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我原本以为医学无所不能

我原本以为医学无所不能

演讲人:顾晋

推荐理由

最近,伤医事件频频发生,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医患关系及医学本质的广泛关注。以下是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顾晋近日在“一刻”上的演讲,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对于医学本质的思考。

 

我曾经一直以为医学是万能的。

在我当医生很多年以后,医学有了非常快速的发展。比如现在,医学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

我们可以在法国的一个手术室里给一名远在美国的病人做手术,这就是远程医疗。美国为什么会发明机器人手术?因为他们的宇航员登月了,他要在月球上住那么长时间,万一得了阑尾炎怎么办?于是,美国人就想到通过手术器械,由地球上的医生给月球工作站里的病人做手术,这样就发明了机器人手术。

现在的机器人手术完全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医生戴着帽子、戴着口罩。事实上,医生根本不用洗手,完全是在显微镜下来完成手术。

后来,又有了3D打印。过去,切除骨头上的肿瘤以后,怎样去重建呢?要取下病人其他地方的骨头,经过反复打磨,在缺损的部位把它补上。但现在有了3D打印,我们可以用生物学材料完成缺损骨头的重建。这就是医学的迅猛发展。

 

医学和科学有什么不一样?

 

那么医学是不是就无所不能呢?当然不是,有很多病我们至今也无法医治。我们作为医生,除了掌握技术以外,还应该强调什么?那就是医学的人文精神。

我刚当医生的时候,有一年去一个地方实习。老师说你去25床,给病人录一下病史。

那是一个女病人,得了晚期肺癌,她已经在医院里住了半年时间。晚期肺癌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说她已经没有办法治愈,是在等待着生命的终结。她住在一间小的病房里,里面有一台电视机,她的丈夫陪着她。

我进去以后,告诉他们我是新来的医生,想问一下她的病史,这个病人白了我一眼,就没再理我。我有点尴尬,就一边看电视里的节目,一边和她爱人随便说两句。

那天正好是中国女排取得三连冠的最后一场比赛,我说今天的排球比赛还挺激烈的。这个病人突然说,今天有女排比赛吗?我说是啊,她赶紧让她爱人把电视调到排球比赛。我说您对排球还挺熟悉的,她说是啊,我当年在学校里是排球队的主力。

我们就这样聊了大概有10多分钟,她讲了她当时在学校排球队里的那段辉煌经历,说很多男同学都对她非常有好感,包括她的先生。说着说着,她的眼睛就发亮了,看得出非常高兴。这时候老师有事找我,就把我叫走了。

我刚出病房的门,她爱人就追了出来,抓着我的手,脸上全是眼泪。我特别紧张,因为我是个实习医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误。他突然对我说,大夫,我非常谢谢你!他告诉我,他在这儿住了半年,每天陪着妻子,可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和他的妻子交流,他说今天这10多分钟,是他妻子半年来最高兴的一段时间。

作为一个医生,我们可能没有掌握最先进的技术,但是可以通过这种心理的交流,来改变病人的状况。除了你的医德、你的技术以外,这种沟通的能力也是很重要的。

我一直在思考,医学和科学有什么不一样?我想,医学应该是充满温暖的。那个时候,她太需要帮助、太需要安慰了。

很久以前,我有一个同学得了乳腺癌,她到我们医院来做手术。那天她做手术的时候,我说好了去看她。她就躺在手术室的门口。

大家知道,乳腺癌手术要先做活检,然后病人就躺在手术室外等着活检的病理报告。如果是恶性肿瘤,你得继续进行穿刺手术;如果是良性肿瘤,你就可以回去了。所以,在手术室门口等着的时候,病人是非常焦虑的,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对于每一个病人来说,这段等待的时间都特别漫长,你想想,在一个冰冷的手术室门外,躺在楼道里,没有任何人跟你说话,心里又满是恐惧,那是多么难熬啊!那天我就陪她聊了几句,我说你感觉怎么样啊,她告诉我她心里怎么紧张,我随口安慰了她几句。最后病理报告出来了,是恶性肿瘤,她含着眼泪又被推进了手术室。

多年以后,有一次我又遇见了她,她还活得好好的。她跟我说,你上次跟我聊的那几句话,印象太深了。我说聊什么了,都忘了。她说自己那个时候躺在那里,真是很紧张,我说的每句话,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个时候,她太需要帮助和安慰了。

所以,做一名医生,有时候不光是要治疗病人,还要关心他们因为疾病而产生的一系列心理、身体上的种种不适。这对医生来说,是一种必须具备的素质。

 

医学治不了所有人的病

 

我有一个女病人,今年才19岁,得了结肠癌,而且已经在腹腔里广泛转移。

有一天,她父亲来问我:“大夫,我女儿能治吗?”我说我可以给她做手术,但这个手术确实不好做,要花掉你几十万元钱,而且效果不一定好。他说:“大夫,我是个农民,我还有一个儿子,我一共就只有这点钱,我把房子都卖了。要是花这些钱能把我女儿治好,我就豁出去了;但如果我女儿治不好,我儿子结婚的钱也没了,大夫,您说我该怎么办?”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替他选择,但是,我咬咬牙跟他说:你女儿的这个病,我确实治不好。你得面对现实,你尽力了,医生尽力了,医学尽力了,你带着你的女儿回家吧。

作为医生,我可以不说这话,但是我觉得得实事求是地告诉他们,因为生活还要继续。最后,这对父母含着眼泪带着他们的女儿回去了。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医学治不了所有人的病。

我今天来这里演讲之前,一共做了四个结肠癌手术。我每天都在做手术救这些病人,但是医学的作用确实是有限的。

然而即便如此,我们医生其实还是能救很多人。就像特鲁多医生曾经说过的那样:医学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我们可能治不了病,但我们可以给病人很多东西,给他们很多心理上的关怀、精神上的关怀,这才是医学的本质精神吧。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7 点击率:197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0941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