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我的幸福源于故乡

我的幸福源于故乡

    _ 田夫

们这些60年代出生的山里人,不幸经历了主义横行、民生凋零的苦寒岁月,也有幸躬逢盛世,见证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变革,一些同年人摆脱了土地的束缚,走向了繁华都市,不少在城市扎下了根。相比父辈,我们的人生甜蜜而精彩;相比后辈,虽苦涩但更加传奇。

我之“古董”源于冥顽不化的乡巴佬意识,我的哀愁源于故乡,我之幸福也来源于故乡。回顾这四十多年的人生经历,每当我遇到挫折,心里苦闷之时,童年的回忆就往往成为我心灵的调节器,山野的苦寒经历总能够助我战胜困难,山野的生存哲学总能够带我走出迷惘。

哲人说过,故乡是每一个作家注定无法逃离的宿命。无法逃离,便更加懂得珍视。拥有故乡的人是幸福的,深层次的幸福来源于梦想与担当。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精神的故乡。五年前,我与铜仁日报社社长周洑生先生一道造访沈从文故里,肃立先生墓前,看着“一个士兵不是战死疆场,便是回到故乡”的铭文,回想着《边城》中的一些片段,顿觉真正理解了故乡之于人类心灵的深刻含义,有些宗教的宿命色彩。

我的故乡偏安于贵州高原乌江之一隅,人穷地少,马瘦毛长,先民们皆为躲避战乱来此垦荒定居,乡名“三道水”。

尽管生存条件如此恶劣,但先民们还是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自给自足,繁衍生息。如果不是饱受外来战乱或“主义”的入侵,我相信老辈们的日子会过得安逸又满足。如今,家乡瞬息万变,那种封闭自足、乡邻互助、民风古朴的传统意义上的乡村已不复存在,令我心中总涌起莫名的哀愁与忧伤。

“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饱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的诗句,恰如其分地表达我辈游子每次回乡的感受。在喜庆祥和的正月还乡,我见到自家老屋前的桃花依旧灿烂开放,却不闻儿时欢天喜地的喧闹;在细雨纷纷的清明还乡,山野的花丛中往往又增添了一两座新坟,却依稀难记墓中人熟悉的面孔;在稻穗飘香的时节还乡,偶见得夕阳下忙碌收割的身影,却衰老佝偻得不成样;在大雪封山的寒冬还乡,我见得“杀广”的童年伙伴们穿着洋装回到了老屋,却满脸的迷茫与沧桑。

在异乡,我曾一遍又一遍地记述着我的小山村和我的童年。山里的岁月沉寂而苍凉,除了偶有外乡来的补锅匠、骟猪匠、算命瞎子经过,少有外来人;又盼又怕的是打疫苗的白大褂一年一度进山来,一大帮鼻涕虫被父母追得满山跑却又相当的刺激;放电影也是一年一度的盛事,我们在夜色中打着火把抬着板凳赶去,回来往往跌得鼻青脸肿。

记得童年的山野住着一位吹唢呐的老人,他总在夜里为山民吹奏着迷人的小夜曲。如今他去世了,山里的夜晚从此变得死一般的沉静,而山风依旧哀切地吹拂着,犹如一种亘古的诉说,诉说着千百年不变的忧伤和幸福。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6 点击率:170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1953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