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站内检索
按阅读次数
按时间排名

标题:云南“芶晓炳案”:司法纠错日,锒铛入狱时?

云南“芶晓炳案”:司法纠错日,锒铛入狱时?

    文·图_本刊记者 龙在宇 发自云南昆明、红河

20 158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达终审判决书,为一场延续多年的民事纠纷划上句号。纠纷当事人也是在此案件中不断提出申诉、再审的申请人芶晓炳 ,收到这份判决书时,他却由于违法上访而身陷看守所。

因为与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烟草公司的劳动合同纠纷以及购销合同纠纷,芶晓炳近十多年来不仅通过法律渠道申诉,也走上了上访之路。在泸西县官方眼中,芶晓炳是一个 “无理取闹,无事生非”的人。

20153月,泸西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将芶晓炳刑事拘留,一个月后正式逮捕。今年5月,芶晓炳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九个月。然而,也正是在此期间,引发他多年上访的两起民事纠纷,终于等来了司法纠错。

芶晓炳多年来申诉、上访,最终法律还给了他公道,做出了对他有利的判决;同时,他又因上访时采取的非法手段而身陷看守所——这样的结局,令人不胜唏嘘。

 

官司缠身

 

事件的起因,得回溯到十多年前。当时,芶晓炳还是泸西县烟草公司的职工。

1955年出生的芶晓炳成为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于1977年就读云南大学数学系。在当时,这是一份足以令周围人羡慕的学历。拥有这样的学历,毕业后能进不错的单位,因此当他推辞掉云南省统计局的工作,回到故乡红河后,立刻成为抢手的人才。

上世纪90年代的创业大潮,也让芶晓炳按捺不住。正巧他的父亲办起一家云岭科技塑料厂(以下简称“云岭厂”),正在泸西县烟草公司工作的芶晓炳便积极投身厂里的经营工作。

1997年,芶晓炳代表云岭厂与泸西烟草公司就该县当年农用薄膜达成供货合同。就是这份合同,让芶陷入漫长的官司中。

当年云南大旱,芶家工厂提供的农用薄膜提前降解,相关部门将此视为一起坑农事件。19976月的一天,芶晓炳被泸西县检察院工作人员带走,要他交代签订供货合同时,是否向某人行贿。

芶晓炳坚称没有向任何人行贿。199710月,泸西县检察院在以“涉嫌行贿罪”羁押芶晓炳3个多月后,又以芶晓炳“涉嫌非法经营罪”将其逮捕。次年,泸西县法院正式判定,芶晓炳犯投机倒把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不服判决的芶晓炳向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00430日,红河州中院经审理查明:塑料厂经营的降解农用薄膜使用中部分提前降解,是气候条件等客观因素的影响所致,而非上诉人芶晓炳的行为所致。法院判决芶晓炳不构成犯罪。

因为检察院的抗诉,2003年红河州中院对该案启动再审。再审认为: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原审上诉人芶晓炳无罪。

不过,芶晓炳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要面对一连串的民事官司。

芶晓炳被羁押期间,泸西县烟草公司经过行政办公会研究,决定解除与芶晓炳的劳动合同。被宣判无罪后,芶晓炳认为法律已经还了自己清白,并获得了国家赔偿,因此烟草公司不应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为此,他提出民事诉讼。

此外,涉及到当年的塑料薄膜购销合同,烟草公司认为芶晓炳虽不涉及刑事犯罪,但其行为存在违约,因此也提出起诉,要求芶晓炳做出赔偿。

一审中,相关判决对芶晓炳十分不利。泸西县人民法院认为,泸西烟草公司提出终止双方的劳动合同关系,应予支持。同时判定:解除芶晓炳与泸西烟草公司的劳动合同。对于购销合同纠纷,红河州中院也在一审中判定:双方签订的购销合同无效;云岭厂、芶晓炳共同退还泸西烟草公司人民币158万余元。

芶晓炳的代理律师介绍,这两起民事诉讼,正是芶晓炳多年来持续上访的主要原因。对此说法,泸西县官方也予以认可。芶晓炳对各级法院的判决和裁定均不服,并因此多次非正常上访。

 

十余年上访路

 

持续的上访,改变了芶晓炳的生活,也令他成为当地的“麻烦人物”。据了解,近十余年来,芶晓炳除了有两年时间远赴贵州打工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打官司与上访。

据泸西县检察院的指控书显示,芶晓炳的上访持续多年,而且时常有过激行为。比如在201112月,芶晓炳与多人前往泸西县烟草公司非正常上访,拒不离开烟草公司办公大楼。上访行为从上午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前后长达17小时。

20121月,泸西县召开两会期间,芶晓炳又与多人来到泸西县烟草公司非正常上访,且拒不离开办公大楼。直到下午5时许,公安机关介入宣布他们的行为已涉嫌违法,芶晓炳等人才离开。

此外,芶晓炳还多次与他人赴外地上访。为此,泸西县经常得抽调多名工作人员沿途劝阻,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

廉政瞭望记者致电泸西县烟草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对芶晓炳“仁至义尽”。“事到如今,一切尊重法律判决。”

