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涉刑案件纪律审查改革思考

涉刑案件纪律审查改革思考

    _苟红兵 蒋凌

“党员该不该站在审判台上?”

一种观点认为,任何人在法律面前都没有特权,党员触犯了法律,同样应当接受法律的审判;另一种观点认为,党员因违反法律受到刑事司法追究前,各级党组织应当及时将这些人清除出党,否则,保留着党员身份的刑事被告人站在审判台上,不仅有损党的形象,也暴露出其所在单位党组织在执纪上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在纪律审查工作中强调“快查快移”、“快进快出”的同时,还明确提出了涉嫌犯罪案件(以下简称涉刑案件)在移送司法机关之前,一般应该先作党纪政纪处理。而过去一般是涉刑案件在移送司法机关后,才对案件进行调查终结和审理结案。涉刑案件审理程序的改变倒逼着纪律审查工作格局必须重新设置,必须在组织调查期限内完成调查和审理两个环节的工作,以确保案件进入司法环节时,这些人员不再具有党员身份。为此,纪律审查工作必须在调查和审理两个环节进行改革,同时,审理部门还要着重解决好办案人员配置和提高办案质量等问题,为新常态下纪律审查工作改革夯实基础。

 

挺纪在前,快速推进调查工作,解决好移送审理前的问题。

过去对涉刑案件的调查,在移送审理之前,常常纪法不分,以违法代替违纪,最大限度地挖掘违法问题,以时间换空间,无限延长纪律审查周期。调查期限往往还要拖到司法机关对案件侦查终结后,存在调查后期审理“缓慢终结”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可以从下面三方面入手:一是由“盯”违法转为“盯”违纪,把违纪问题和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问题作为查处重点,快速完成违纪问题的取证任务。二是快速核实部分违法问题,为司法机关立案创造条件。减少对违法问题的调查,既体现了纪委不是党内的“公检法”,也为案件移送审理后,能够快速、及时得到审核打下基础。三是在组织调查期限内为审理留出时间。涉刑案件要在移送司法机关之前作出党纪政纪处理,其调查和审理工作都必须在组织调查期限内完成,做到调查终结、审理结案。为此就要加强初核等前期工作,为案件快速突破赢得时间,为审理留出时限。

 

注重时效,聚焦审理违纪问题,解决好移送审理后的问题。

过去,采取“两规”措施的涉刑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前,一般也要请审理部门提前介入,审理部门审核的内容主要集中在涉法问题是否达到了刑事立案标准,会在一、两天内及时作出是否同意移送司法机关的意见,这个意见一旦作出,提前介入工作即宣告结束。正式的审理工作一般都是在调查部门对案件调查终结并正式移送后,才会启动受理程序,这之后案件才进入审理程序。这时的审理因为没有时间限制,加之受审理人员短缺、审批时间长等因素影响,审理节奏一般都比较缓慢,由此导致大多数案件审理时限较长,这就形成了审理工作特有的“一急一缓”现象。当前,审理工作应当着手解决纪法不分、结案缓慢等问题:一是按照新要求,涉刑案件的审理工作必须在组织调查期限内完成,不再分“一急一缓”两个阶段,必须将二者合二为一。二是要把重心由过去审核违法转变到审核违纪问题上来,用新的纪律处分条例和廉洁自律准则对违纪行为一一进行衡量,要注意按照“六大纪律”的顺序合理安排审核进度,确保违纪事实的正确认定。三是要改变过去对于违法事实搞挤干榨尽、贪大求全似的审核方式,今后对于违法问题的审核,侧重于选择一、两笔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问题进行审核,只要达到了刑事立案标准,就可作出移送司法机关查处的意见,但是,这个意见必须要等待整个案件审结后才能作出,这是与之前审理部门提前介入最大的不同。

 

