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李亿龙:“救火” 衡阳,成“火中取栗”典型

李亿龙:“救火” 衡阳,成“火中取栗”典型

    _本刊记者 龙在宇 发自湖南长沙、衡阳、怀化

 

20133月,李亿龙由湖南怀化调任衡阳,接替童名谦出任衡阳市委书记。

李亿龙此次赴任,意义非同寻常。彼时,衡阳贿选案发,当地官场正经历震荡,人心惶惶。

赴任衡阳前,湖南省委书记找来李亿龙,语重心长地叮嘱:“你是临危受命,要把社会稳定好。”

3年后的201641,是李亿龙作为市委书记在衡阳的最后一日。当天,衡阳市召开领导干部大会,李亿龙与新任市委书记交接。会后,李前往衡阳火车站,搭高铁返回长沙。一名当时身在衡阳火车站的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李在车站内仍享受了贵宾待遇,他在贵宾休息室坐了几分钟,身旁跟着几名随从,路上还有人主动向李亿龙问好。

然而,当高铁列车驶入长沙火车站时,局面立刻大变。十多名办案人员一拥而上,围住了李亿龙,周边还有大批警察维持秩序。据媒体报道,面对办案人员,李亿龙激烈反抗,他被押下火车时,手上戴着手铐,脸上能看见伤痕。

昔日的“救火队长”,闻名三湘的“霸蛮书记”,就此迎来仕途终局。

“霸蛮书记”

 

一名熟悉湖南政情的副厅级退休干部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在官场内,李亿龙与其前任童名谦几乎就是两类人,两个极端。”

不少湖南人评价,童名谦是个老好人,但不是个好官。童私德尚可,基本能做到洁身自好,但个性温顺,缺乏担当。或许正是这种个性,导致了童的悲剧——主政衡阳仅一年,他就在这座火山口上迎来政治生命的终结。已滋长多年的衡阳各级人大选举中的贿选问题,在2012年底的换届中再度上演,省、市两级人大代表几乎全部卷入贿选。事发后,数名花了钱却落选的企业老板曾在办公室堵住童名谦讨要说法。

被企业老板堵在办公室这种事,在李亿龙身上几乎不可能发生。这名老资格的正厅级官员,是闻名三湘的强势人物。他曾公开表示,最不喜欢自己讲实话、人太直的特点;自己的座右铭是要“霸蛮”。“霸蛮”是湖南方言,意指执着,在困难中吃得苦,认死理。

生于1956年的李亿龙是湖南长沙人,早年当过知青,中专毕业后进入长沙商业学校任教,此后调入长沙市二商业局,由此步入仕途。在长沙政坛的26年间,李亿龙屡获提拔,历任长沙市法制办主任,市政府办副主任,市政府办主任,芙蓉区区长,芙蓉区区委书记,长沙市委常委、浏阳市委书记。

2006年,李亿龙离开长沙,调任怀化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08年,李亿龙出任怀化市委书记,成为这座湖南省面积最大地级市的一把手。

李亿龙的霸蛮,几乎贯穿了他的整个从政历程。当县委书记时,他曾当众发飙怒斥县长,当市委书记时,爆粗口痛骂县委书记是家常便饭。担任怀化市委书记时,一次李亿龙视察工地,对建设进度大为不满。他愤怒地把建筑图纸撕碎,扔到一名局长跟前,接着说:“不能按期完工,我没脸当市委书记。但老子不当官之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你一撸到底。”

关于李亿龙,还有两件事流传甚广。一是主政怀化时,市委秘书班子熬了几天几夜给他写的数万字党代会报告,被他全部打回,骂得狗血喷头,最后开会正式报告只用了三个字——“同志们”……

二是早年在长沙,向组织部门提交档案时,下属帮李亿龙在学历栏填上“本科”。李亿龙读过两年中专,工作后又完成了函授本科学业。李却大笔一挥,改成了“函授本科”。他说:“如今满大街都是博士、硕士,我一个函授本科,反倒不丢人。”

霸蛮的个性下,李亿龙也取得了一些政绩。他曾自我评价:“我在浏阳主政期间,7个半月就修好了体育中心,在怀化4个月就修好了一条进城公路。”所有这些,并非吹嘘之词。

一名湖南的退休厅级干部介绍,在当初那样一个非常时刻,李亿龙的确是派往衡阳的合适人选。他资历老,有经验,有政绩,既长期从事过办公厅工作,又主政多个地方。衡阳的政治生态复杂,之前的童名谦太软,需要李这样的人物去坐镇。

 

主政衡阳,复制“造城模式”

 

从怀化转任衡阳,李亿龙背负外界期待,风光上任。

一名湖南的资深媒体人分析,李亿龙大概知道,自己在仕途上已无再进一步的可能。2013年调任衡阳时,他已经57岁,此前在正厅的位置上待了七年。在怀化任职期间,李亿龙有政绩,但风评不好。关于他插手市政建设,违规提拔干部的举报不断。另外,他的强势也让很多人难以忍受,和班子成员的关系一度非常紧张。李亿龙与另一名市委领导的矛盾,几乎已呈公开化。

