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救火队长”因何反被火烧?

“救火队长”因何反被火烧?

    _本刊记者 龙在宇

 

救火不同于普通调任。能够担任“救火队长”的官员,往往具有丰富的领导经验与出众的行政能力。同时,他们也会面临更严峻的问题与更复杂的局面。因此,每一名“救火队长”的亮相,都肩负着组织与群众的重托,一举一动备受关注。

在大多数“救火队长”圆满完成任务的同时,也有一部分“救火队长”倒在了“火场”。复杂的外界环境与自身贪欲,决定了他们的悲剧命运。

 

陷入当地利益格局

 

1995年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曾锦城落马以来,河南有4任交通厅厅长落马,分别是:曾锦城、张昆桐、石发亮、董永安。原本是临危受命的“救火队长”,结果一面灭着前任的火,一面却又放着自己的火。

曾锦城案发后,第二任落马厅长张昆桐一上任便向省委领导表示一定要吸取前任厅长的沉痛教训,并提出口号:“让廉政在全省高速公路上延伸”。张昆桐被捕后,第三任落马厅长石发亮在刚上任时也表示要吸取教训,“不义之财分文不取”。但最终,这些口号沦为笑柄。

张昆桐等人之所以前腐后继,无疑与所在单位的政治生态有关。据媒体报道,一些河南省直机关干部受访时认为,一是交通厅“钱太多”;二是这些钱怎么花都由厅长说了算;三是对于厅长职权的行使缺乏有效监管。

贪官间的勾心斗角,也使得政治生态恶化。据报道,张昆桐担任厅长期间,副厅长石发亮聚集起一伙人,无时无刻不想扳倒张昆桐。张落马后,石发亮继续拉帮结伙、打击报复,张昔日的部下展开反击,拿到了石发亮腐败的证据。

前腐后继,“救火队长”反被火烧的事情并非孤例。广东最近4任茂名市委书记中,有3人落马。最近一名落马的市委书记梁毅民,顶着“救火队长”的光环上任,他赴茂名之时,前任市委书记罗荫国刚刚被检察院立案侦查。

类似的例子也发生在河南漯河。先后主政漯河16年的三任市委书记王有杰、程三昌、刘炳旺最后均落马。2012年,上任漯河市长49天的吕清海又被调查,被称为“最短命市长”。

一个地方之所以需要救火,说明当地政治环境出现严重问题。通过梳理甚至可以发现一个规律,出现前腐后继的地方,常常伴随着窝案的爆发。在河南四任交通厅长落马的同时,该省交通系统还有数十名处级以上干部被调查。茂名窝案共涉及厅、处级干部240余人,市辖6个县()的主要领导基本上全部涉案。尤其是买官卖官,在茂名几乎到了疯狂地步。

陷入当地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之中,往往成为“救火队长”反被火烧的关键原因。据媒体报道,梁毅民到茂名后,陷入当地的官场倾轧,与班子成员的关系很紧张。一些企业也认为梁毅民暗地帮助与他关系密切的公司,造成不公平竞争。梁毅民落马前,5家公司举报梁的材料在网上流传,说他“制造假案,抢劫民营企业财产”。

一名官场人士介绍,身为“救火队长”,当然要融入当地环境。对于一些犯过错误的同志需宽严相济。如果总是对当地干部颐指气使,不利于推进工作。但是,这与陷入当地的利益格局有本质不同。一旦不能洁身自好,卷入各种是是非非,救火者就会成为纵火者。

 

自身不硬,何以打铁?

 

打铁还需自身硬。身为“救火队长”,来到复杂环境中,更需以身作则。但令人惋惜的是,个别救火官员不仅带病上岗,更将救火的重责大任当成护身符,贪腐起来越发肆无忌惮。

从公开报道中可知,孙兆学、李亿龙、梁毅民等人,都存在边腐边升,带病救火的情形。当他们作为“救火队长”来到新的工作岗位后,又将之前的“腐败模式”复制了过来。

带病救火的官员中,昆明市委原书记高劲松算得上典型。在前任市委书记仇和、张田欣相继被查后,高劲松由曲靖调任昆明“救火”。仅仅7个月之后,高又因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外界普遍认为,其出事的主要原因在于之前的任职经历。

