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孙兆学:“救火”未捷先落马

孙兆学:“救火”未捷先落马

    _本刊记者 龙在宇 发自北京

2012年,大型央企中国铝业的巨亏震惊业界。

年财报显示,中国铝业的营业收入为1495亿元,同比增长2.47%,但是净利润却出现了82.33亿元的亏损。通过纵向比较,更能发觉亏损幅度之大。从2007年上市到2011年,中铝累计实现盈利66.32亿元。也就是说,2012一年,中铝将之前5年的盈利全部亏光,还倒赔进去20多亿元。横向比较,中国铝业也在2012年坐上了A股“亏损亚军”的位置。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孙兆学回到阔别7年的中铝,出任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这项人事任命,被外界解读为“救火意味甚浓”。挣扎在巨亏泥潭中的中铝,或许正需要这样一名作风强势,年富力强且熟悉行业规律的领军人物。孙兆学在回归中铝的“见面会”上表示:“要为中铝的扭亏脱困、长期发展扎实工作。”

然而仅仅1年之后,孙兆学黯然落马。被寄予厚望的“救火队长”,没有完成让企业扭亏的目标,更没能拯救自己。

 

“运城帮”的一员

 

生于1962年的孙兆学,来自山西运城市稷山县一个农民家庭。发达之后,孙兆学多次对外提及,自己早年家境贫寒,靠上山砍柴才攒足了去东北上大学的路费。

1983年,孙兆学从本溪钢铁专科学校毕业,被分配到山西铝厂孝义铝矿。从那时起,孙兆学耕耘山西22年,从调度组长、车间主任一路升至中铝山西分公司总经理。对于发家之地,孙兆学怀有深厚情感。担任中铝总经理后,孙兆学回孝义铝矿视察,拜访了对自己有提携之恩的老领导,还和当年工友围坐在一起聊天。路过厂区篮球场时,有人回忆起,孙兆学当年是矿山篮球队的主力队员。被撩拨起往日情怀的孙兆学,拿起一个篮球,跨步、起跳、投篮,动作一气呵成,场边陪同的中铝高层及山西地方领导纷纷鼓掌。

孙兆学强势的领导作风,也在山西时期形成。当时为了建设80万吨氧化铝和华泽铝电28万吨电解铝项目,孙兆学在大会上立下军令状:“项目拿不下来,我们领导班子辞职。”事后才知道,孙兆学立军令状时,根本没同班子成员商量。个别班子成员对此颇有微词,认为孙兆学要豪赌,干嘛拉上其他人?况且这么大的事,连招呼都不打。

强势之外,孙兆学也懂得长袖善舞,他与地方政府维持了良好关系。作为央企,以前山西铝厂同地方沟通较少。孙兆学上任后打破这一习惯,他每年都要给山西省里写工作汇报,省委主要领导也多次批示支持铝厂发展。有人劝孙兆学,按管辖范围和级别,他没有必要汇报。孙兆学却回应说,“要尊重地方干部,尊重人,这是我做人的基本态度。”尤其是时任山西省发改委主任令政策,时任太钢集团董事长陈川平等来自运城的老乡,孙兆学经常与他们聚会。彼时在山西官场风头正劲的“运城帮”中,孙兆学算得上活跃人物。

2002年到200510月,孙兆学同时担任中铝股份山西分公司总经理、山西企业协调委员会主任、华泽铝电董事长,统揽中铝在山西的所有业务。2005年,孙兆学离开山西,出任中国铝业公司副总经理。一年后,他再获晋升,担任央企中国黄金集团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

虽然身为央企,但中国黄金集团2006年的利润仅6亿元,面临被大企业吞并的危险。上任后,孙兆学提出“资源占有,销售收入和利润四年翻两番”的目标。依照当时企业现状,这样的目标近乎疯狂。然而4年之后,孙兆学却交出了一份成绩单。中国黄金集团的企业规模实现了快速增长,企业利润达到30亿元,是2006年的5倍。2006年底,按净利润排名,中国黄金集团排在央企中的106位,属于央企整合的生死线下。到2011年底,升到第43位。2011年,孙兆学获选当年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

既是中铝的老人,又在中国黄金取得了不俗业绩,因此孙兆学的“回归救火”,才让外界格外期待。

 

追求个人享受的工作狂

 

尽管执掌企业的时间不久,但外界对于孙兆学的扭亏思路还是大致清晰——就是剥离不良资产与多元化转型。对于“失血过多”的业务,孙兆学主张剥离甚至是甩卖。即便卖不出去的企业,也要从上市公司剥离,由集团公司或关联单位接盘,尽量使财务报表好看一些。此外,孙兆学还力推煤电铝一体化,以及大举进入稀土产业,力图在这些新兴业务上取得突破。

一年之中,中铝与多地政府方面签署合作协议,希望参与当地的煤炭、电力等资源的整合和建设。

孙兆学寄予厚望的稀土产业也取得进展。20141月,工信部召开组建大型稀土企业集团专题会议,明确由中铝牵头,组建1家南方中重稀土集团,重点整合广西、江苏、山东、四川等地稀土矿山和冶炼分离企业。孙兆学亲自兼任中国稀有稀土有限公司董事长。