这名媒体人说,57岁的年纪,通常晋升无望,外界举报不断,官场内树敌太多,李亿龙难免会有所忧虑。此时能调任衡阳,对他来说不失为一条好的“退路”。衡阳贿选案的影响太恶劣,他头顶着“救火队长”的光环,对于自身政治实力是一种加持。缓冲期过后再到点退休,回长沙养老,也算安全着陆。

3年前的李亿龙,心中是否真有这样的如意算盘不得而知。但他却用自己在衡阳的3年印证了另一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霸蛮惯了的他,坐在如此高位,实在不懂得收敛为何物。

据了解,李亿龙主政衡阳的3年,是其权力最为膨胀的一段时期。衡阳刚经历贿选案阵痛,许多当地干部都是“惊弓之鸟”,面对空降而来的“救火队长”李亿龙,绝不敢有任何造次。一些贿选案后调入衡阳的市委常委,资历尚浅,对于资格老且个性霸蛮的一把手,很难形成有效监督。在这样的环境下,李亿龙大权独揽,说一不二。

任职衡阳期间,李亿龙几乎复制了怀化“造城模式”。20135月,刚刚履新的他就听取了衡阳市城市总体规划修改工作的汇报。接下来,他又力推衡阳市“两岸新区”项目上马。

两岸新区指的是在衡阳湘江两岸建设来雁新城、滨江新区两个新城区,被李亿龙称为"头号工程""城市名片""宏图大业"。两岸新区基础投入预计达500亿元,是衡阳有史以来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投资最多的项目建设,堪称"史上最大造城计划"

20146月,李亿龙曾在市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上带头检查。他提到,自己存在想快出政绩、打造亮点、项目建设铺大摊子等问题。不过,自批归自批,“造城计划”却没有停止。到2015年,衡阳城市建设项目投资总额由2013年的410多亿元上升为近1000亿元。

李亿龙落马前后,他所主政过的怀化、衡阳两地相继爆发城建窝案。怀化城建系统有分管该项工作的副市长李自成等4人落马。在衡阳,则有衡山县委书记周建,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邹高帆,衡阳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映森接受调查。

一名衡阳的公务员介绍,李亿龙的落马,肯定和两地的城建窝案脱不了干系。特别是李亿龙主政衡阳时期,一些与其私交不错的建筑商,相继从长沙、怀化南下衡阳,参与了当地大批市政建设项目。李亿龙不仅把怀化的“造城模式”复制到衡阳,恐怕也把“腐败模式”复制了过来。

 

迷途的“衡阳雁”

 

李亿龙主政衡阳之初,贿选案的阴霾仍重,当地不断有官员落马。湖南官场曾有一种说法,“除了刚来的李亿龙,衡阳谁也难说安全。”这话传到李耳中,或许助长了他的气焰,在他看来,“救火队长”的身份似乎是牢不可破的护身符,意味着进入仕途的保险箱。

李亿龙的作风,比起过去更为强势。一次视察途中,他对一项工程的变更设计大为光火,陪同人员解释,这是副市长批准的。李亿龙当即命秘书给副市长打电话,叫对方半小时内赶来。这名副市长正在广东出差,拿过手机,李当着众多下属将其臭骂一通。当晚,副市长提前结束出差,赶回衡阳开现场办公会,“落实亿龙书记重要指示。”

履新衡阳不到1个月,酷爱书法的李亿龙还将《衡阳日报》沿用了30余年的报头,在不到一周内“变脸”3次。2013419日,《衡阳日报》报头题字由以往清秀的字体换成略显厚重的“毛体”。422日,报头题字再次更换为行草体。但这次“变脸”更为“短命”,仅维持了一天。次日,报头题字换回了419日的“毛体”。据知情人透露,报头每一次“变脸”,均为李亿龙手书。

对衡阳报纸“变脸”一事提出过异议的当地网络名人格祺伟,曾被李亿龙找去办公室。李亿龙质问对方,为何要针对他?李亿龙还提醒格祺伟,不要被有些人当枪使。

此后,格祺伟收到举报照片,称李亿龙在不同场合戴有不同的手表。与李见面时,他将这些内容一一展示,李勃然大怒。20138月,格祺伟被衡阳市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及寻衅滋事逮捕,后被提起公诉。

衡阳被称作雁城,因“北雁南飞,至此歇翅停回”而闻名。王勃、范仲淹、王安石,无数文人墨客在此留下灿烂诗篇。对于书法与旧体诗情有独钟的李亿龙,也以“衡阳雁”自比。面对媒体记者与友人,李多次吟诵起范仲淹的诗句,“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他还挥毫写下王安石的诗句:“万里衡阳雁,寻常到此回。”并挂在书房。

一名湖南文坛人士告诉记者,李亿龙自比“衡阳雁”,意思很好理解。北方的大雁南飞,在衡阳停下脚步,调头折返故乡。李亿龙几十年宦海沉浮,自认衡阳为最后一站。他大概认为,凭借救火衡阳的经历,他可以安心规划退休后的生活了。“可惜事与愿违。在衡阳3年,他仍不收敛不收手,犯下大错。”

李亿龙落马之后,《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撰文指出:“安全着陆”、“救火书记”都不是护身符。这样的文章,李亿龙真应该早一点看到。更应该早日明白,想当一只“衡阳雁”,唯有靠自身清白。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7 点击率:5493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335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