不难看出,对于任何一名落马贪官来说,自身贪欲都是堕落的最重要原因。如孙兆学等人,早有贪腐的劣迹,被委以救火的重任后,来到一个环境更复杂的单位,或许更给了他们浑水摸鱼的机会。

在自身的贪欲之外,个别自身不硬的救火官员,甚至会抱有一种侥幸心理。在他们看来,“救火队长”的身份似乎是护身符,既然组织如此信任,自己偶有过错也能高枕无忧。还有人认为,自己去救火的地方刚经历了大动荡,出于维护稳定局面的需要,自己不会成为调查对象。

救火衡阳的李亿龙便抱有这种心态。在衡阳贿选案后,湖南官场曾有一句话,“衡阳除了新到任的李亿龙,谁也难说安全。”正是这种能奈我何的想法,让一些人越发不知收敛。

殊不知,党纪国法面前,没有谁享有特权。所谓维护稳定,投鼠忌器的想法,实在幼稚可笑。从近期落马的一批“救火队长”的案例中,人们更能感受到,无论是谁,之前立下多大功劳,只要踩过贪腐的红线,就会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自负更甚,监督失灵

 

一些“救火队长”反被火烧,究其深层原因,与其自身的强势性格,外界对其监督不到位,以及彼时当地不正常的政治生态有很大关系。

能够出任“救火队长”的官员,往往性格鲜明,工作作风强势,且资历完整,经验丰富。上级选派时或许就考虑到这一点,若不是强势人物,恐怕无法承担救火重任。调任“救火队长”的,也多属于平调甚至高配。

然而,个别“救火队长”却仗着自己的能力、资历,膨胀到了自负的地步。据报道,梁毅民到茂名工作后曾与干部谈话,告诉对方:“我是来茂名救你们的!”在梁看来,许多茂名干部都是戴罪之身,自己是“救世主”。

衡阳贿选案后,涉案干部按级别由市委书记、副书记等谈话。据介绍,谈话过程中,李亿龙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对官员动辄呵斥。谈话对象有人失声痛哭,有人吓得双腿发抖。

“救火队长”除了处理人员,还会面临“选官”。比如衡阳贿选案后,当地曾挂出一份长达4500余字的干部任免通知,一口气宣布了100多名官员的任免决定。

“空出来那么多位置,谁来递补?“救火队长”拥有很大的决定权。”一名官场人士介绍,一把手的权力本来就很大,尤其是那些“救火队长”,往往一句话就能决定下属的命运。

对于“救火队长”来说,不少地方的监督也较为薄弱。以茂名窝案与衡阳贿选案为例,不仅县处级官员大量涉案,部分市领导也牵涉其中。即使一些继续留在工作岗位上的人,也接受了组织处理。这种背景下,作为班子成员或下属,对于前来救火的一把手不敢监督。此外,多年来一些地方政治生态的恶化,让部分官员对腐败现象麻木不仁,更让一把手可以为所欲为。

 

反腐之路任重道远

 

个别“救火队长”反被火烧,无疑令人惋惜。对于其个人来说,从肩负组织重托,承载外界期待,到黯然落马,留下千古骂名;对于一地来说,原本希望能迅速稳定局面,止痛疗伤,结果却无异于往伤口上撒盐。

茂名窝案之后,当地官场经历了地震。梁毅民主政之后,局面似乎稳定了下来,但随着梁的落马,当地又有多名官员受到牵连。数年之内,一个地方接连出现一把手落马,人心必定有所浮动,进而影响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

李亿龙落马前后,衡阳城建系统也有多人被查。刚经历了贿选案阵痛的衡阳,又将面临城建系统窝案的冲击。

选择一名“救火队长”时,上级组织不可谓不慎重。能够担任“救火队长”的,其资历、经验与政绩也有过人之处。但在这种背景下,依然出现一些“救火队长”反被火烧的情形,背后是监督失效和政治生态不佳。同时,人们也能体会到腐败形势的严峻以及反腐工作的艰巨。

一名受访专家表示,“救火队长”反被火烧,足以证明反腐败工作绝不能依靠哪一个个人。信任不能代替监督,越是受到提拔重用的人,组织上越要加强监督。对于官员来说,既要有不愿贪的教育,也要有不敢贪的震慑,更要有不能贪的制度保障。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有人重蹈覆辙。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7 点击率:5147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336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