有媒体梳理过,执掌中铝的一年时间中,孙兆学有接近一半时间在外地出差,视察了多家中铝旗下企业。一名中铝内部人士介绍,孙兆学是个公认的工作狂,但卖力工作之余,对于个人享受也绝不含糊。

据介绍,孙兆学喜欢打高尔夫,“八项规定”出台后,他依然多次进入高尔夫球场与高档会所。孙兆学对于喝酒也颇为讲究,之前偏好高档白酒,后来因为身体原因,他不喝白酒,只喝进口红酒。

一名知情人士介绍,孙兆学到一家分公司视察之前,分公司得知孙兆学因为有口腔疾病,长期使用一种国外进口的牙膏,这种牙膏在国内仅北京、上海等城市有售。分公司专门指派人坐火车去北京,购入这款牙膏。在孙兆学下榻的酒店,这款牙膏被提前摆放在浴室内。孙兆学看见后,问是怎么回事?得知原委后,他既没有批评人,也没表扬人。

一名中铝内部人士介绍,孙兆学对于接待规格颇为看重。一次他去某地视察,当地的市委书记、市长因为临时有事,安排了常务副市长陪同。孙兆学一路上很不开心,把中铝在当地的负责人臭骂了几通。表面上,孙兆学批评的都是工作上的事,但在很多人看来,孙是在责怪当地分公司负责人协调不力,让自己受冷落。

当天晚上,市委书记、市长赶了回来,一齐来到孙兆学下榻的酒店。当时孙兆学正在酒店房间召集企业管理层开短会布置工作,得知书记、市长前来,短会变长会,孙兆学故意让对方在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

 

利用垄断资源进行权力寻租

 

回归中铝仅1月,孙兆学就不得不面临后院起火的情形——20131119日,中国铝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裁李东光接受有关部门调查,李东光已向公司董事会递交辞呈,并停止履职。

李东光接受调查之后数月,孙兆学便落马,加之两人早年的工作交集,外界一度认为,孙兆学受到李东光一案的牵连。不过随着调查深入,人们逐渐发觉两者之间并无直接联系。

据悉,李东光的落马,主要原因是利用央企手中的垄断资源进行权力寻租。自2002年开始,政府对氧化铝的进口实行调控,只有中铝等少数企业拥有氧化铝的一般贸易进口资格。国内其它企业要想获得氧化铝资源,只能从中铝等购买或者委托它们代理进口。

掌管氧化铝进口大权的李东光因此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曾向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巨额行贿的山东南山集团,曾向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行贿的上海双牌铝业等国内大型铝企,均曾向李东光输送利益。李东光热衷高尔夫球运动,有企业为李东光办理了北京某座高尔夫球场的会员卡,充值几十万元。

李东光一案无疑暴露出,尽管中铝挣扎在巨亏泥潭,但某些企业高管却利用手中资源过着纸醉金迷、穷奢极欲的生活。

一名知情人士介绍,孙兆学与李东光虽然没有在某一具体腐败案例中同流合污,但两人的贪腐手段却如出一辙——利用央企的特殊地位,进行权力寻租。

尽管回归中铝仅1年,但关于孙兆学的负面消息已在流传。一名与孙兆学交情匪浅的商人,其生意几乎与孙兆学的任职经历重合。孙兆学在山西时,他在太原从事铝制品贸易;孙执掌中国黄金,这名商人开始倒卖金矿;孙兆学回到中铝后,这名商人又在短期内入股了南方几座稀土矿。

整合稀土产业,是孙兆学为中铝绘下的蓝图。中铝为此投入了巨大精力,政府出于对巨亏中的中铝的扶持,也提供了大量优惠政策。整合过程中,涉及到若干稀土矿的并购。孙兆学对这一块业务享有最后拍板权。一名稀土业内人士介绍:“整合计划一推出,许多稀土矿老板便在想方设法搭上孙兆学的线。孙兆学一句话,自己的矿在整合时就能卖出好价钱。甚至还有传闻,孙兆学的一些老朋友,提前入股稀土矿,希望借整合之机高价出售。”

上述人士摇头叹息说:“给人一种感觉,房子着火了,孙兆学这个‘救火队长’跑进去,并不急着救火,而是看房间里有什么东西值钱,赶紧揣自己兜里。”

孙兆学落马前便有人举报,称他至少与两名女子保持亲密关系。其中一人是山西人,早年与孙兆学结识,后来在太原、北京等地开设公司,从事有色金属贸易。另一人是北京人,据说近年经常往返京港两地。这名女子名下同样拥有企业,经营范围主要在有色金属领域。孙兆学与此二人是否存在权色交易不得而知,但两名与其关系亲密的女子,均从事有色金属生意,外界无疑会产生怀疑。

201510月,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向中铝公司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时指出,企业存在违规决策、管理不善,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益输送问题严重,一些领导人员内外勾结,吃里扒外。

“内外勾结,吃里扒外,显然说的就是孙兆学。”一名中铝内部人士说。

201310月上任到20149月落马,一年时间里,孙兆学的人生出现逆转,而他高调宣称的扭亏脱困更成为泡影。中国铝业2014年年报显示,其2014年净利润为负162.17亿元,不仅亏损额度刷新纪录,更一举问鼎“亏损王”,成为A股市场年报亏损最多的公司。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7 点击率:5643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335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