执纪到位,发挥反腐败协调机制,解决好移送司法的问题。

在过去的涉刑案件调查中,由于工作重心偏重调查是否违法,导致案件在移送司法机关前,忽视违纪问题的证据收集,而违法问题的查证又多集中在口供上,相关的书证、物证等收集太少,往往达不到调查结案和审理标准,这就形成了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后,还在进行调查取证和等候司法机关侦查取证后再补证等习惯,随着补证工作的进行,错误事实的认定需要不断调整,与之相关的违纪款物认定与处理也随之需要调整,由此形成了审核、补证、再审核、再补证的工作方式,不仅拉长了调查和审理时限,也让纪委充当了党内“公检法”的角色。

当前的纪律审查工作,在挺纪在前、纪严于法的情况下,其涉刑问题大多以犯罪线索的方式移送司法机关查处,案件移送后,因为涉案对象心态发生变化出现翻供、证据收集困难、对违法问题的认识不同、罪与非罪界限的把握存在分歧等问题,必然会层出不穷,纪检机关在坚持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办案原则的前提下,面对移送的犯罪线索出现大面积“缩水”、“打折”等问题时,应适时启动反腐败协调机制,充分发挥反腐败协调小组的作用,及时解决案件中出现的取证难、定性难、财产处理难等重大问题。对那些涉案款物可能存在“打白条、打折扣”的案件,要督促并帮助司法机关做好涉案对象及其亲友的思想工作,尽力帮助司法机关进行涉案财产处置,全力对违法款物进行追缴。过去对移送司法机关的难以认定的涉罪线索,往往要返回到纪检监察机关作党纪政纪处理,其涉及的相关款物也就作为违纪款物一并予以追缴;但现在,在移送司法机关前就要作出党纪政纪处理,需要追缴的违纪款项已经明确,那些因难以定罪而涉及的相关款物,有的可能是违纪款物,而且数额还比较巨大,对这类错误事实已无法进行查证和认定,其相关款物必然难以追缴。由于中央纪委和司法机关对此类情况没有明确规定,目前,可能还要通过反腐败协调小组进行协调,达成合理的处置意见,进行稳妥处理。

 

改革创新,解决审理人手不足,案件审理质量不高的问题。

当前,随着纪检监察机关的体制改革,纪检监察室经过两轮改革,正在逐步适应当前案件调查工作需要,但审理部门改革力度不大,与当前纪律审查工作要求还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因此审理改革的任务还比较繁重,特别是涉刑案件的审理亟需创新。一是要提升审理速度。过去审理无时限规定的习惯需要切实改进,要在量纪规范化建设上进行探索,借鉴近几年刑事审判领域实行的量刑规范化模式,建立一套以规范审理环节量纪幅度为主要内容的制度,减少审理环节自由裁量的空间,实现快速准确定性,以期达到快审快结的目的。二是着力解决审理人手不足的问题。审理工作政策性、业务性较强,需要有一支适应专业特点的高素质审理队伍。审理工作应该朝职业化、专业化方向发展,形成审理工作人员梯队化,以弥补当前审理人手不足的短板。三是要全面提升审理人员素质。除加强日常学习,提升定性量纪的能力外,还要加强对审理队伍的建设,对审理工作人员坚持高标准、严要求,要通过平时工作中的影响和锻炼,使审理工作人员具备“坐得住、能静心、严把关、讲效率、讲质量、讲原则”的基本素质,能排除人情干扰,防止权力滥用,警惕腐败侵蚀,顶住各方压力。四是要改进审理文书。审理改革要以改进审理文书为龙头,加强审理文书的规范性和说理性。审理文书要坚持将违纪行为按“六大纪律”进行分类表述,将违纪问题与违法问题分开表述,用纪律语言描述违纪行为,做到纪挺法前、纪法分开,并比照新近出台的中央纪委关于审理文书模版的有关规定,改进文书模式,使审理文书更有纪律特点。同时,审理文书应加强说理性改革,使之具有更强的逻辑性和说服力。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7 点击率:4970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333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