉倮砘帷

当时传国玉玺仍在光宗手中,拒不交出,韩?腚薪耸赂嫠呃詈螅詈蠡卮鹚担骸凹热皇俏业亩幼隽嘶实郏易匀±从胨!钡鞘贝橙牍庾谖允矣昧耒舳崛」矗挥胄禄省4丝蹋岳┘耒舻玫剑丫运常俟僖捕加祷ぃ讲趴硇摹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78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479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