泸西县信访部门的工作人员听说记者采访芶晓炳一事,表示一切尊重法律,不愿多说。不过从判决书等书面材料可知:为做好芶晓炳的息访工作,县信访局和相关部门先后发给芶晓炳家庭生活困难补助救济金4万余元。县委、县政府派出劝返组对芶晓炳等人进行劝返,开支了大量劝返费用。

以证据形式递交法院的《泸西县信访局进京劝返情况说明》、《红河州烟草公司泸西分公司情况说明》等资料显示,2010年至2014年间,因为芶晓炳与另一名上访人田某的非正常上访,县信访局共支出劝返经费96万元;泸西烟草公司因芶晓炳等人非正常上访支出劝返经费19万元。

谈及如此高昂的劝返费用,泸西县一名政法系统的退休干部表示:“所谓劝返经费,当然不是发钱给上访户。而是针对人员外出上访,政府会派出大量人员劝返,涉及酒店住宿、餐饮、交通费用以及其它各项开支,的确花费很大。”

芶晓炳在泸西县的上访人群中学历高。他进入烟草公司前,曾在政府机关工作,也被其他访民认为见多识广。多年的诉讼经验,又令他熟悉许多法律条款。因此,他不仅为自己的事上访,还在某些事件上成为其他上访户的代理人。

一名红河州的资深律师介绍,他看过芶晓炳代人写的上诉状,十分惊讶这是出自一个业余人士之手。“格式之规范,引用法条之精准,远胜过许多法学院毕业的大学生。”

芶晓炳的家人认为,正是因为芶晓炳的这些作为,使他成为某些人眼中的“刺头”,因此才被“修理”。泸西官方对此说法予以否认,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任何人合理合法地为他人提供法律咨询,都会得到保护。法院对于芶晓炳的寻衅滋事判决中,更没有提及与此相关的事情。

 

迟来的说法

 

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刑的芶晓炳不服判决,如今已提出上诉。他的上访行为是否过激,或是这些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最终将由法律做出裁定。不过如今,导致他不断上访的两起民事纠纷却峰回路转。

关于购销合同纠纷,云南省高院对之前的判决做出改判:云岭厂退还泸西烟草公司50万元;烟草公司要求芶晓炳个人承担本案责任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关于劳动合同纠纷,就在芶晓炳被羁押期间,云南省高院做出判决:撤销原来判决;烟草公司补发芶晓炳19976月至20018月的工资,并支付工资报酬25%的经济补偿金;烟草公司核销芶晓炳医疗费3.5万元,并补办在此之前的社会保险。

对于这两份判决,芶晓炳的代理律师显得颇为高兴:“体现出上级法院司法纠错的决心,芶晓炳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判定芶晓炳犯寻衅滋事罪时,说他‘无事生非’。是否‘生非’,在二审中我们会提出观点,但省高院的判决起码能证明,他绝非‘无事’。”

在泸西当地也有另一种观点,认为正是由于芶晓炳多年来的上访,闹出的动静太大,相关方为了息事宁人,才有了这一份对芶晓炳较为有利的判决。判决认为云岭厂应当赔50万给烟草公司,却又说芶晓炳不承担责任。云岭厂早就关停多年,其法人代表芶晓炳之父已过世。判决书里说的50万,烟草公司注定是要不回来了。“判决一出,为芶晓炳洗脱了责任,烟草公司一方其实很冤。”

对于民事案件的判决结果,身在看守所的芶晓炳以及他的家人都表示满意。芶晓炳之子芶敏菲告诉记者:“因为两起民事纠纷,父亲多年来上访。最后的判决,算是给了父亲一个说法。”接着,他又叹了一口气:“可惜等到这个结果时,父亲已在狱中。”

芶敏菲说,父亲的事给全家带来了很大影响。“父亲第一次因为投机倒把罪被判刑,我正上高中,所幸后来宣判他无罪。这一次因为寻衅滋事罪被判刑,我的妻子又怀有身孕,我还要为父亲的事奔波。”

身为80后的芶敏菲,当年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红河州最著名的高中,后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现在在昆明担任一家业内知名的房地产咨询分析机构昆明公司的总经理。

已成为管理精英的芶敏菲,因为上访的事多次劝过父亲,他说家里的日子还过得去,没必要为了一些陈年旧账把大家的生活搞乱。他甚至对父亲说过这样的话:“你是云大数学系的高材生,这十多年假如不上访,而把精力用到别的地方,或许早有其它收获。生活中的选择有很多,总是陷在过去的事里,太不值得。”然而,芶晓炳却对“讨个说法”的事情显得异常固执。

“父亲已年过六十,如今既然讨到了说法,我们都希望他出狱后能开始新的生活。”芶敏菲说道。

 想阅读更多、即时的新闻内容,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LZLWZZ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7-07 点击率:288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610012 邮发代号:62-227
电话:028-86644295 传真:028-86644295 刊号:ISSN 1671-8690 CN51-1639/D
蜀ICP备08100404号-1 | 网站由[互易]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6318 位访客